患病的老纪(左一)和母亲。患病的老纪(左一)和母亲。

  台海网7月30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亲兄弟接连患病去世,现如今,被确诊肝癌的老纪已无力再承担自己的医药费,主动申请出院,返回家中休养,甚至几度想要放弃治疗。

  他是三兄弟中的大哥,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年近七旬,孩子即将高考。遭遇重疾侵扰,面对家庭责任,老纪要怎样走出困境?近日,老纪的亲属向本报发出求助,希望热心市民、企业能够伸出援手,帮助这个家庭渡过难关。

  不幸

  两弟弟病逝家境困窘

  自己患肝癌开销高昂

  老纪今年50岁,是同安区洪塘镇大乡村居民。今年2月8日傍晚6点多,自己还在村里干活的时候,肚子却爆发性地痛了起来。乡亲们见状,赶忙开车将他送至第三医院就诊。

  确诊肝癌后,老纪在第三医院住了两周,也曾在第一医院做过两次介入治疗。虽然治疗有所见效,但看着高花销,他还是强硬地向医生要求出院,不敢再到医院做检查和治疗。

  “住院一周,做手术、打点滴就得花一两万元钱。实在是看不起了。”老纪说,近四年来,两个弟弟相继病逝,作为大哥,仅有小学文凭、平日打点零工维持生计,他不仅得看顾家庭,还要四处奔走,为他们筹措医疗费。无奈,不幸再次降临家中——老纪的确诊,对失去主要劳动力,且已经负债了十多万元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现状

  偷偷减少药量压低开销

  家中重担落到妻子身上

  现在,老纪只能依靠止痛药和中药维持身体。即便如此,每周的诊治和药材费依然要花掉大约2000元。止痛药疼的时候吃,中药则是每天早晚各吃一次。为了尽量压低开销,老纪甚至想出求医生减少药物剂量的法子。

  “医生告诉我,这已经是最低限度了。再减下去,药没有效果,钱也是白花。”老纪说,尽管医生没同意,自己还是偷偷尝试了一下——每隔一天吃一次中药,一星期的量当做两星期的用。没有了药物的控制,他的病情不受控制,肚子也时常止不住地疼,人变得更加虚弱无力了。

  “亲戚、邻居来看的时候,会给我们一点帮助。但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也不能总是伸手再找别人借。”老纪说,迫于身体原因,自己已不能像往昔那样出力干活,家中的经济重担,也全都落到了妻子身上——照顾老纪的间隙,她偶尔从工厂里拿些东西回家加工,赚钱维持生计。

  困境

  上有守寡多年的母亲

  下有即将高考的儿子

  “我快三十岁开始守寡,一个人带三个孩子,顾婆婆。”说起家中遭遇,老纪68岁的母亲默默流泪,说话声音不住颤抖。为了将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拉扯长大,母亲每天埋头耕作,经常忙碌到深夜。

  生活不易,疾病还一次次地“侵蚀”着这个家庭,甚至将两个正值壮年的儿子从她身边带走。而老纪,也成了母亲如今唯一在世的孩子。“我都不想治了。”坐在门厅里,老纪用双手捂住脸颊,眼里都是忧愁。他的身上,不仅担负着孝敬母亲的责任,还有一个下学期即将升入高三的儿子需要培养。

  链接

  拨打本报热线

  伸出援手

  日前,记者联系了同安区相关部门。计生协会工作人员表示,已通过紧急救助渠道,对老纪此前的住院花销给予了一定津贴;民政局工作人员也回复,老纪可向镇政府相关部门提交资料,申请“临时救助”。

  若您有意帮助老纪,帮助这个家庭,请拨打本报热线968820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