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人员管理 汇总下注情况

  陈先生说,一旦投注,管理人员会“返水”,如投注1万元,管理人员会先行返还1500元。“只要拉的人进来后有下注,管理人员还会发奖励给拉人的人。”

  在群里,每次有人下注,管理人员“送财童子”便会罗列下注情况,而后汇总列出最终投注情况,“距离结果30秒,此处分割线,停止投注”。

  开奖时,管理人员会将二维照片的赛车到达终点情况截图公布,同时公布 “单双”、“大小”、“冠亚和”、“龙虎”等的结果。

  陈先生透露,在这些群里,赛车抵达顺序赔率为9.7倍,赌单双号赔率为1.94倍。赌博群每天流水线下注,每隔5分钟就可下注。下注之前,赌博者必须先将钱款通过微信红包转给管理人员,换取下注的分数,一般一分一元。大额一点的,则通过支付宝方式支付。

  “流水”数十万 一次下注上万元

  群里的66个人中,持续或者间隔一段时间下注的超过半数,每次下注动辄几千甚至上万元者也不鲜见。陈先生说,这样的群,一天“流水”金额数十万元、上百万元都很平常。

  有几名赌徒输了不少钱,大骂粗话,但过后继续下注。“我当初就是这么‘执著’, 一直想翻本。”陈先生说,赢了想多赢点,输了想翻本,与他这样心态的大有人在。

  次日上午,管理人员将这两个群解散。陈先生说,群里的管理人员又把他拉到新建的群里继续开赌。

  赌徒:沉迷“北京赛车”导致妻离子散

  手指点点点,瞬间就几百几千元的进出,一些人沉迷“北京赛车”,已经陷入病态。

  (新华图)

  惠安人林猛(化名),30多岁,原本在镇区经营一家茶叶店,他的妻子是武夷山人,娘家就是开茶厂的,林猛进货便宜,茶店经营得不错。2015年底到2016年,不到半年时间,玩“北京赛车”赌博的林猛将自己上百万元积蓄输得一分不剩,还欠下亲戚朋友和银行信用卡四五十万元的债务,天天被人追债。妻子一气之下,带着儿子回了娘家,与他闹离婚。而林猛最后只能把店关了,一走了之。最后,年近七旬的父母拿出毕生积蓄帮他还了村里人的债。到现在,林猛的老父亲还在外打零工帮他还债。

  去年9月,在某单位当临时工的小木(化名)被朋友拉进一个“北京赛车”微信群。短短一两个月时间里,小木输了10多万元,不仅将工资全部搭进去,还借遍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到后来,没人愿意借钱给他,小木找APP借贷和小额借贷公司借,从几百元到上千元,能借就借。被催债催得急了,小木只好向父母和盘托出。打工的父母把多年的积蓄全给了小木还债。小木将“北京赛车”微信群和管理、结算人员全部删除,发誓再也不赌。可是,还没过一个星期,他又几十元几百元的“蛮”玩。

  打击:破获一大批网络赌博案件

  今年3月18日,公安部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防范打击整治网络赌博活动。会议指出,网络赌博活动违背社会公德,涣散民族精神,诱发各类犯罪,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加大对网络赌博活动的打击整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