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晚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文艺演出《伟大征程》隆重播出

  ▲三分钟看庆祝建党百年文艺演出:16米高党徽伴随主题曲升起 灿烂焰火点亮夜空。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绝美烟花惊艳开场

  晚会再现《觉醒年代》

  鸟巢的“五星”烟花

  只为这一刻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网友:这句话一出,泪奔了!

  重现港澳回归时刻

  《我的中国心》响彻全场

  梦回2008!

  13年前“燃夜”重现

  鸟巢还原援鄂军机

  舱门打开瞬间

  神兵天降

  中国军人,帅!

  烟花绽放夜空

  祝福党,祝福祖国!

  ━━━━━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6月28日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在国家体育场盛大举行。演出现场,绚丽的焰火在“鸟巢”上空盛放,大放异彩。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他表示,此次焰火表演的设计以时间维度作为创意的核心,采用了五星、红船、数字“100”“1921-2021”等特效造型,配合晚会的整体流程,进行4次焰火表演,焰火燃放总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对话鸟巢文艺演出焰火设计团队 揭秘五角星烟花特效幕后的故事。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以时间为线讲述党的百年历程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筹备这场焰火表演的?

  蔡灿煌:临近春节我接到了沙晓岚导演的电话,让我进组,也就准备了半年,时间还是有点紧张的。

  新京报:焰火表演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蔡灿煌:焰火表演的设计以时间历程为线索。100周年,一个世纪,作为一种时间刻度,本身就独具历史美感。从个人角度,用身体和年龄来感知时间的维度,100年是漫长的。但从历史的维度上,作为一个政党,100年或许只是青春期,正是风华正茂时。所以此次焰火创意的内核,放在时间的维度上,试图为晚会留下隐秘的时间线索。

  新京报:采用了哪些独特的意象?

  蔡灿煌:我们采用了五星、红船、数字“100”“1921-2021”等特效造型,配合晚会的整体流程,进行4次焰火表演。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分别在哪些环节进行了焰火表演?

  蔡灿煌:配合演出节目的章节内容,焰火燃放主要分为《盛典》《开国大典》《领航》《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四个表演主题。此次焰火燃放总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焰火和节目内容结合到一块,在节目的关键节点燃放,主要为了烘托节目本身。燃放时长和设计都是为了配合节目讲述党的历史进程。这是贯穿的一条线。

  新京报:焰火和节目怎样进行融合?

  蔡灿煌:焰火第一次出现是在第2分13秒,配合演出《盛典》篇章,舞台中千名演员组成党徽造型,高空特效焰火打出“100”字样,拉开焰火表演的帷幕。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第二个篇章在演出半个小时以后,在《开国大典》节目中。由于1949年是建党的第28年,所以第二波次焰火设计燃放时长为28秒。当影像资料中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5个金色的焰火五角星在国家体育场上空闪耀。鸟巢上方的旗浪滚滚,场内的舞美也会舞动红旗。

  最后高潮焰火的时长设计为两个100秒,象征着“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高潮焰火的“1921-2021”也与开始的“100”前后呼应。

  第一个100秒是跟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音乐焰火,伴随着音乐节点高低空焰火不断绽放。第二个100秒以高空礼花为主,分为14个波段,每次5秒,每波段打出56朵造型、尺寸各异的礼花,象征着“十四五”规划中,中国共产党带领着全国各族人民不断前行。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纯粹的画面中寻找永恒的力量

  新京报:这次焰火表演的创意和亮点是什么?

  蔡灿煌:除了以时间为线索之外,前三个焰火表演主题中,我们设计只使用了金色和红色,画面比较干净。就像极简的绘画,画面简单但有力量。在第三篇章中,直径16米的党徽道具从舞台中间升起,在接近鸟巢碗口的高点时,我们配合场内的灯光做出“金光万丈”的效果。焰火形成金色的射线在党徽背后不断散发光芒。过程中不断加强效果,爆裂声音越来越大,线条越来越粗壮,试图寻找一种瞬间的永恒感。

  最后一个篇章是最后的高潮阶段,礼花颜色五彩斑斓“百花齐放”,更用每波段56朵造型、颜色各异的焰火,凸显56个民族团结一心的精神。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在焰火设计和燃放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蔡灿煌:做出一个有棱角的五角星在低空燃放,对特效焰火来说是首次这样呈现,相对来说比较创新。但是也在燃放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困难。如果呈现效果不标准,失去了棱角,会变成“海星”一样的形状。而且由于它不仅仅是一个五角星轮廓,而是一个实心图形。地下的炮管分布较密集,药球打到空中会产生热量,造成相互排斥,影响造型呈现,所以要不断地进行试验和调试。

  新京报:目前的焰火表演和最初的设计有什么区别?

  蔡灿煌:最初的创意是每一个章节都有100秒的燃放,但是后来从安全和节俭的角度,焰火创意方案经过多轮调整,压缩了燃放时长、产品总量和阵地范围。产品上采用环保型焰火,燃放上在限定的环节和范围内,利用阵地设置和编排创新,使高、中、低空焰火紧密融合,营造出庄严盛典、气势恢宏的现场震撼效果。

  ▲焰火表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焰火创意团队的构成是什么样的?

  蔡灿煌:焰火创意团队负责设计的人员比较年轻,大多为80后90后成员,技术部门年龄较大,技术总监70多岁,其余还有视频模拟部门、燃放编排等部门人员。

  ▲五角星发射装置。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天气不好的话会对焰火燃放有影响吗?

  蔡灿煌:产品本身有防雨措施,按照规定六级风以上要停止燃放,我们根据不同气候情况也设置了应急预案。

  新京报:作为焰火设计师,你对参与国家大型活动有什么感受吗?

  蔡灿煌:焰火是藏不住的,它是慷慨的。我很荣幸能参加这样的国家大型活动。焰火表演不仅是服务现场的观众,也属于所有人,属于这个城市。

  新京报:你觉得焰火设计是一种什么工作?

  蔡灿煌:某种意义上我没有把自己当成焰火设计师,而是从理解当代艺术的角度,去寻找一个观念作为创意初衷,不仅仅是为了追求放一个怎样好看的焰火。比如这次的焰火,寻找到时间线作为创意起点,画面是纯粹的,而不是像平时那样只是花花绿绿的呈现。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左一)。受访者供图

  人物介绍

  蔡灿煌:艺术家、焰火设计师,主要活跃于大型活动焰火创意和当代艺术领域,近年来被聘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焰火总设计师;国庆70周年联欢晚会焰火施放总监;第三十一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闭幕式焰火总设计师;第六届亚洲沙滩运动会开幕式焰火总监;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焰火总设计师等。

  新京报记者 郭懿萌 高照 实习生 何宇 编辑 刘倩 校对 贾宁

  部分内容来源人民日报、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