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璟成行29岁老板专卖豪车 疑欠债过亿带母亲抛妻弃子
来源:海峡导报  2012年02月08日08:10
 ▲璟成行滨北店里的豪车已经被开走,展厅里空空荡荡
▲被欠物业费,体育中心在璟成行大门上贴了“封条”

  台海网2月8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谢嘉晟/文 张向阳/图)一个春节长假下来,厦门的几位豪车车主发现,专卖豪华轿车的厦门璟成行汽车有限公司已然完全走样,老板陈维突然消失了,设在厦门体育中心的汽车展厅被搬一空,原来在展厅内寄售的豪华轿车也不见了,在大门上还多了一道法院封条的痕迹。

  一直到2月5日,到展厅扑空的车主们才猛然醒悟,意识到陈维可能携款潜逃了。

  价值近600万元豪车被人开走

  2月6日下午,当林先生再次出现在厦门璟成行汽车有限公司设在厦门体育中心的汽车展厅时,终于确认,这家车行一度让他非常信任的老板陈维已经选择远走高飞了。

  透过玻璃林先生看到,璟成行展厅内已几乎空空如也,展厅显得非常凌乱,紧挨着展厅的办公场所更是凌乱不堪。展厅和办公场所的大门上,都留有法院封条撤封后的痕迹。

  从现场迹象看得出,办公人员在离开时,已经信手带走了办公室内值钱的物品。

  留在展厅玻璃门窗上的四份《声明》让林先生更加崩溃。四份《声明》实际上只出自两个人之手,柯姓先生和杜姓女士,可能出于让后来者更容易看到的原因,各自出具的两份《声明》内容一样。

  柯先生和杜女士都在《声明》中明确,由于找不到陈维,各自从车行开走了一辆豪华轿车,柯先生开走的是世爵轿车,价值近600万元,杜女士开走的则是奔驰。理由不一,柯先生声明所开走的轿车已付清了车款,并办理了购车手续;杜女士则声明轿车是寄在璟成行出售的,属于自己。

  让林先生崩溃的是,柯先生所开走的车,实际上是他近一年前寄在璟成行出售的车辆,购车手续甚至是车钥匙至今都在他手中,为什么柯先生会说这车已过户到他的名下?但导报记者拨通柯先生留在《声明》中的电话后,柯先生在电话中依然坚称他才是这部车的车主,已经为这部车交清了全部购车款,并办理了过户手续。

  债主蜂拥而至 欠债可能过亿

  厦门市体育中心管理处在林先生准备破门收拾残余资产的同一天,给展厅贴上了封条,并派出了看守人员。体育中心贴出的另一份《声明》显示,展厅所在物业是厦门市体育中心所有,璟成行至今还拖欠着体育中心10.6万余元的租金。

  体育中心方面希望此举能保住展厅内的现有资产用于抵作租金。

  随后闻讯赶来的大小债主,让林先生和在场的厦门体育中心管理人员意识到,与初步统计出来的债务数据相比,璟成行与己方所发生的债务金额其实只是小巫见大巫。

  据林先生称,因为公司曾为璟成行展厅装修,一来一往中,混熟了,他就委托璟成行进口了一部世爵轿车,当时进价是580多万元,但开过几百公里后,发现不是很适应,就寄在璟成行出售,快一年了,璟成行从没跟他要过过户手续。至今,这部车的车牌都还没挂,所有通关手续包括车钥匙也都在他的手中。此外,林先生还委托璟成行进口了一部悍马,悍马的100多万元车款也已经全额付清了。

  “包括订车款和世爵车的价值,约600多万元都被老板卷走了。”林先生指责说。

  随后赶到的几位债主透露,自己几个彼此熟悉的人被璟成行的老板陈维借走了2000多万元,根据已知的债务金额,璟成行和陈维所拖欠的债务总额应该在1亿元以上。

  体育中心方面人士点明,璟成行的展厅和办公室在春节前夕曾被法院查封过,但春节过后的1月27日,法院封条就被撕开了,随后,就有自称是车主的人相继开走了展厅内的车。

  与母亲相依为命 买卖二手车发家

  去年5月,璟成行的一场悍马车展览曾引起行人的啧啧称赞。璟成行至今公开在网上的资料表明,璟成行成立于2004年,以销售勇士悍马和二手进口高端车为主。

  据熟悉陈维的债权人介绍,陈维出生于1983年,与母亲相依为命,早年在枋湖车管所附近买卖二手车,但真正赚到“大钱”是开了璟成行之后。“璟成行一年应该有好几亿的营业额。”有债权人如此估计。

  大概一年前,陈维还着手在湖里悦华路筹建一家上海奔腾4S店。

  但昨日,导报记者在湖里悦华路看到,这家门店至今仍在装修中,在悦华路门面一侧,张贴了数份落款为福建亿诚集团的《声明》,《声明》称,所在工程和已租物业的使用权已属亿诚集团,与璟成行没有任何关系。

  场内的装修工人告诉导报记者,这个工程使用面积5000-6000平方米,一年来停停建建好几次了,但现有装修队是亿诚几个月前请来的。

  有债权人估计,这个在建中的4S店应该是更早之前用于抵债了。

  亿诚集团官网显示,亿诚注册地在泉州,旗下有一家担保公司。导报记者顺着亿诚公司方面提供的电话拨打刘姓副总的电话,但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不过,亿诚接电话的小姐证实,这个在建中的奔腾4S店确属亿诚集团所有。“现状投入不会超过千万元。”根据现场装修工人的测算,有债权人估计,璟成行欠亿诚集团的债务应该不下千万元。

  出走时只带了母亲,抛下妻儿

  一直到陈维远走高飞,璟成行的经营看起来都很正常。“不错的汽车销售业绩,可观的回报,但至今仍未能让债权人回过神来。”之前没有任何征兆,陈维为什么突然就失踪了?

  一直到今年1月12日上午,璟成行的经营一切都很正常。但到中午时,陈维突然通知公司的所有员工,以后都到湖里4S店上班。到当天下午时,陈维自己关掉了璟成行办公室和展厅的大门,但同时也关掉了手机。

  据债权人估计,可能是有债权人率先向法院起诉主张权利,并申请资产诉讼保全,1月17日左右,法院查封了璟成行,但只10天左右时间,法院封条就被撕掉了,随后展厅的车辆陆续被开走或“拖走”。

  有债权人回忆,12日当天打陈维电话时,陈维已关机,第二天再打时,还是关机,当时已临近春节,大家都以为可能是陈维有什么事情,想等到节后找他。2月5日,包括林先生等一些债权人再次到璟成行要找陈维时,展厅及办公室的现状让所有人都猛然醒悟:陈维可能携款潜逃了。

  彼此沟通后暴露出来的另一条信息,让债权人对陈维的携款潜逃更加深信不疑:有一位车主本想请陈维帮忙给新车上牌,这部车不是在璟成行买的,但拿到完整手续后的陈维不仅没帮忙上牌,反而把车给卖了,而今,售车款也随着陈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据债权人称,陈维出走时,只带走了母亲,把妻儿抛在了厦门,其岳父也为其背上了一身债。“此外,厦门部分银行可能也是受害者。”

  昨日,按照网上公开的电话,导报记者拨打陈维的移动电话,但接电话对方称与陈维无关,债权人提供的另一部移动电话,则处于关机状态。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立案查询系统中,导报记者留意到,厦门民生银行已于1月30日起诉并被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