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120医护疑遭病人家属暴打 急救点瘫痪12小时
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2011年10月12日10:25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记者 陈露露 实习生 邹璐)120是生命救护的前锋力量,竟被病人家属打?10日夜里,在第一医院杏林分院,一位女病人在转院过程中,家属与120急救人员发生了争执。据 120急救人员表示,发生冲突后,第一医院杏林分院的120急救点瘫痪近12小时,无法正常出车。


漫画/朱利军

  勒住医生脖子要求转院?

  家属:医生未先抢救,而是拿走病历,并让他们先办手续、交钱;他们又气又急,发生拉扯但未勒脖

  施医生是10日晚上在第一医院杏林分院当班的医生。他告诉记者,10日22时56分,他们接到报警称急诊科有一外伤病人要转院。大约两分钟后,120救护车开到了医院急诊大楼的门口。突然,路旁一群人围了上来,指着急症室对面的一块草坪告诉他,病人就在那里。

  施医生走过去一看,他们要接的45岁的女伤者叶女士就躺在草坪上,数十名家属围绕在她身边。从家属们的介绍中,他了解到,伤者是摔下楼的,肋骨断、肺部挫伤,刚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但伤情不稳,打算转院。

  施医生告诉记者,当时伤者没有在急症室,也不在病房里,自己对她的情况有些拿捏不准。当时他看到有一名家属抱着伤者,手中捏着病历卡和拍的片子,就拿了过来。当时草坪附近没有亮灯,施医生就走到了急诊大楼的门廊下看,并叫一名家属过来共同商讨。施医生说,按照规定,住院部病人转院需办理相关手续,但是他刚跟那名家属这么说,他的脖子就被一支粗大的胳膊从后面勒住了——那名家属要求他立即转院。

  但对于这个细节,叶女士的侄子王先生却有另外的说法,他是当时拨打120的人,也目睹了纠纷过程。他说家属决定转院到岛内的第一医院时,他原想自己开车把婶婶送去,但是当他开车出来时,却发现婶婶情况恶化,倒在了草坪上,他连忙拨打120。王先生说,当时婶婶的呼吸非常困难,120的医生赶到时,没有先采取抢救措施,而是拿走了病历,并让他们先办手续、交钱,让家属们又气又急。但王先生强调,家里人并没有去勒医生的脖子,只是发生了拉扯,并对医生说:“你赶快先抢救,我到车上再付钱行吗?”

  把急救车司机按在地上打?

  家属:担架床离担架至少20厘米,驾驶员将他婶婶重重摔了下去;只是推了驾驶员几下,没有打

  据120驾驶员苏先生说,他在这起纠纷中遭到了病人家属的“拳打脚踢”。苏先生说,当时见病人家属和医生起了冲突,他连忙将担架拉到了病人的身边,家属们帮着将病人抬上了担架床,而将担架床抬上担架的,则是苏先生和一名护士。苏先生说,家属觉得他放得重了,把他拉到了一边,几个人把他围住,开始推他、打他,苏先生倒地了,他感觉有人用脚踢他的后背,他连忙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头。昨日中午苏先生告诉记者,被打后,他觉得腰会痛,咳嗽也会疼。

  苏先生说,他被打后,医生报了警,但还未等110赶到,他还是忍着痛,立即将病人抬上了救护车,驱车前往第一医院。一路上两名家属跟在急诊车上,而数名家属则坐在小车里一路跟随。在第一医院急诊室里,家属们又要打他们,他连忙报警,巡警及时赶到,阻止进一步冲突。

  对此,王先生也有不同说法。他说,当时担架床离担架还有至少20厘米,驾驶员就将他婶婶重重地摔了下去。当时婶婶已有些神志不清,这么一摔,她痛得叫了起来。王先生说,当时几名家属推了驾驶员几下,但没有打,因为抢救婶婶要紧,他们连忙催着赶紧开车转院。而到了第一医院后,120的急救人员又让他们缴交出诊费,几名家属对此非常生气,希望几位急救人员能给个说法。王先生表示,驾驶员苏先生身上并未见任何打斗的伤痕——苏先生向记者表示,他确实被打伤了,但身上看不到痕迹。

  施医生表示,由于双方一直僵持不下,120的车无法离开,第一医院杏林分院的急救点完全瘫痪,无法正常出车。

  120医生常被“打跑”

  本报记者 陈露露 实习生 邹璐

  尽管对于上述纠纷,120急救人员是否被打难以定论,但120急救人员因各种原因与病人家属发生冲突,甚至被打的事件已不算新鲜。120急救中心的杨主任呼吁,希望能尽快为急救立法,在规范急救人员的行为和准则的同时,也约束病人家属的行为。

  上班两天就被打跑

  小杨(化名)曾经是120急救中心的一名医护人员。毕业后他就到120任职,接受了一个星期的职业培训后,小杨上班的第二天,却在出警过程中,被一名醉汉打伤。委屈至极的他,入职手续都还没办完,便离开了工作岗位。

  而在120急救中心,被“打跑”的医护人员并不独小杨一个。120的杨主任表示,120的急救人员被醉汉、精神病人打,并不罕见,但是这两类人都是在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做出的,尚可谅解,但是病人家属由于情绪激动做出的过激行为,却让急救人员的身心都很受伤。此外,120急救车被病患家属砸烂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一名医生被打两次

  吴医生告诉记者,几年前,他们接到杏林某工厂员工的报警,赶到现场时发现是一位工人突然死亡。按照程序,此类情况需要等法医到现场后再进行下一步安排,但是工厂厂长不愿意工人遗体留在自己厂里,要求医护人员将其送往医院,双方多次沟通无果后,工厂厂长一气之下动手打了吴医生,随后吴医生报警—— 最后的结果是厂长赔偿了吴医生相应的医疗费。

  仅仅一年后,吴医生又遭遇到相同的事情。有人拨打120称有人病倒,由于所报位置不准确,医护人员辗转才找到那两个报警的年轻人,但是现场并没有看到病人。“那两个人都喝醉了,我们无法交流,他们一口咬定是我们拖延了时间。”两个年轻人借着酒劲伸手就要打吴医生,“还好我及时避开了,只是眼镜被打掉了。”

  家属过激之举会耽误抢救

  120的杨主任表示,病人危急情况下家属情绪激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120的急救人员赶赴现场,是为了尽快地抢救病人,帮病人渡过难关,家属不恰当的举动不仅对医护人员造成了伤害,也会耽误抢救。

  杨主任表示,希望能尽快为急救立法,规范急救人员的行为准则,明确义务和权利,同时也对病患家属的行为做出约束。这样既能保障120急救人员和病患的权益,也规范120出车的秩序,提高出车效率,为更多病患服务。

  【律师说法】

  急救亟待专门立法

  昨日,记者咨询福建金海湾律师事务所郑志宁律师,他告诉记者,尽管在各大医院,基本都有急救车管理章程,对急救出车时间、过程等作出规范,保护病人家属的权利;在《执业医师法》中,也提到急救人员人身权益不受侵害。但关于针对急救方面的专门立法,目前在国内还没有。

  郑志宁还说,在没有专门立法情况下,一旦急救过程遇到问题,一般只能依靠民法或者治安管理处罚法,这样针对这种特殊、事关人命的急救,处理起来显得乏力。他建议,在急救方面,最好要有一门专门的、系统的法规。

  记者也从网上了解到,早在2003年,《中国青年报》就包头市一起急救事故,曾提出医疗救助制度亟待立法。此外。最近几年来,针对急救过程中病人家属与急救人员之间矛盾时有发生的情况,广州、武汉等地都在研究可行的立法问题。

  (本报记者 吴俊鸿)


相关报道:病人丈夫当街暴打120司机 家属称其喝酒承诺赔钱 2011-03-07 17:34:21
          120司机凌晨出诊遭三蒙面人暴打 疑似预谋伤害 2010-01-12 07:28:14
          120急救人员出诊反遭醉汉暴打 2008-05-22 09:11:00
          家属心怀不满暴打120医生 2007-02-01 07:5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