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口角挥刀砍人2死2伤 伤者血洒300米(图)

来源:东南早报  2011年08月22日14:47

  >>>点击进入厦门新闻 体验更多精彩

  事发惠安县城南工业区,造成2死2伤,警方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

警方封锁现场,进行全面勘查。
现场的大摊血迹
许杰云的母亲拉着受伤儿子的手给他鼓励
庄文东的母亲在ICU病房外等待

  □早报记者 陈翛 陈彦琳 庄丽祥 文/图

  前晚10时许,惠安县城南工业区迎宾路段发生一起群体斗殴事件,4名螺阳镇小伙被砍,其中2人死亡。事发8小时后,警方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

  现场:伤者沿路滴血

  吓坏一旁路人

  前晚11时,记者赶到现场时,4名被砍的年轻男子已经被送往惠安县医院。“有两个已经不行了。”周围群众告诉记者。

  群殴发生在迎宾路段石牛雕塑旁。石牛雕塑所在草坪左侧的路面上,开始出现伤者洒下的血滴,血滴沿着迎宾路段一路延伸,进入非机动车道,在大约300米外的一家运动物品有限公司门口,出现四大摊血。当时事发一个多小时了,血迹还没干。

  “有一个人的肠子都流出来了,另一个人的后背被刀砍了一条大口子。他们一直在流血,跑不动。人倒在地上,满地都是血,太可怕了!”目击庄先生说,有大约十几人手上拿着马刀、钢管在后面追。

  “他们根本都跑不动了,流了太多血。本来手上是拿着拖鞋的,走几步鞋都拿不了,人就倒了。另外两个在后面的,走几步就倒下了。”附近奶茶店老板娘说,其中有名被砍者的大哥正好就坐在店里喝奶茶,他弟弟就在不远处倒下了。

  起因:溜冰场起口角

  集结老乡砍人

  这4名被砍的年轻男子都是惠安县螺阳镇人,据现场群众说,砍人的均为外地人。“听说他们双方之前在溜冰场有摩擦,发生口角,溜冰场老板叫他们不要在里面打架,他们就出来了,后来那些外地人又叫了一些人来,看到他们几个就砍。”

  这家名为“喜立”的溜冰场位于迎宾道旁,与石牛雕塑相距约100米。昨晚记者来到溜冰场时,溜冰场已经暂停营业,一旁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娘告诉记者,她整个晚上都在收购站,但并没有听见溜冰场里有异常。“后来警察来了,我才知道出事了。”昨日,记者联系到溜冰场老板,他表示,当晚溜冰场里有很多人,他忙于照看生意,至于发生了什么,他没留意,也不太清楚。

  进展:警方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

  昨日,惠安县警方透露,警方已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

  据惠安县警方介绍,前晚10时许,惠安警方接到群众报案。案件发生后,惠安县委、县政府、县政法委和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先后赶到现场,听取案件汇报。泉州市公安局领导带领侦技人员赶到惠安指导侦查破案工作,当即成立了市、县两级警方组成的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工作。

  市、县两级警方经过8小时的侦查,查明几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并组织警力全力开展抓捕工作,至8月21日6时许,先后在惠安县螺城、螺阳镇等地抓获刘某(男,18岁,贵州省赫章县人)等5名犯罪嫌疑人。经审讯,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前晚在惠安城南工业区一溜冰场与几名本地男子发生纠纷后,纠集老乡在迎宾路段斗殴,持刀刺伤4名本地男子致2死2伤的犯罪事实。

  目前此特大故意伤害致死案正在进一步审查。

  【家属讲述】

  打工回家过普度 从不惹是生非

  记者了解到,四名被砍男子分别是23岁的庄嘉顺、23岁的庄明山、22岁的庄文东以及22岁的许杰云。除了许杰云是梧塘村人之外,其余三人均为钱塘村人。其中,庄明山、庄嘉顺已经死亡,庄文东和许杰云则先后被转往180医院和泉州一院进行治疗,目前仍未度过危险期。家属们说,四个人常在一起玩,但从来不惹事。平时他们都在外打工,这次回家其实是为了过农历十八的普度。

  庄嘉顺 养父母视他如亲生儿

  前晚,惠安县医院太平间门前,庄嘉顺的母亲坐在门槛上泣不成声,一直呼喊着儿子的名字。

  庄嘉顺是家里领养的儿子,但这么多年,一家人感情很深。“嘉顺在晋江打工,前几天才回来。他爸爸在南京打工,还没回来。”庄嘉顺的母亲哭着说。

  “我还想着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没想到就这么走了。”阿姨又伤心又气愤,“他们太狠了,嘉顺身上都是伤,已经血肉模糊了。”

  庄明山 “砍我的人是红头发”

  庄明山的堂哥接到电话赶到现场,把庄明山送到了医院。“在车上,他跟我说,是外地人,说话都是外地口音,他自己实在不行了。我赶紧叫他不要睡觉。到医院做完B超,他说有一个是红头发的。后来,他就不行了。”

  庄明山的遗体连夜被家属们带走,庄明山的母亲不能相信,平时老实的儿子会遭此不幸。庄明山从惠安开成职业中专学校毕业后,就到工地做监理。“明山从工地回来就待在家,不会到处去。哥哥出门时,他还会叮嘱不要多喝酒。”庄明山的母亲说,前晚8时多,庄明山接到电话就出门了,走前并没有说自己去哪儿。

  许杰云 出门十多分钟就被砍

  许杰云先是在惠安县医院抢救,记者看到他时,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意识还算清醒,不时喊着“手疼”。“他们打电话叫我去的,刚去就被砍了。”许杰云说。

  许杰云的母亲庄女士说,儿子9时多出门,十多分钟后就传来了被砍的消息。昨日凌晨3时多,许杰云被转到泉州一院,目前仍在接受观察。“我们进不去,不知道现在怎样了。”医院走廊里,庄女士忧心忡忡。

  庄文东 一星期后才能出ICU

  昨日,记者在180医院重症监护室外见到了庄文东的母亲叶女士,因为儿子伤情较重,她不能亲自照看儿子。“大肠和肾都被捅伤了,医生说三天后没再出血才算度过危险期,一个星期才能进普通病房。”叶女士说。

  “我当时在厂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打电话给我,说儿子出事了,我赶紧骑着电动车去医院,一路上都在发抖。”叶女士说,儿子本来已经打算买车票回建瓯工地,但车票紧张,就耽搁了。“大概9时多,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说吃饱了要出去走走,就出门了。”

  庄文东4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后来改嫁,庄文东多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小龚。小龚说,平常哥哥都没跟人起什么冲突,也没去溜冰场这种地方玩。“哥哥跟庄嘉顺、庄明山认识很久了,经常在一起。”

  (首位报料人林先生 线索费300元)

  >>>有奖征集:我在现场 抓拍精彩瞬间

载入中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口角,挥刀,砍人,2死,2伤,伤者,血洒,300米我来说两句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