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故纸堆中攫微寻觅别样鼓浪屿 展示申遗核心价值
来源:东南网-东南早报  2011年10月17日09:11
鼓浪屿的美,是轻盈的,也是厚重的。鼓浪屿的美,是轻盈的,也是厚重的。

  天风海涛的惊艳,国际社区的优雅,小型香港的奢华。这是鼓浪屿,是48个文化名家55篇诗文里,熟悉而又陌生的鼓浪屿。

  昨天,继9月底的新书发布会后,由48个文化名家55篇诗文结集而成的《鼓浪闻音》举行签售会。《鼓浪闻音》中展现的不一样的鼓浪屿,是“故纸堆中攫微寻觅”探得的“蕴藏在历史隧道中的陈迹珠玑”,更是鼓浪屿申遗核心价值的展示。

  □早报记者 苏丽艳 丰晓飞/文 丰晓飞/图

  鼓浪屿申遗的核心价值,可以简要阐述为:19世纪到20世纪中叶的百余年间,东西方文化在小岛上碰撞交流,形成独特的国际化居住型社区形态和建成环境,是全球化发展初期社会变革的典范。

  通过年谱、日记、书信,追寻名家登上鼓浪屿的足迹,再通过他们的全集、文集,找出他们有关鼓浪屿的叙述。由鼓浪屿管委会策划、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朱水涌主编的《鼓浪闻音》的出炉,历经整整3年时间。令朱水涌感到欣慰的是,书中最后摘录的55篇名文,既有林语堂、巴金、丁玲、舒婷的文章,更有蔡元培、郭沫若、蔡其矫、汪国真的诗词,字里行间倾注着他们对鼓浪屿的情感,同时也是对百年鼓浪屿多元文化的真实历史还原。

  美:花与树,海水和阳光

  “美丽的、曲折的马路,精致的、各种颜色的房屋,庭院里开着的各种颜色的花,永远是茂盛和新鲜的榕树……”1930年,巴金第一次踏足鼓浪屿,便喜欢上“这种南方的使人容易变得年轻的空气”,鼓浪屿在他眼中,是一片“花与树,海水与阳光的土地”。

  “小岛色彩浓烈,由于它的玉兰树、夜来香、圣诞花、三角梅,小岛香飘四季,由于它的龙眼、番石榴、洋桃,甚至还有菠萝蜜。”在鼓浪屿土生土长的诗人舒婷记忆中,尽管早起开门,夜来掩窗,自己都要和日光岩相互致意,可带朋友去日光岩时,也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迷路,也因此被人批评她不是称职的“导游”。对此,舒婷喊“冤”:“这些大自然的宠儿被慷慨的阳光和湿润的海风所撩拨,骚动不息,或者轰轰烈烈,或者潜移默化,在小岛上恣意东加一笔,西修一角,增增减减,让一个拳头大的地方,坠住千万游客的脚,使他们总也走不出去。”

  “正是这种温热的感觉使我又回到了亚热带的南方,是的,那是在鼓浪屿。”回想起自己多次到厦门体验采访的生活,现代著名作家刘白羽也在《我的海》一文中写出了自己的感受。

  洋:冰淇淋,半裸贴面舞

  中西文化洗礼下鼓浪屿特有的“国际社区形态”,在诸多名家笔下,也得以鲜活呈现。

  林语堂在自传里回忆,外国的女士和君子,“喝茶和冰淇淋,而其中国细崽衣服之讲究洁净远胜于多数的中国人”。(注:原文)然而“在中学时期最为惊骇的经验”,却是看到外国人在他们的俱乐部中开了个舞会,外国男女“半裸其体,互相拥抱,猥亵无耻”。

  昔日有着浓厚西洋味的鼓浪屿,不仅改变了鼓浪屿居民的生活环境,也深深影响着他们的语言环境。20世纪20年代乡土小说家王鲁彦在《厦门印象记》中写道: “许多男女老幼从一家教堂出来,各人都挟了一二本书。这自然是‘圣经’这类的书了。”王鲁彦疑心这些工人模样的年轻人未必受过教育、认得字,果然,他后来在鼓浪屿书店发现这里卖的《新旧约全书》“全用罗马字拼厦门音”,据说是教会里的外国人发明的。鼓浪屿申遗顾问何丙仲证实,正是靠这些“罗马字拼厦门音”,旧时鼓浪屿孕育了不少“识字”的家庭妇女。

  除了西洋味,在台湾作家叶鼎洛的眼中,鼓浪屿还有着鲜明的东洋风格,“两旁的店铺也收拾得十分齐整,多半还带了一些日本风味”。

  奢:小香港,中国首富区

  作为“国际社区”,鼓浪屿的繁华和富裕,也被悉数收入名家文中。

  走在鼓浪屿,不时映入眼帘的欧式风格建筑,似乎在诉说着上世纪30年代,生活在鼓浪屿上的多国洋人的小资情调生活。在抗战的烽火中曾旅行至鼓浪屿的中国现代派小说奠基人施蛰存,登上鼓浪屿后有感而发,创作了《浮海杂缀》,并在文中直言:“鼓浪屿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香港。”

  “一些带着白色窗幔的别墅窗眼,从绿树枝叶中的稀疏处,悄悄地窥着缓步而行的人。”1931年,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艾芜从缅甸被押送回国,驱逐到厦门,在鼓浪屿有了一段难忘的经历,他称“只要到鼓浪屿去游玩一遭,便觉得那里实在太宜于阔人住了”。

  而王鲁彦在《厦门印象记》中,也描述称“这一类的房子里的主人常常是有几万几十万财产的”,甚至直言20世纪30年代的鼓浪屿是“中国的首富区域”。

  ◆幕后故事

  管委会力主收录《致橡树》

  舒婷荐《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在鼓浪屿土生土长的当代女诗人舒婷,俨然鼓浪屿的一张名片。

  说到舒婷,很多人会联想到《致橡树》。这篇收录在中学课本的诗作影响了几代人。而每年4月,鼓浪屿上总能看到诗中描写的木棉树,在枝头火红绽放,吸引一拨又一拨的游客为之惊叹。为此,书籍筹备之初,鼓浪屿管委会副主任叶细致曾力主把《致橡树》收录到《鼓浪闻音》一书中。

  没想到,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朱水涌向舒婷本人征询意见时,却遭到了婉拒。在舒婷看来,《致橡树》与鼓浪屿并无直接关联,她众多诗作中,只有《日光岩下的三角梅》,才是对鼓浪屿的直抒胸臆。

  不过,除了《日光岩下的三角梅》,舒婷另有两篇文章收录在《鼓浪闻音》里,一为《迷路》,一为《渐行渐远的背影》,一个写鼓浪屿的景,一个写鼓浪屿的人。

  巴金三次撰文回忆鼓浪屿,这里有他永不忘怀的“南国的梦”;林语堂在自传里直言,鼓浪屿是他“与西洋生活初次接触”的地方;丁玲到鼓浪屿疗养,称“鼓浪屿实在幽静,气候温度都太好了”;对鼓浪洞天的感受体验,改变了蔡其矫原本的诗风;一首短诗《鼓浪屿》,成为祖籍厦门的汪国真与故乡不可多得的连接点……每个名家,在写下有关鼓浪屿的文字背后,都有一段与鼓浪屿的不解之缘。

面对鼓浪屿,名家“竞折腰”,留下各种诗文。这是当年蔡廷锴将军登日光岩,有感而发写下的《日光岩题壁》:“心存只手补天工,八闽屯兵今古同。当年故垒依然在,日光岩下忆英雄。”  面对鼓浪屿,名家“竞折腰”,留下各种诗文。这是当年蔡廷锴将军登日光岩,有感而发写下的《日光岩题壁》:“心存只手补天工,八闽屯兵今古同。当年故垒依然在,日光岩下忆英雄。”

  鼓浪屿如此多娇

  引名家竞折腰

  面对鼓浪屿,名家“竞折腰”,留下各种诗文。这是当年蔡廷锴将军登日光岩,有感而发写下的《日光岩题壁》:“心存只手补天工,八闽屯兵今古同。当年故垒依然在,日光岩下忆英雄。”

  鼓浪屿体育场曾是洋人经常踢球的地方

  鼓浪屿是巴金“南国的梦”,每每遇到不开心的事,他就会回想鼓浪屿的美以摆脱心闷。

  上周六,第三届中国诗歌节在厦门拉开帷幕,汪国真来了!

  作为深受当代青年喜爱的诗人,汪国真祖籍厦门,父母都是厦门人,和厦门有着深厚的渊源。早些年,他在集美买了一套房,据称每年都会送父母回来住一段时间。

  不过,在汪国真看来,自己的厦门情怀却与鼓浪屿紧紧相连,他曾为鼓浪屿写过一首诗,名字就叫《鼓浪屿》,诗里写道:“携着夕阳所有的眷恋/步入你风姿绰约的身影……向你走来的/都是你的恋人/离你而去的/都是你的情人……你折磨我的心/一会儿如白帆般轻松/一会儿如波涛般沉重”,这首《鼓浪屿》,也被收入《鼓浪闻音》中。

  事实上,像汪国真一样,与鼓浪屿相守的时间不多,却为鼓浪屿魂牵梦萦的名家还有很多。他们有关鼓浪屿的字迹已在百年史卷中逐渐泛黄;这些文字背后的故事,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历久弥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