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来了,中国有“仰望星空”的土壤吗?

来源:价值中国  2011年01月14日12:26

  >>>点击进入新闻中心 体验更多精彩

  2006年,美国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提出了“云计算”概念,此后的几年里,云计算成了全球发展的方向。2010年,云计算时代已经到来,人类进入了新一轮IT技术革命的时代,全球新技术竞争的序幕已经拉开。

  6000多年前的中国,伏羲仰望星空,思索族人的未来,探索解决危机的方法,发明了先天八卦,提出了人类最早的数学模型,为中国古代科技的发展建立了基础。孔子仰望星空,思考人类社会的发展,其建立的思想体系影响了中华民族几千年,而现在,这种思想已经在全世界开花结果。张衡仰望星空,发明了地动仪。

  一、云计算时代制约中国发展的不利因素分析

  1、目前的IT现状

  (1)在传统的计算技术方面,中国和世界水平差距较大。

  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郝柏林认为,我国20世纪50年代研制出第一台大型电子计算机时,比美国只差十几年,与日本、前苏联差距更小。经过50多年的发展,我国在计算技术方面确实有了巨大进步,但是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反而比50多年前增大。这种差距仍有着继续增加的趋势。

  (2)在公司的资金实力上,中国的企业和国际性大公司差距很大。

  目前,IBM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高达127亿美元,是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最高的IT企业,即使以65亿美元现金收购了Sun,IBM手中剩余的现金仍将排在现金存量前十大IT公司之中,这令IBM有充足的财务基础收购Sun。

  (3)缺少核心的战略性的软件、应用软件。

  80年代初期,西方发达国家中有不少软件权威曾预言,中国和印度是发展软件产业最有潜力和优势的国家。然而,仅经历短短的十年,印度软件产业已走在了中国的前面,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软件出口国。而我国的软件业基本上还没有进入国际市场,连国内市场中的系统软件和大部分支撑软件也被国外公司控制。

  (4)在关键人才队伍上,国际大公司有较大的优势。以信息化推动工业化,其中每一个推动、每一项创新都离不开软件。中国本土企业面临高级人才短缺的难题。

  最好的毕业生都被外企招去了。除了志向是公务员和大型国企的以外,国内的大部分科技企业和研究机构就只能被迫承受一流技术人员外流的结果,从外企挑选剩下的毕业生中进行二次分捡。

  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既有软件人才在数量上供不应求的问题,更有质量上结构不合理的问题,现在缺少的是多层次、复合型、交叉型、国际化的软件人才。

  中国软件业进一步发展亟需解决文化差异、教育差异、产业基础差异等三方面问题,特别在教育领域,软件业是时刻需要创新的产业,中国目前的应试教育使得大学生们缺乏创新的基本思维方式,这个瓶颈必须尽快突破。另外,国家还应该在软件产业发展过程中,推动高校与企业和产业相结合,以企业为主形成真正的创新。

  (5)在融资环境上,中国目前还不具备扶持小企业技术转化的环境。在美国,一项创新技术很容易获得把它转化成具体应用的风险投资,但是在中国,同样的技术,获得投资的难度很大。

  2、制约技术创新的原因分析

  (1)现行的体制制约了创新。目前能够得到国家支持资金的对象是大学、国家科研机构、大型企业或者有一定社会关系的小型企业等。为了拿到国家支持资金,这些单位不会选择具有很大风险的革命性技术进行研究开发,而是选择在国外成熟技术的基础上,设计一些创新功能,这样可以避免失败的风险。

  (2)当前利益高于一切。选择国外现有的技术路线进行研发,可以快速得到资金和名声。

  (3)文人相轻的复杂内耗心态。如果“云计算”的概念是由中国的年轻人在中国提出来,那么国内的同行基本上会采用抵制和批评的态度,同时他们也基本上不会去了解这个年轻人讲的“云计算”是什么,只是出于一种本能来反对

  二、云计算时代仰望星空的重要性

  2007年9月4日,温家宝总理在人民日报文艺副刊发表《仰望星空》一诗,“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辽阔而深邃;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从这首诗,我们可以读到一位大国总理对真理、正义、自由、博爱的思考,对国家民族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怀。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一个民族只有有那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如果一个民族只是关心眼下脚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在PC时代、互联网时代,中国由于没有话语权,没有关键技术,走了很多弯路,技术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制约。因此在云计算时代,中国必须抓住这个机遇,尽快掌握核心技术,夺取云计算时代的话语权。

  尽管中国在传统技术上和国际水平相差几十年,但是由于云计算是一场新的IT技术革命,需要革命性的核心技术来支撑,而这些技术不是在传统技术上的简单创新,有可能是观念上的革命性改变或者是开创一条全新的技术路线。因此,中国和美国等处于同样的起点。从目前的现状分析,国际IT巨头以及国外一流的研究机构,也刚开始探索云计算的核心技术,从收集到的资料显示,他们目前同样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所以对于中国来说,出现一批仰望星空,穿越“云”层探索真理的技术人员,对中国的未来是很有意义的。

  从表面上看,云计算产品和传统的产品没有区别,只是把传统产品按照行政区划(或者其它形式)分布到更多的区域,在每个区域形成一个同样的产品,提供同样的服务,同时所有这些产品连接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来自不同系统的数据是连通的。以淘宝网为例,目前的淘宝网是一个全国范围的系统,这个系统里有很多的店铺,所有的人都从一个系统的入口进入,所有的店铺都在一个系统里管理,是“单一系统多用户”结构。但是如果变成“淘宝云”,按照全国、省、市、县、乡镇、村来布局,那么就形成了几十万个“淘宝网”,广东淘宝网,东莞淘宝网,大朗淘宝网等,每个区域淘宝网是一个独立运行的系统,独立管理该区域的店铺和用户,有单独的入口,同时该系统所产生的数据信息又是“淘宝云”里的有机组成部分,全部的数据信息是连通的。对于普通网民来说,看到的还是哪个淘宝网站,不知道已经变成“多系统多用户”的“云网站”了。

  在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就会需要很多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因此敢于探索对中国技术人员来说是很重要的。

  1、打破了国内权威人士迷信外国技术人员的心态。目前大多数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技术人员或者是研究人员,内心有强烈的不自信,认为IT领域的技术创新只能由外国人来完成,中国本土技术人员是不能完成的。

  2、拥有云计算时代的话语权,就具备了和发达国家交换先进技术的砝码,可以进一步推进社会经济的发展。

  3、充分发挥核心技术的优势,加快中国信息化的步伐。比如让各种设备连接起来,真正实现“感知中国”系统,使得所有的设备处于有效监控状态,最大化的提高系统整体效率。

  三、中国有“仰望星空”的土壤吗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回过头来看,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学森认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

  钱学森最后一次系统谈话中指出:“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要向加州理工学院学习,学习它的科学创新精神。我们中国学生到加州理工学院学习的,回国以后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所有在那学习过的人都受它创新精神的熏陶,知道不创新不行。我们不能人云亦云,这不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创新。”

  云计算概念的提出是创新,实现云计算产品更加需要创新。中国电子学会云计算专家委员会委员赵文银以科学创新的精神对云计算做出新的定义:

  云计算是以应用为目的,通过互联网将必要的大量硬件和软件按照一定的结构体系连接起来,并随应用需求的变化不断调整结构体系建立的一个内耗最小、功效最大的虚拟资源服务中心。从这个定义可以看出,云计算的支撑技术仍然是互联网、硬件、软件,但是由于要求通过系统内部的组织形式的调整来实现内耗最小、功效最大的目标,因此需要这些传统的技术发生革命性的改变。那么这些革命性的技术或者观点在中国有产生的“土壤”吗?

  象“云计算”这种概念,如果是中国人在中国提出来的,能想象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没有名气的人提出来会被当成“疯子”,有名气的人提出来会赔上自己来之不易的名气。因为这是在对未来的探索,无法知道其是否正确,只有在人们包容的情况下,通过很多人不断完善才能得到真理。

  那么中国有“仰望星空”的土壤吗?

  1、革命性技术只所以具有革命性,是因为它在某些方面脱离了传统的思维模式。因此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人们很难理解的这种新技术。那么中国是否具备包容的环境,允许这种新技术的存在并且试图采用接受的心态去验证试用?

  2、对于没有名气、没有资金的小公司,政府是否可以不预设其它条件,只评估技术的先进性而给予一定的支持?

  3、当评审专家的权威受到挑战,比如由于专家的知识范围限制,不能理解这项技术,或者专家所推崇的观点在新技术下受到冲击,那么专家会公正的评价这项技术吗?

  4、IT技术发展到现在,创造革命性技术的难度越来越大了,对创新者个体的知识范围要求也越来越高,只掌握单一专业知识的技术人员是很难创造出革命性技术的。掌握多学科知识的人有可能是云计算时代创新的主体,比如同时掌握计算机科学、哲学、数学、艺术、文学的人将拥有更多的优势。那么中国现有的教育体系能否提供这样的学习平台?

  >>>有奖征集:我在现场 抓拍精彩瞬间

载入中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云计算来了,中国有“仰望星空”的土壤吗?,云计算机我来说两句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