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北松解说“勋”和“平”

来源:厦门商报  2010年12月08日10:52

  >>>点击进入新闻中心 体验更多精彩

  张北松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勋

  《说文》训为“能成王功也,从力,熏声,古文員声。”

  “能成王功”,当然是功成名就的意思,想想跟这个字有关的词儿,勋业、功勋、勋章,确实都是令人眼红耳热的东西。之所以“从力”,大概是古人也觉得这字儿特别给力吧。

  不过,再大的勋章,见的次数多了,也就不那么令人热血沸腾了。比如前段时间刚结束的广州亚运,媒体里宣传的是亚洲最高体育盛会,但在老百姓看来,只觉得这是让全亚洲人民陪着我们一起听《义勇军进行曲》的单曲循环,反倒有点不太好意思了。当然,听音乐也不便宜,据说这趟广州亚运会总共投入了1200亿人民币,是南非世界杯投入金额的5倍,比20年前北京亚运会的费用翻了49倍,创亚运会历史之最,光开幕式烟花就烧掉16万发。

  功成名就,当然是好东西,可同一首歌听199遍,也多少让人有点审美疲劳,偷偷想想,同样的投入,放在大众体育上,不知道能翻修多少学校的操场,新建多少社区的健身中心?当然,这笔账,在奉行举国体制的官员面前,是永远算不清楚的。还是回到这个“勋”字,左边一个“员”,右边一个“力”,只愿以后的所有“盛会”,给力的不只是官员的员,还有每一个普通的运动员、教练员、小职员、推销员、驾驶员,到时候再来评功摆好,不迟。

  平

  《说文》训为“语平舒也。”本意是指受到阻碍的气体能够顺畅地从两边分散越过,从而使得语气自然平和舒顺。这个字很常用,平静、平安、平等,都是挂在嘴边的词,但事实往往如此,越是挂在嘴边的词,就越困难。比如平静,对于今年的上海人民来说,就特别困难。

  从5月到11月,光一个世博园就挤进了7308万人次的游客,而上海的常住人口也不过1900万,每条地铁上满满当当都是手持小马扎的观博游客,每条马路上都是铺天盖地的世博宣传广告,逃回家去打开电视,世博主题曲正在循环播放着。好不容易休息了两天,胶州路一把大火,又让上海人的心烧了起来,铺满整条街的鲜花知道,这一年注定平静不了了。

  不平静的还有网络世界,腾讯和360之间的对掐把互联网折腾得一片喧哗,助阵的拉架的看戏的群魔乱舞,倒霉的用户在一封又一封的声明中做着“艰难的决定”,不断地重装、卸载着电脑上的软件,回头看看那些用户至上的招牌,实在是平和舒顺不起来。据说最近朝鲜半岛是真的开始不平静了,边境上交火不断,六方会谈重开无望,美日又开始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弄得俄罗斯也蠢蠢欲动,当此乱象丛生之际,我等斗升小民还是赶紧闭门谢客,明明白白我的心,平平淡淡才是真,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只好默念岁岁平安了,毕竟,我爸又不是李刚。

  >>>有奖征集:我在现场 抓拍精彩瞬间

载入中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年度汉字评选 我来说两句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