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视界>正文

民族的活化石——居住在吉尔吉斯斯坦“甘肃村”

A-A+2013年8月22日15:26新浪福建旅游评论

  图/文:蔡韵

在“甘肃村”在“甘肃村”

  我读到这样一段历史:清末十九世纪中叶太平天国时期,在中国西北陕、甘、宁地区曾爆发持续十多年的大规模回民起义, 失败被清兵一路追赶绞杀。翻越南疆大雪山时,好多人走不动了停下就成了雪雕,女人怀里抱着婴孩,冻得麻木了什么时候孩子掉了都不知道。最终十个人中只有一两个活着逃到了今天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楚河岸边,由沙俄政府收留赐予土地,将从中国艰难带去的种子洒在了周围游牧民族的土地上。历经艰难的人劳作勤快繁衍迅速,至今已发展出了超过10万人的中亚新民族,但仍完好保留着中国晚清时代的传统和风俗。他们被当地人称作“东干人”(Tungani),意为东边来的人。一百多年来他们与故土完全音讯隔绝,直到1989年才有第一批东干人回到了西安,在老城墙边抓一把土,完成了祖先归来的心愿。

  一篇篇关于东干人的描述如有魔力般将我牢牢吸引。正在重走丝绸之路的我当下决定,一定要亲自去看看这个神奇的人群,去了解这段保存琥珀中的海外文化传承。于是从踏入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开始,我就四处搜寻东干人的消息,以便即使贸然闯入了他们的聚居地,也不至于太突兀。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跟着一位当地会说中文的朋友旁听大学中文系的课程时,我寻获了一位东干人出生的年轻讲师Rahima(回族使用伊斯兰教名字)。她一下便对我的旅程充满着好奇,邀请我次日跟她回到家乡,来看看他们一年难得一两次的盛大宴客。

  面对这样的好运,第二天一早我就手中揣着她在纸条上书写的地址,倒了很多趟车一路询问,找到了Rahima家人所在的村落。当她们正买完菜往家赶在大路边接到我时,都很吃惊我竟然没有求助真的找到了这个地方。大门打开迈入院落,霎时间好像回到了陕北的农村,让已经在路上快三个月的我倍感亲切。露天的大炕儿上坐着几个玩耍的孩子(东干人称作娃娃),一旁的母亲坐着小木凳在削做抓饭用的黄萝卜。打了招呼走进待客用的正厅,铺着精美花垫的炕台正中摆着一张方形的炕桌,两位古稀东干族老人见到有客来访,兴奋又好奇的下来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但我仅能努力听得懂例如“你叫什么名字”“你几岁了”这样简单的话语,剩下大段混着当地语言的古代陕西土话对于我这个南方人来说实在难以分辩,只有礼貌的微笑寻找她们女儿Rahima的帮忙。村里的老一辈都还良好的保存着中国回民的着装习惯,也会对着你指他们自己养的“牛,羊,鸡…”,但很多方面也已被当地人同化,说着流利的吉尔吉斯语与俄语,而最有趣的则是他们的文字。由于当年逃难艰辛,许多人教育程度也有限,待安定下来时汉字书写早已失传。于是他们借用了俄语的拼写再添加几个字母,发明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干文。所以你打开当地报纸看见一大堆似乎是俄语,读出声时却发现竟然拼的是陕西甘肃土话,那感觉可真是神奇!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