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福建生态文明取代北京列全国第一

A-A+2014年7月2日10:25东南快报评论

自2009年开始,以北京大学杨开忠教授为首席科学家的北京大学中国生态文明指数(EcologyCivilizationIndex,ECI)研究小组开始对各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进行研究,并推出相关报告。近日,研究组再次推出《2014年中国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报告》,报告结合我国生态文明发展的特点和需求,尤其是人们对于环境质量关注的提升,在以往的研究方法基础上,加入了以空气质量水平为核心指标的环境质量指数(EQI),让报告更接“地气”,也更为贴近中国的现实。

此次生态文明水平排名,福建取代多年来高居榜单第一位的北京成为“新霸主”,生态效率指数和环境质量指数两方面均名列前茅。

东部七省市入围前十名

在“2013年中国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排名”榜单中,前3位(福建、海南和上海)均在我国东部,而且在前10名中,有7个(福建、海南、上海、北京、广东、浙江、江苏)都在东部。

在“2013年中国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排名”榜单中,福建、海南和上海位列前3名。第4名到第10名分别为北京、广东、浙江、江苏、重庆、云南、贵州。

“生态文明排名取决于生态效率和环境质量两方面。GDP只是通过生态效率而间接影响生态文明水平的高低,即单位GDP产生的生态冲击越小,生态效率越高。从这种意义上,生态文明水平与GDP高低有一定的关系。”杨开忠说。

在杨开忠看来,东部省份在生态效率方面存在较大优势,部分省市在环境质量方面也位居上游,比如福建、海南等地,这些地方整体生态文明水平高是正常的。虽然大部分西部省份在环境质量方面表现突出,但由于生态效率较低,影响了整体生态文明水平。

福建取代北京,生态文明排第一

此次生态文明水平排名,福建取代多年来高居榜单第一位的北京成为“新霸主”,其生态效率指数排名第7、环境质量指数排名第2,两方面均名列前茅,颇让人感觉意外;但是分析福建2013年环境和经济发展状况后发现,福建成为第一也是必然。

福建省政府日前公布的《2013福建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2013年,福建12条主要河流水质状况为优,森林覆盖率65.95%,继续位居全国首位。在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方面,2013年福建省23个城市按GB3095—1996评价,均达到或优于国家环境空气质量二级标准,各城市平均达标天数比例为99.5%。公报提出,福建省环境质量持续保持优良,生态环境状况指数继续保持全国前列。

不仅环境状况突出,福建的经济发展也不甘落后。在全国31个省份2013年GDP排名中,福建位列第11名。

杨开忠表示,“一些西部地区,虽然环境质量很好,但是单位GDP产生的冲击很大,生态效率并不高。而福建不仅生态环境很好,而且生态效率也不低。这两个因素使得福建高居榜首。”

不过,研究组也发现,福建省存在第二产业为主导、高耗能行业快速增长的产业隐患。为此,杨开忠通过《中国经济周刊》向福建省建议:要继续保持生态文明水平的领先位置,福建省需要坚持综合平衡的发展方向,在维护良好的自然环境质量的同时,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着力发展轻工业和服务业,不断提升生态效率水平。

北京首次跌出前三名,河北排名最后

有意思的是,多年来一直高居榜首的北京,此次仅位居第4位。

据杨开忠介绍,导致北京排名位次降低的主要原因,是在今年的评价中加入了环境质量的考量。“我们测算过,如果生态效率的权重高一点,达到0.35,北京就会排到第一位。因为相对于各个地方,北京的生态效率非常突出,所以这个排名只有在环境质量权重比较高的情况下,北京才排到第4位。”杨开忠说。

而让人意外的是,毗邻北京、同样饱受“雾霾”困扰的河北省却排在了最后一位。

杨开忠说:“就河北而言,跟北京的差别,首先来自于生态效率。北京的生态效率比河北要高得多,这个生态效率跟北京的产能结构密切相关。而河北的产能结构,重化工产业比较多,能源消耗比较大,污染比较大,相应的,生态冲击也比较大,再加上河北的生产技术总体比较落后,就决定了河北省的生态效率低于北京;其次河北省的环境质量也比北京糟糕。因此排在最后一位也在情理之中。”

报告首次将“环境质量”纳入评价范围

《2014年中国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报告》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新区域协调发展与政策研究”(批准号07&ZD010)研究成果之一。在这份代表国家社科研究高水平的报告中,有两个重要指标:生态效率指数(EEI)和环境质量指数(EQI)。报告采用数据为各省份2013年相关数据。

生态效率指数是衡量一个地区消耗单位生态资源所换取的经济发展程度,表征了一个地区生态资源的利用效率。环境质量指数则是衡量一个地区的自然环境遭受污染的程度以及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状况的指标。

杨开忠介绍,往年的生态文明指数(ECI)单纯强调经济活动对全球生态冲击程度的最小化,实际上只包括生态效率指标,忽视了地方自然环境质量的好坏。这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2002年—2012年我国突出强调节能降耗减排的要求。

为适应人们对生态文明发展的新期待和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要求,进一步体现生态文明以人为本的原则,本次报告中,该研究组尝试在原有生态文明指数的基础上,在兼顾生态效率的同时,将环境质量因素纳入生态文明评价的范围,进而使生态文明指数更加完善。

研究组在总体考察和研究了目前我国公开公布的环境质量数据状况后,将空气质量综合指数(AQ-II)作为核心指标用来表征环境质量状况。“仅采用AQII表征环境质量状况并不意味着水环境、土壤环境等自然环境质量不重要,而是由于空气污染对于人们身体健康影响最为直接,对于环境质量具有极强的代表性。”杨开忠说。此外,在数据方面,我国水污染主要是流域监测数据,很难划分到省市区一级,影响了数据的可获得性。

研究组将标准化后的生态效率指数和环境质量指数加权合并(两者的权重分别为0.3和0.7),便得到修正后的2013年生态文明指数(ECI)。杨开忠表示,生态效率指数衡量的是一个地区人口的自然资源消费,其影响不局限于本地;而环境质量指数是一个本地概念,直接反映了本地空气质量对人们健康的影响,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更为相关,因此,研究组赋予环境质量指数更大的权重。

据《中国经济周刊》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