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民国时期双杭国药行业的同业竞争

A-A+2014年4月29日09:53福州晚报评论

“咸康”国药行内景。“咸康”国药行内景

  □地灵人杰话双杭■管柏华文/图

  旧时双杭地区国药大店云集,竞争激烈。当时药行间流传有一句话,“只要搭板在,何愁没饭吃。”原因就是大利所在,趋之若鹜。首先,开店要有好兆头,招牌的名称选取,老板们绞尽脑汁,他们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多数聘请晚清翰林、进士、举人、民国官场大佬为之捉刀,如为“咸康”题字的是同光年间大书法家郑孝胥,为“四省”题字的是民国元老于右任,为“华来”题字的是大书法家萧梦馥,为“广芝林”题字的是辛亥革命元老林之夏和国府主席林森。其次,是店面装饰,“咸康”和“广芝林”招牌分别用花岗石与青石雕琢而成。“咸康”招牌还用九赤金箔贴在招牌字上,油巷下“元昌”药行装修更是富丽堂皇,在橱架、走廊栏杆、窗门处等,全部雕刻花鸟走兽和《三国演义》人物画,把屋顶做成叠井式,装修了一年才开张。“四省”老板王捷安少小当药徒,1931年,在大庙路塔仔兜承接了“宏仁”药店,逐渐扩大经营。他派人到香港参观后仿制最拉风的中药柜,为八卦图形,配药盛药使用直径2.5米的圆形旋转盘药柜,内嵌有36个小药匣,别出心裁,美轮美奂。可惜,“文革”后期被贴上塑料板。“华来”药店最早也是开在大庙路塔仔兜,后移到大桥头。“华来”店堂里特设贵宾室,摆设楠木茶几;特制精细的货架,木盒、锡罐用红绸锦缎铺垫,以衬托参茸药材的名贵;店里的“掌盘使”接待顾客用象牙筷夹名贵药材,十分高贵。店堂正面是一面马尼拉迎客大面镶花松鹤照镜,两边以古董式蝴蝶柜对称摆放,尽显大店气派。

  除了装修豪华外,各店无不在经营特色上下功夫。“四省”以铁栏杆围成黄包车的停车场,还雇了一个印度红头阿三,本地人叫“邱番仔”,每日在门口站岗迎送,十分抢眼。王捷安还要求员工统一着装,上衣密扣中山装,下身配西裤。商店购买一辆小轿车,既接方送药又兼做广告宣传;还用汽车装上橄榄盐,沿街无偿赠送市民。每家药店炼制全鹿丸时,往往搭台缢鹿,张灯结彩,京鼓洋号吹打,并广开宴席,既表示货真价实,又推销了许多药品。这些仪式以“咸康”“四省”“同仁”药店办得最隆重。“咸康”和“广芝林”还在大门口养猴子,以吸引顾客。各店都有一些本店主打的中成药,如“广芝林”的安宫牛黄丸、神犀丹;“四省”的龙眼膏和黄淡饼。各家自制的成药和药酒配方秘而不宣。

  为了提高竞争力,各药店老板均纷纷充电。如“豫昌”药店老板卢俊铨自学成才,制药、售药、看病、抓药一条龙服务,十八般武艺俱全。“同吉”药店老板李超尘毕业于英华名校,爱好收藏古董字画,与龙岭画家马幼源相交,郭沫若都去过“同吉”药店。

  各店在选址上也有竞争。“咸康”店总店在下杭路,张桂荣嫌门市部太偏僻,投入巨款,在台江汎繁华地段设分号,生意果然大旺。“华来”因“咸康”进逼,也花巨资顶下“丽都”绸布店,开了一家“金星”药店,就在“咸康”隔壁,两家唱起了对台戏。

  因竞争激烈,各店的批发营销也约定俗成有了地域分工。如“华来”以长乐、福清为主,“咸康”以永泰、闽清为主,“广芝林”以莆仙地区为主。“四省”在香港设“同益闽庄”,采办各种名贵药材,“华来”以药材品种齐全、数量多取胜,每味药品都用楻桶储存,行话叫楻店。“华来”的饮片制作精细,白芍要锥成蜻蜓翅片,甘草切成短斜片,黄连锥成五爪平片,茯苓用平刀切片、卷片,以增加疗效。“四省”则推出八项便民措施,如代客煎药、加工粉散、函购代邮、夜间卖药、问病抓药、送药上门、折零售药、预约买药等。“广芝林”专设细货房、研槽房、丸散房等。因为竞争激烈,许多国药店跨行业经营,如“中孚”“广芝林”都兼营百货、五金、食杂、土特产等。

  解放前,中药价格往往由大户操纵,他们信息灵,目精手捷,总会取得先机。上面说的,他们对中成药处方总是秘而不宣,并且在配料过程中也是战战兢兢地防范,如指定丸散司称药,称好经老板过目,交给研槽司,研磨好后还要经老板重新过秤,当然是担心有人偷窃。老板还怕店员抄袭处方跳槽,往往一张处方由几个人合成。

  旧时国药业往往存在不正当竞争。如“协茂隆”经省外“龙哥”报告“川连”涨价的消息,被“大生春”老板炳桂窃听到,他马上囤积居奇。“协茂隆”慢了一步,白忙活了一阵。某次,“里鲁豆”脱销,“恒隆”一家有货,竟加价163倍。还有以假充真的,如以生晒参冒充西洋参,猪尾加工后冒充“鹿茸片”,浦城产的厚朴说成是“川朴”。至于走私更是绞尽脑汁,如“中孚”药行从香港购入珍珠,藏在保温瓶中放在船上餐厅,只有一名船员知晓,其他船员以为里面是隔夜开水,竟被倒到海里。

  国药业中的小店主要依赖饮片收入,需要中医师与之配合。当时,有些店若没有“寄砚”的“坐堂医”,认为会降低身份,往往与本寓住家郎中联络。这些中医郎中都有中药的代名词,是店医双方暗定的,别家无法配药。如中医郎中萧乾中与“同仁”药店约定,以鹅卵石替代名词的药物,仅此一味该店就挣了很多钱。

  国药的雇员制度也令人心惊胆战。行业解雇店员,选定农历正月初四,也有的在元宵节备下“鸿门宴”,酒后张榜,榜上无名属于辞退对象。就餐之前,人人自危,这一餐,圈内人称作“啼嘛酒”。“协茂隆”店的杂工春发,怕老板解雇他,特意在正月初一早问老板要不要“发”,因为“春发”是意含“春天发财”的吉语,老板总是说要,所以春发的工作就“永远”保留下来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