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仓山凤高村巨型神道碑之谜

A-A+2014年4月28日09:56福州晚报评论

李育斋神道碑。李育斋神道碑

  □榕城琐忆 ■李孔诚 文/图

  福州仓山凤高村一厂房内,有一块“超级大墓碑”,刻着“皇清诰封朝议大夫兵部车驾司郎中加一级育斋李公墓道”。此碑不算底座赑屃,高3.75米,宽1.22米,厚0.22米,称得上是巨型神道碑。当地乡人有的说墓主是状元,有的说是外地人,众说纷纭。有关部门遍查福州史籍,也没有找到有关李育斋的资料,引起诸多猜测。

  李育斋是笔者十世祖,名其蒙,字大训,号育斋,生于清顺治四年(1647年),康熙六十年(1721年)卒于苏州,次年归葬福州仓山凤冠山(今凤高村,是凤冠村与高螺头合并,各取一字而成)。

  李育斋祖籍福清北垞,其祖父思元,明末贡生,迁居福州官贤里(今白湖亭以北的北园一带)。据笔者家尚存的资料记载,李育斋年轻时“创海利以赡族人”。福清北垞村地处海边,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台湾收复后,李育斋组织族人经营海上贸易,因此颇“雄于财”。中年后他弃商从学,入太学读书。后以“太学生起家,考授州别驾(知州)”,留京任职。不久又辞去官职在苏州经商。据资料记载,李育斋回乡“立宗庙、置义田、修治远祖先垄”。由他出资建造的北垞李氏祠堂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今天仍立在北垞海边。对于族人无论亲疏远近,李育斋都“推恩遍给”,给予照顾。他乐善好施,捐资修路造桥、修邮亭、建寺庙仙观。福州鼓山的“平楚庵”始建于元朝,至清康熙年间已圮。据《乾隆福州府志》记载,李育斋出资重建,此庵至今尚存。他“济困扶倾,环而待者不可胜数”,因此“耗其产”。为善举耗他去大部资产,赢得时人称许。

  李育斋有四子:德纯、德绚、德统、德绶。康熙间,次子德绚官兵部车驾司郎中,李育斋因此获诰封为朝议大夫、车驾司郎中。去世时,李育斋的墓志铭由户部尚书田从典撰文,盛称他“公之器量恢廓,任去来,同物我。好行其德,不伐其功。”一位疏财仗义、坦荡磊落的谦谦君子,跃然纸上。

  今天,李育斋后裔分散在国内、港台、欧美,有数千人。1949年前,因族中设有祭田,田租由各房轮流收取,并负责当年的扫墓与祭祀活动。1949年后,族人不再集体祭祀,各房之间也失去了联系。笔者是李育斋长子德纯后人。德纯有二子肇梅与肇杏,两兄弟在雍正十一年(1733年),从南台迁居城内的“荔水庄”(福州史籍称“西园”旧址)。清乾嘉间,这支后裔人才辈出,从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至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有七人及第。其中,李育斋六世孙,人称“殿阁联珂”的李彦彬、李彦章兄弟,先后登进士榜。李彦章是清代罕有的少年进士之一,13岁中举,16岁中进士。为官清廉、正直、干练。福建、广西及江苏史籍上皆有详细记载。有《榕园全集》传世。他与林则徐既是世交、同科挚友,又是儿女亲家,其第三女嫁给林则徐第四子拱枢。

  李育斋家族由明末迁居福州已四百年,与福州许多家族有联姻关系,如林佶家族、林乔荫家族、螺洲陈氏、冯鼎高家族、郑元模家族、林则徐家族、林天龄家族等。在李育斋后人留下的资料中屡有叙及,其中一些资料可补福州史料之不足。不久前,笔者看到林则徐后裔编辑的《林则徐世系录》,对其第四子拱枢于何年去世,书中注明“卒年不详”。李家资料有明确记载,拱枢卒于光绪二十三年仲冬壬子,即1897年12月20日。

  李育斋家族从福清北垞迁居福州四百年来,与故乡有联系,但近七十多年来,其后裔与北垞族人几乎无来往。2005年,笔者根据资料,多番查询才找到福清北垞村。李育斋后人不论在国内,还是在港台、欧美,各代人取名所用的字辈,至今依然与村中一致。据村中父老说,北垞李氏族谱在“文革”中被焚毁,现存族谱是近年新修的,因对福州这一支情况不了解,族谱对福州这一支的记载,只凭个别人回忆,难免有错漏。据族谱记载,北垞李氏是唐宗室蜀王李湛后裔。笔者查阅了相关史料,可信度很高。北垞李氏的入闽始祖李椅,近千年来被史籍误认为是唐朝的叛臣李锜。清道光年间,福建著名学者高澍然发现这是千年“冤案”,才作了详细考证,并写专文订正。

  李育斋墓葬规格颇高,据李家资料记载,墓园内除神道碑外,还有记睦亭、墓亭、华表等。有人质疑以兵部郎中、四品官阶(朝议大夫,从四品),享用这样高的葬制是否有僭越之嫌?从现存的李家资料看,应该不算逾制。乾隆十二年(1747年)李家发生的一件事,可从侧面说明。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收复台湾之后的五十余年间,清廷实施海禁,严禁内陆人赴台湾及沿海岛屿开发。乾隆十一年(1746年),李育斋次子德绚告老返乡,鉴于福建沿海地少人多,贫民艰于生计,他遂向巡抚周学健建议,组织沿海贫民开发福建沿海岛屿,如上竿塘、下竿塘(马祖列岛)、白犬、四礵山、南关山等十四列岛,南北绵延数百里,其间可耕地不少,特别是渔业资源丰富,一经开发,数邑贫民可藉以谋生。翌年正月,周学健上章朝廷,乾隆迟迟未复。六月,福建有官员向乾隆密奏,福建民间已有人闻风赴各岛开垦,一旦朝廷批准开发,必致海禁形同虚设。九月,乾隆下旨点名申斥李德绚,并著交部察议。李德绚已是钦犯,若其父李育斋葬制有僭越之处,必然会有地方官员上报朝廷,数罪并罚,至少落个毁碑掘墓的处分。直到道光十二年(1832年),李育斋六世孙李彦彬、李彦章同族人去凤冠山扫墓时,李彦彬在《出南郭展先墓途中杂诗》中,提到李育斋墓园:“岗形植凤冠,树灵如古榄”、“碑刊兆域宽”、“当日营高敞”、“来共瞻华表,须知记睦亭”。可见,当时李育斋墓园规模仍十分宏大,碑、亭及华表保持完好。当时李彦彬、李彦章都在朝廷任职,若墓园有逾制之嫌,他们是不敢公开祭拜的,也不会将其写入诗中。

  按清代礼制规定,一品官员的墓碑,碑首连碑身全高不得超过十一尺五寸,宽不得超三尺四寸(3.68米与1.09米),显然,李育斋的神道碑已超越一品的规制。以四品官阶僭越使用超一品的葬制,其中原因何在?清代葬制是否有某些特例?或是神道碑有别于墓碑,可以有某种通融?有待专家学者研究。无论怎样,福州地区出现这样罕有、保存完整的巨型石碑,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对研究清代葬制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如今,李育斋神道碑立在一家工厂楼梯口,随时可能被损毁。希望文物部门尽快对李育斋的碑、墓采取措施,予以保护。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