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甲申、甲午两役合祀马江昭忠祠碑记

A-A+2014年4月22日09:24福州晚报评论

甲申、甲午两役合祀马江昭忠祠碑记甲申、甲午两役合祀马江昭忠祠碑记

  □烽火岁月 ■胡珍宝 文/图2014年是中国农历又一个甲午年,130年前的1884年中法马江战争和120年前的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相隔十年,均以中国惨败为结局,始终萦绕在不少中国人的心头。

  时间追溯到130年前的1884年8月23日(光绪十年农历七月初三)中午1点56分,法国远东舰队悍然入侵马尾,突袭福建水师,挑起震惊中外的甲申中法马江海战。战争持续约半小时,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根据战后的不完全统计,福建水师的阵亡将士达736人。马江海战结束后,闽江沿岸军民自发组织打捞阵亡福建水师将士的遗体,许多遗体已经无法辨认,除被家属认领的,剩下的五百多具遗体沿江分九冢掩埋,冢前各立“忠冢”石碑。1885年(清光绪十一年),时任船政大臣的张佩纶奏请清廷修建昭忠祠,清光绪皇帝特赐旨建昭忠祠,新任船政大臣裴荫森负责修建。

  我们把目光再投到120年前的7月25日(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农历六月廿三),日本不宣而战,在朝鲜丰岛海面袭击了北洋水师的战舰“济远”、“广乙”,丰岛海战爆发,至此日本引爆了甲午中日战争。

  这场战争,涌现出船政学堂毕业生群体的身影。北洋舰队绝大多数管带是船政学堂毕业生。如“定远”旗舰管带刘步蟾、“镇远”管带林泰曾、“经远”管带林永升、“来远”管带邱宝仁、“致远”管带邓世昌、“靖远”管带叶祖珪、“济远”管带方伯谦、“平远”管带李和、“超勇”管带黄建勋、“扬威”管带林履中、“广丙”管带程璧光。甲午黄海之战中,船政学堂毕业的英烈有:刘步蟾(驾驶第一届)、林泰曾(驾驶第一届)、邓世昌(驾驶第一届)、林永升(驾驶第一届)、黄建勋(驾驶第一届)、林履中(驾驶第三届)、陈荣(驾驶第四届)、黄建勋(驾驶第一届)、翁守瑜(驾驶第六届)、陆麟清(管轮第一届),他们的英名彪炳史册。

  1920年(民国9年),海军总司令蓝建枢督同福州船政局局长、海军轮机中将陈兆锵募修昭忠祠,报请民国政府,将甲午海战死难将士入祀马尾昭忠祠,并在马限山东麓昭忠祠旁建英烈陵园,将沿江掩埋九冢骨骸合葬于陵园中,分层分行排列,上覆水泥。陵墓总长49米,宽10.5米,高1.1米。墓碑亭系用舰板焊成,以石灰饰以花纹。陈兆锵作《甲申、甲午两役合祀马江昭忠祠碑》。

  碑文如下:

  昔韩昌黎尝至睢阳,亲祭于其所谓双庙者。及观李翰所为《张巡传》,称其详密,而以不为许远立传为恨。庙并立,而传独阙,识者且不平。若夫同仇敌忾,其死事之烈,前后如合涂轨,前者堂庑恢闳,钟鼓裸荐;其后者烟销雾灭,曾不得香火一龛。如长老诗人犹为湖山生色,此其不平孰甚耶!

  清光绪甲申中法之役,裴樾岑使者既为立祠泐石矣。越十年甲午,又有中日战事,则尤痛苦而不忍言者也。北洋海军剏于合肥李文忠公。公深谋远虑,亟以添船置械请于朝,部臣梗之,日人乘我之懈,岁增余皇,假助韩剿乱为名,窥伺我藩属,侵夺我主权,截击我兵舰。于是军心愤激,而有大东沟之战。

  夫以舰炮之众寡坚脆论,我军万无幸胜之理,既已臣力告竭,国殇累累,犹能指挥却敌,收合余烬者。盖士气之勇,与阵法之变,足以寒敌人之心也。诏令退守威海,威海所恃而守者,南北岸炮台耳。台为他军所守,而龙庙台先入于日人之手,我军三面受敌,又牵制于朝旨,不能越雷池一步。出而横海再战,敌攻愈急,我守愈力,相持三月,屡挫敌锋。卒以外援不至,坐困重围,其统兵者则多深明大义,见危受命。此其志节,校之甲申诸先烈。顾何如耶!乃以日星河岳之灵,而无俎豆馨香之报,垂三十载,未闻有议之及者,今蓝季北将军督同兆锵,募修马江昭忠祠。因念兹事,联名以两役合祀,请诸政府,奉令报可。其改缮之事,乃令兆锵董之。以今岁夏历八月十八死难之日,奉粟主以进。其时忧愤自殉,暨夫庚子拒敌被难者皆传之,昭公道,重同气也。

  夫人生遭际迟速有命,而身后之显晦,则亦有数存焉。寝假马江旧址,荒顿犹昔,举者且废,遑问其他,而展转相乘,卒使后先辉映,为吾党光,冥冥之中,殆有主宰欤。

  民国十一年壬戌八月,长船政事,闽县陈兆锵谨识

  这块石碑现存于昭忠祠展厅内,碑文内容大体是说:唐朝安史之乱时,太守许远和大将张巡苦守睢阳(今河南商丘一带)数月,为乱军所杀,百姓为纪念二人忠心,建庙祭祀他们。韩愈写过一篇文章议论此事,认为二人同样守城被杀,一样功在李唐,但李翰写《张巡传》而不写《许远传》,是一件“恨事”。这是借以影射中法甲申马江海战与中日甲午海战,同样同仇敌忾,为国捐躯,可歌可泣,前者得以赐建昭忠祠,堂庑宽阔,享香花果箔;后者(甲午海战英烈)如灰飞烟灭,连一龛的香火都没有。况且官方建立的马江昭忠祠自1885年建祠后已逐渐荒顿,何用追问其他(甲午海战英烈祭典之事)了。为此,海军总司令蓝建枢督同福州船政局局长、海军轮机中将陈兆锵募修昭忠祠,并报请民国政府将甲午海战死难将士牌位入祀昭忠祠。这进一步确立了昭忠祠在国家祭祀系统中的特殊地位,即海军烈士纪念专祠。

  马尾昭忠祠合祭的是中国近现代海军两次抵御外辱之役阵亡将士之灵,他们是民族之魂,是海军之魂,是中国军人之魂。甲申、甲午两役皆有船政学堂学生的身影,更有船政精神贯穿其中。甲申之役,浓浓战火中,有对部下呵道:“男子汉食君之禄,当以死报之!今日之事,有进无退!”的“福星”舰管带陈英;有开着起火的兵舰撞向敌舰的“振威”舰管带许寿山,在撞舰未成,被敌舰击毁即将沉没江中之时,舰上士兵将一面崭新的龙旗升上桅杆。十年后的甲午之役,震撼人心的一幕同样出现:“致远”舰管带邓世昌在舰船受重创的情况下,欲与敌舰同归于尽,舰船被击毁将沉没之时,重新升起一面龙旗。正如海关总税务司赫德评价甲申之役时所称赞道:“真正的荣誉应当属于战败者,他们奋战到底,并且和焚烧着的、满被炮弹洞穿的军舰一齐牺牲”。

  这是一个文化的延续,船政文化所蕴含的科教思想、创新勇气、开风气之先等文化因子,对中华民族今天的生存与发展,仍有着重大的价值与意义。

  这是一种精神的传承,是船政精神,是爱国精神,体现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启迪、激励着今天的国人为完成前人未竟的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