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福永高速风景如画 串起舌尖上的美味

A-A+2013年5月20日11:52海峡都市报评论

  □本报记者刘晓霞/文刘兴/图

  酸甜的南屿枣糕,酥香的永泰葱饼……福州西南,一条大动脉——福永高速18日在青云山脉间正式开通,它沿着大樟溪走向,不仅带领大家领略了福州“后花园”沿途山水相间的如画风景,更是将南屿至永泰深藏在农家的“舌尖上美味”,一路串起。

  昨日,本报先行探路,带您探寻高速路沿途披着璞玉面纱的美味。今后,周末若得闲,您也不妨举家开车前往升级为福州市区“近邻”的南屿、永泰,探寻隐秘的特产美食。

 南屿的酸枣糕 南屿的酸枣糕

  南屿酸枣糕甜丝丝中带着微酸

  福永高速的入口是南屿镇,说起当地特产,地道的南屿女子叶雅云首推酸枣糕。

  这是一道与夏日相关的特产,“天气一转热,山上的枣树就开始结果子,妈妈就带着我们三姐妹上山捡枣子。”

  雅云所在的桐南乡曾是南屿镇的“枣乡”。据地方志记载,解放初枣园面积就达三百多亩,其中还有一株两百多年树龄的老树,能产六百多斤果子,是名副其实的“酸枣王”。这种枣树长得足有两层楼高,盛夏时节,青枣开始转黄,然后一颗颗落下来。母女四人就披荆斩棘上山捡上满满一口袋,“只挑外表完整、熟透的。”

  在雅云的记忆里,做酸枣糕算得上是一件麻烦事。往老柴火灶上架一口锅,水烧开后一股脑儿把洗干净的酸枣子倒进去,煮到滚沸再捞出来。“趁着热乎劲,一颗颗地把枣子皮剥掉,可烫手了。”雅云的妈妈和大姐是个中好手,不怕烫,三两下一箩筐的枣子都剥好了。剥了皮的枣子黄澄澄的,闻着有股微酸味,引得人不觉咽口水。这时候就要开始揉枣子了,上下翻滚后枣核一颗颗掉了出来,枣子也成了枣泥。把白花花的砂糖往里一撒,再使劲揉匀,酸枣糕的雏形就算好了。

  这时候,雅云的妈妈会搬来个大竹篱,把枣泥往上一倒,再用手拍平放到太阳底下晒着,接下来就等待时光转换的力量让酸枣糕形成。

  这种透着黄色光泽的枣糕,虽貌不惊人,但夏日炎炎午后,来上一块,甜丝丝中带着微酸,十分消暑。

  在南屿,几乎每家主妇都会做这道糕点。也许她们不知,这道小点心在明朝正德曾经作为贡品享誉京都,还被赐名“贡糕”。

 永泰的葱饼 永泰的葱饼
郑师傅在烤葱饼郑师傅在烤葱饼

  永泰葱饼一口酥软满口香

  永泰多山多水,是福州的“后花园”。提起当地特产,吃货们手中的美食地图上,必有葱饼。

  在永泰大大小小葱饼店不下百家,其中有口皆碑的则是开在太原村的孝周葱饼。

  孝周葱饼店并不难找:迷路了,随便找个当地人一问,都能告诉你怎么去,“人最多的那家就是”。果不其然,大中午找到这家店,门口还有四五个人排队等着刚出炉的葱饼。小小的店面里,坐着八位大姐,十分麻利地揉面、包馅。店的另一端,则放着三口特制的大缸,中间放上烧得通红的木炭,这就是烤炉了。烤饼师傅试过炉子里的温度后,接过撒上芝麻的饼坯子,双手沾水后迅速将饼一个个贴到炉壁上。

  这位贴饼的师傅,就是这家葱饼店的老板,名叫郑孝周,已有三十年的做饼经验。猪肉馅要肥瘦相间,用五香、酱油等作料调和入味。葱花则要切成小段,摆放在盆里。郑老板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光葱花就要用掉五六十斤。

  做葱饼最难的在于烤饼,火候太过,饼就焦了,太小则饼里的肉都不熟。这项看家本事,郑老板从十几岁起就开始累积:饼面焦黄,芝麻开始冒香气儿,这饼就算好了。这时候再用铁铲子一抠,饼就从炉壁上取下。趁着热乎劲儿售出,店门口排着队等的顾客,求的就是第一口的酥香。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