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增设郡县 构建台湾完整的行政体系
来源:新华网  2012年06月06日18:15

  增设郡县,构建台湾完整的行政体系

  台湾今天的行政区划,基本延续沈葆桢推行台湾行政改革时所设置的,甚至今日的不少县市之名,也是当年沈葆桢所起的。台湾,在推行沈葆桢新政中,完成了完整行政体系的构建,从而保证了中央政府在台湾的强有力统治。

  在沈葆桢推行台湾新政之前,台湾原来仅设有一府(台湾府--即今台南)、四县(台湾、凤山、嘉义、彰化)、两厅(淡水、噶玛兰),各县之辖区太广,政治中心又都偏于中部、南部。当时,北部地区已开始开发,原来的两厅不足以应付一切,地方官吏每感人手不足,管理不力,吏治驰废,"台南骚动之时,即有潜窥台北之患。……海防洋务,瞬息万变,恐州牧尚不足以当之。"沈葆桢又考虑到"善后计划"中的开山抚番,认为台湾各地之行政区划必须有所调整,方能有力于台湾今后发展。所以,沈葆桢上奏朝廷:"就今日之台北形势策之,非区三县而分治之,则无以专其责成;非设知府以统辖之,则无以契其纲领。"(吴元炳辑(清),沈葆桢撰,《沈文肃公政书》(卷五),"福建台湾奏折",第76~79页,"台北拟建一府三县折", 台北: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文海出版社,1967。)

  光绪元年底(1876年),清廷准奏,下诏于艋胛设台北府,附府添设淡水县;噶玛兰厅改为宜兰县;原淡水厅所在地竹堑,改设新竹县;三县总辖于台北府。另外,改噶码兰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驻鸡笼。(《清德宗实录选辑》第一册,第19页,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编,台湾文献丛刊,第一九三种,第一册,台湾银行,台北,民国五十三年出版。)从此,台北成台湾又一政治重心,与台湾府(台南)并峙南北;且由于地当要冲,经济繁荣,重要性与日俱增。中法战争之后,台北正式取代了台南政治地位,成为台湾的政治中心。因此,可以说,沈葆桢调整行政区,奠定了台北政治地位,促进了台湾北部地区的近代化。

  日军撤退后,沈葆桢专程来到台湾琅峤调研,看到琅峤一带,洋面险恶,常有船舶触礁,又屡与当地生番发生纠纷,同时又易受外寇侵扰,他主张在此设置行政机构。于是,在同治十三年底(1875年初),沈葆桢上奏朝廷,在琅峤建城置吏(吴元炳辑(清),沈葆桢撰,《沈文肃公政书》(卷五),"福建台湾奏折",第33页,"请琅峤筑城设官折",台北: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文海出版社,1967。),并请清政府把琅峤将设之县定名为"恒春县",并拟先设知县一员,审理词讼,"俾使民番有所凭依,且畀之亲勇一旗,以资号召。"(吴元炳辑(清),沈葆桢撰。《沈文肃公政书》(卷五),"福建台湾奏折",第33页,"请琅峤筑城设官折",台北: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文海出版社,1967。)清廷准奏,台湾从此有了恒春县。

  在沈葆桢推行新政时,台湾原来设有南、北路理番同知,前者驻于府城(今台南),后者驻于廘港。但台湾东部山区面积极广,民番交涉日增,两路同知都为鞭长莫及而苦。于是,沈葆桢再上奏朝廷,将南路同知移驻卑南(今台东),北路同知改为中路,移驻水沙连(今埔里),并各加"抚民"字样。凡有民番词讼,俱归审讯,升科等事亦由其经理,于民番皆大有裨益。(《清德宗实录选辑》第一册,第19--29页,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编,台湾文献丛刊,第一九三种,台湾银行,台北,民国五十三年出版;吴元炳辑(清),沈葆桢撰,《沈文肃公政书》(卷五),"福建台湾奏折",第81页,"改驻南北路同知片",台北: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文海出版社,1967。)光绪元年底(1876年初),清廷亦准奏。至此,台湾地区所设郡县已能统辖台湾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