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赴台驱日 取得中国近代抗击外侮首次胜利
来源:新华网  2012年06月06日18:15

  赴台驱日,取得中国近代抗击外侮首次胜利

  1874年初,日本政府以前一年发生的台湾土著居民劫掠日本商人、1871年当地土著曾杀死琉求漂民两件事,悍然出兵台湾。于1874年4月间,日本先后派兵3600多人侵入台湾,在琅峤社寮(今恒春半岛)登陆,攻打牡丹、高士佛等社,并在龟山等地盖营房,建立"都督府",实行屯田、植林,准备长久占据。清廷命船政大臣沈葆桢为钦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并可节制福建道及沿海各省兵轮,迅速赴台巡视。

  沈葆桢领旨后,于1874年6月初上疏朝廷,提出驱日保台四条建议:联外交、储利器、储人才、通消息,他主要想借助国际舆论逼迫日军退兵,同时做好战备以为后盾。他在《致李子和制军》里就直说:"日本若得志于生番,必席胜势,以凌百姓,图据其地,遂开衅端;若挫于生番必借口百姓通番,捕风捉影,横生枝节,衅端也不得不开",因此,"如胁我以非理,立即奋勇拒敌,不以开衅罪之……"(《沈文肃公牍》(一),抄本"致李子和制军。)由此可以看出,沈葆桢对日本借机滋事以图吞并台湾的野心已有充分认识,并做好了军事斗争的思想准备。

  同年6月14日,沈葆桢率水师从马尾动身赴台。在详细调研了台湾军事防务与民情之后,他发展了在福州设计的驱日保台方案,决定采取"以战止战"的政治谈判与军事威慑、岛内设防与请兵大陆、固结民心与开山抚番"三结合"的斗争策略,有勇有谋地开展了驱日保台军事与外交斗争。

  在外交斗争中,沈葆桢于外交照会上,以大量事实,一针见血地揭露了日本吞并台湾的野心,鲜明而严正地声明:"中国版图尺寸不敢以与人"。赴倭营谈判的沈葆桢部属,很好地贯彻了沈葆桢的斗争策略,一一驳回了日军的无理要求,"迨其报谒,复逐条穷诘。始则一味味推委,继遂理屈词穷。十一日竟托病不出。"而后,其虽然"仍坚持以生番非中国版图为词",但早有准备的沈葆桢部属"即将带去《台湾府志》检出,内载生番各社岁输番饷之数,与各社所具切结,令其阅看。彼反变羞成岔",但只是表示"暂不必添兵前来。"(《周治朝筹办夷务始末》(十六),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台]海文出版社印行。)在与日本外交斗争中,沈葆桢清醒地意识到,日本侵略军不肯轻易退兵,必须加快战备,以军事实力迫其退出台湾。于是,将驱日保台的中心,转到军事斗争上。

  在军事斗争上,沈葆桢双管齐下,一方面整顿台湾防务,一方面请兵大陆。在陆路上,他采取"分汛裁撤"、"并营操练"的办法,把在台戍防的十五营班兵重新整编,"仿淮楚军营制归并,以五百人为一营",又易地调防,有效地整合了各地原有驻军,提高了部队整体防御作战能力。同时还扩编部队。为提升台湾南部的防御能力,沈葆桢派员到广东招募兵勇9个营,于8月初运达台湾安平;在凤山旧城招募兵勇得500人,被沈葆桢命名为"安抚军";沈葆桢自己则在郡城募得兵勇1000人,分为"飞虎左营"、"飞虎右营"这样,南路清军迅速扩充,使日军不敢轻举。在北部,"臣等商派靖远轮船迎陆路提督罗大春镇之,并饬长胜轮船同通晓算法之艺生转入山后,周回量水浅深,深其形势。镇道等添招劲勇,着力训练,多筹子药煤炭,以备不虞"(《同治朝筹办夷务始末》(十五),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台)海文出版社。)另外,由前署镇曾元福招募壮勇500人,亦赴苏澳并由税务司薄朗训练成洋枪队。还从内地调来楚勇一个营守基隆,以增加北路防务力量。到8月间,"南北防备略有端倪,乡团募勇渐次举办"。(《甲戌公牍钞存》,台湾文献丛刊第39种)而且,他认为要想从日本侵略者手中收复失地,光是加强防御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具有足以摧毁敌人的军事力量作保障。为此,他向清政府上奏,调武毅铭字军三十营布防台湾。8月23日,第一批武毅军2000多人抵台,驻扎凤山;10月下旬,第二批2500多人再驻凤山。这样,清军在台的总兵力达到万余人,大大超过了日本在台的4000名兵力,对侵台日军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在水路上,沈葆桢一方面催促朝廷购买铁甲舰,以拥有制海的主动权;另外一方面,以福建船政制造的"扬武"、"飞云"、"安澜"、"伏波"、"靖远"、"振威"等号兵轮常驻澎湖,确保台湾防务的后路安全;又以"福星"号驻台北,加强台湾北部海防;"靖远"号兵轮往返于省、台之间,"测海"船在闽沪之间传递消息,"万年清"号驻厦门,"济安"号驻马尾,以巩固门户,还有多艘运输轮南来北往,运送部队、军火和饷械。8月,沈葆桢又率"扬武"、"伏波"、"飞云"、"安澜"、"靖远"、"振威"等6艘军舰和其它几艘轮船,在澎湖地区进行军事演习,展示了中国抗击日本侵略的决心,给日本以强大的军事威慑。

  与之同时,深谙民心与战争胜利之重要作用的沈葆桢,还通过各种途径,团结台湾各族人民,同力抗敌。沈葆桢在写给王玉山的信中,进一步提出争取民心对日斗争的具体方针:"日下最要者,曰结人心,良民固须保护,即有为倭人利诱者且勿苛求,我军亦借伊可探倭人动静。曰通蕃情,近敌之地,生番能不两属,然非本心,宜谅之。曰审地利,虽极扼要之地,内山必有小径。倭破牡丹江社即土人道之翻山而下。偶有倭人到营,不妨以礼相待,勿遽声色相加,彼亦无从生衅。"

  沈葆桢不愧为一代名臣,他还站在历史的高度,提出开山抚番,为杜绝外患,巩固台湾海防的根本性措施。在驱台之时,即着手于开山抚蕃。

  沈葆桢的外交、军事双手齐备双手齐硬的斗争策略,使得日本侵略军不敢轻举妄动,加上日军营队里爆发瘟疫,损兵折将,只得放弃武力,重新坐到了谈判桌前。1874年10月31日,中日双方签订了《北京专条》。12月20日,日本侵略军全部撤出台湾。

  沈葆桢赴台驱日,取得了中国近代史上抗击外国侵略者的第一次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