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中国近代海军之父沈葆桢简介(组图)(3)
来源:时代人物网  2012年06月06日17:50
左宗棠左宗棠
福州船政局造船厂福州船政局造船厂
福州船政局第一艘蒸汽船——“万年青”下水福州船政局第一艘蒸汽船——“万年青”下水

  江西临危受命 从此宦海二十年

  1865年,沈母去世,沈葆桢离官回乡丁忧。1866年春,左宗棠升任闽浙总督,行辕设在福州。8月,清廷批准了左宗棠关于设轮船制造局的奏折,决定在马尾江的三岐山下建设船政局,即以后的福州船政局。10月,左宗棠因陕西回民起义,调任陕甘总督,行前力荐丁忧在家的江西巡抚沈葆桢接手船政,并亲自到宫巷请沈葆桢出山。然而,左宗棠两次探望沈葆桢时都被沈以“重孝在身”推诿了。左宗棠也知道沈葆桢有许多难处,忙又奏请朝廷给沈葆桢有专事奏折权,“凡船政奏折无需经过巡抚衙门,仍由沈葆桢会臣领衔”。左宗棠第三次到宫巷,亲口对沈葆桢说:“朝廷已特命总理船政,由部颁发关防,凡事涉船政,由其专奏请旨。其经费一切会商将军、督抚,随时调遣,责成署蕃司周开锡不得稍有延误。”沈荷桢点头首肯。于是沈葆桢服期未满,只得出任“马尾船政大臣”。

  左宗棠离任时为何选沈葆桢接替自己的职务呢?他自己曾说:“接办之人,能久于其事,然后一气贯注,众志定而成功可期,亦研求深而事理愈熟悉。此唯沈公而已。” 坚持不懈、勤勤恳恳是沈葆桢一直被同僚所称赞的品德,这是其一;沈葆桢爱好读书,涉猎广泛也是出了名的,在他幼年的时候就从舅舅林则徐身上得到了一些关于洋务的了解,在江西巡抚任上妥善的处理了法国传教士与当地居民的纠纷,在和洋人打交道中有一定的能力,这是其二;其三,沈葆桢是本地人,在当地办洋务会得到群众的更多支持,遇到的阻力小。

  1866年12月,福建船政局破土动工,次年7月,沈葆桢正式赴任船政大臣。一上任他就发现要胜任这一职位,所需要调动的知识和能量远远超过了他昔日的想象,许多东西都要从零学起。在办船政局的同时,他认识到了人才的重要,开办了求是堂艺局,招募学生学习近代科学、造船和舰船知识,学制5年。次年正月,又创办艺圃,学制5年,培养监工人才。艺圃为中国最早的技工学校。正月29日,管轮学堂创办,培养轮机管理人才。船政局在沈葆桢主持管理下,招聘外籍技术人员、招考水手,向国外购买机器和木材等原料,工厂建设初具规模,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1869年,福州船政局自制的第一艘轮船“万年清”号准备下水。法国监工达士博和法国领事巴士栋都坚持要法国人来引港,百般要挟,但沈葆桢皆不为所折。他说,“引港是中囯政府的主权,这个权不能让给外国政府。”由于他的坚持,才保住马尾的“港口权”。随着马尾船厂的投产,19世纪70年代,清廷命令沈葆桢开始组建南洋和福建船政两支水师。

  为了解决造船所需的原料,沈葆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开矿、办厂、冶铁炼钢,实现了自给。重型厂矿的开办是实现近代化和建设近代国防的基础,在这方面沈葆桢有着清醒的认识。

  在船政大臣任上,沈葆桢发现了中国要实现近代化所面临的一系列制度上的弊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在教育制度上,中国千年来都是以文为主,学的都是子曰诗云,对近代物理、数学等科学丝毫不了解。要实现国防近代化就必须拥有近代化的人才,要拥有近代人才就必须改革教育制度,增加物理、数学等近代科学的基础学科。这一改革要求触犯了整个文人和官员阶层的利益,重新确立了官员应有的基础品质,为文人通过科举攫取官位增加了难度。因此朝廷坚决地否决了沈葆桢的建议。

  同样,沈葆桢改革财政制度的想法也没有得以实践。依靠一套中世纪式的、中央与地方职权不明确的、充斥着贪污腐败的财政税收制度,不可能支撑起耗资巨大的近代国防工业。中央政府没有专门办海军的经费,只好靠各省协济。各省都成见很深,不愿合作。在中央要求各省协助的时候,各省务求其少;认定了以后,又不能按期拨款,总要延期打折扣。其次当时皇家用钱漫无限制,而且公私不分,以致后来海军军费被皇室挪用。福州船政局从建立起,一直就面临着资金的困难。晚年的沈葆桢把他的大部分精力花到了筹款上,依靠他的声望和官职只能暂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