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厦门马拉松赛作弊事件内幕:山东专人组织替跑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01月29日09:38

今日热点

  本报记者 陈强

  在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作弊事件中,“山东省东方中学”和“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是作弊人数最多的两个单位。前者分别有10人和5人进入男女百强,而后者在男子组前100名中就占了14个。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证,“山东省东方中学”只是一个初中学校,而参加厦门马拉松比赛的人年龄最小是18周岁,根本不可能有初中生参加这一比赛。而“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更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单位。

  假冒这两个单位参赛的总共有34名选手,他们都是以个人的方式通过厦门灿星国际旅行社报名的。因为按组委会规定,集体报名须填写集体报名资料,并加盖单位的公章。而个人报名,他们就可以在报名表的“单位”一栏随便填写。

  厦门灿星国际旅行社的经办人小涂告诉记者,“山东省东方中学”的选手们下榻的酒店是由该旅行社代订的。记者通过有关方面找到厦门的这家酒店,试图从中发现作弊者的个人信息。然而,匪夷所思的是,12个登记入住者的姓名,在报名表及成绩表上竟然一个都找不到。

  难道报名的人没来,而参赛的是他们的替身?

  作弊单位由专人组队

  厦门灿星国际旅行社的经办人小涂告诉记者,比赛前3天,他就从组委会领到了通过该旅行社报名的选手们的号码布和计时芯片。当时“山东省东方中学”的选手们多数都还没到,小涂就把号码布和计时芯片全给了先期来厦门的“带队老师”常绍永。因为这些选手们在报名表上填写的“紧急联系人”都是常绍永。

  据小涂回忆,去年10月,山东、河南等地陆续有人报名参赛,其中单位写“山东省东方中学”的共有20人。尽管这些人是各自报名的,但他们的报名费、订房费和计时芯片的押金都是以常绍永的名义一次性汇到旅行社账户上的。尾款则是一个叫王金的山东人在比赛之前当面付给小涂的。

  “山东省济南市体育工作大队”的情况也大抵相同。尽管不是集体报名,但14个报名者的“紧急联系人”写的都是“杨文华”。小涂说,在厦门机场,杨文华交了报名费和计时芯片的押金后,他把14个人的号码布、芯片都交给了杨。

  比赛无须验明正身

  记者问小涂,是否一一核实过参赛队员的身份?他说,在下榻的酒店,他见过几个队员,但并没有去核实他们到底是不是报名者。“因为我相信他们的带队老师”。

  赛场检录时是否核实了运动员的身份呢?厦门市体育局副局长、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竞赛部部长何玺对记者说,这是一个几万人参加的群众性体育活动,主要靠参赛者自觉,不像在田径场内只有8个赛道,可以对运动员一一进行检录。

  这样不就存在假冒他人名字进行比赛的可能性吗?何玺说,组委会已经注意到这种情况,并且在网上发表过声明,转让号码布造成的后果由原持有号者(即报名者)负责。因为这不仅关乎比赛成绩,还涉及比赛中意外伤害的保险理赔问题。

  何玺承认,在这次比赛中,确实发现有人套用他人的号码布替跑。这也是犯规的一种表现,作弊者的成绩现在已经被取消。

  另据了解,参赛者在冲刺之后,当场就可以凭号码布领取“成绩证明”。在“成绩证明”上,写有报名者的姓名、比赛成绩和名次。

  马拉松利益链条

  网友分析认为,这些人作弊的动机是为了获得一张“有用”的“成绩证明”,因为达到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成绩(男子2小时34分)可以免试上大学,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成绩(男子3小时10分)在高考中可以加分。

  客观上有人需要这样的“成绩证明”,而在现实中有人像常绍永那样在“帮忙”中牟利,还有专业或准专业运动员有偿替跑。一个“三赢”的“利益链条”把马拉松赛场变成了“赌场”。

  这种现象不仅仅在“厦马”存在,在国内其他马拉松赛上也有山东选手作弊的影子。早在去年12月5日,天涯社区网站上就有一个题为“大量山东田径选手作弊2009上海国际马拉松赛”的帖子。遗憾的是,上海马拉松组委会和山东省体育局均未对此作出解释。

  记者今天从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获悉,上报给中国田协的作弊人数已从原先的31人增加到39人。但是,至今晚记者发稿时止,“厦马”组委会仍然没有按中国田协的通知要求在官方网站上公布处理结果。被取消成绩者的“成绩证书”大部分也还没有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