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反思南平医闹风波:医患冲突政府公安该如何作为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01月05日13:16

今日热点

反思南平医闹风波:医患冲突政府公安该如何作为
6月23日,南平市第一医院部分医务人员打出横幅。

  6月20日22:10,患者突发变症,经抢救无效于21日0:20宣布死亡。对此,死者家属认为院方对患者的死亡负有责任,当晚就聚集在泌尿外科,要求院方做出解释,拒不移尸,同时将参与抢救的泌尿外科主任胡言雨和医师王波扣留在病房,并提出高额赔偿要求。

    6月21日7:30,死者家属到医院门诊大楼打横幅、摆花圈、烧纸钱,封堵大门通道,并将4名医务人员滞留在死者病房内。21日起,南平市、延平区两级政府和卫生、公安部门及患者所在镇、村领导多次协调处理,均因双方在赔偿金额上分歧较大,协商未果,并发生肢体冲突,双方均有人员受伤。后经多方做工作,死者家属与医院达成初步协议。

    6月23日上午,南平市第一医院80余名医务人员聚集到市政府门口集体上访,打出两条写有“严惩凶手,打击医闹”,“还我尊严、维护正常医疗秩序”横幅,要求政府严惩伤人凶手,出台相关措施,确保今后安全的医疗秩序。随后,南平市人民医院、仁爱医院、延平医院部分医务人员也加入其中,经多方做工作,上访人员于当天19:30左右全部撤离,事态得到平息。

    ——摘自南平市政府7月1日给福建省政府的《关于处置“6·21”医患纠纷情况的报告》

    尽管南平医闹风波已经平息,但是对这起事件的反思还在继续。人们质疑当地政府对这起事件的处置是否得当,一些人甚至批评“政府乱作为”,“公安不作为”。他们认为,当地政府迫于医闹的压力,要求医院与患方签订“不平等”协议,医院出巨资补助患方,并同意双方不追究刑事责任,虽然花钱买了一时的平安,发出的却是不依法解决医疗纠纷的错误信号,将来医闹只会愈演愈烈。而面对扣留医生、打人、损毁公物等明显的违法行为,警方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依法加以制止,导致事件升级。

    带着上述疑问,7月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再赴南平,采访了南平市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市长何三保。何也是这起事件现场处置小组的负责人之一。

    政府是否乱作为

    官方主导下医患双方签订的协议,是此间舆论的焦点之一。这份协议的内容包括:医方同意补助患方21万元;由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均有人员受伤,“双方同意责任自行承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此,南平市第一医院的医生说,“以前闹闹,赔钱就算了。这次扣留医生,捅伤医生,结果医院照样赔钱,还签订协议规定互不追究刑事责任。真是奇耻大辱!”有人认为,正是这个让“医生觉得很窝囊”的处理结果,直接诱发了该院医生集体上访。

    何副市长解释说,这份协议是在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权衡利弊,“不得已做出的妥协”。他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关于处置‘6·21’医患纠纷情况的报告》,对此有详细描述:

    在官方处置小组介入之前,医患双方就已经开始谈判,由于双方差距较大,协商进展缓慢。21日22:00左右,约180名太平镇杨厝、曾厝等村的死者亲属及村民乘7部中巴、2部农用车赶到医院,冲击谈判地点行政楼,并冲击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造成一名警察受伤。23:00,部分村民将花圈、横幅和医院门诊长椅摆放到八一路及滨江路上,造成市区两处路段交通堵塞。与此同时,处置小组又了解到一些新的情况,太平镇除了杨厝、曾厝、西山、后山四个村的村民已加入声援队伍外,刘家村和南溪村的村民也准备加入。

    这份报告说,“处置小组分析情况后,考虑到当时的特殊情况,认为应尽快平息事态,防止引发更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鉴于上述情况,处置小组找医院领导分析事态,认为目前纠纷不仅是医院本身的稳定问题,已影响到市区的安定问题,建议医院顾全大局,做出让步,接受死者家属提出的21万元的赔偿要求。经医院领导班子紧急碰头,同意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

    那么为何要在医患协议中写入“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呢?据何透露,该条款是在草拟协议过程中患方突然提出的,并要求镇政府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签字。处置小组认为,协议表达的是医患双方的意愿,镇政府不宜在上面签字。

    何指出,这份协议虽然有“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内容,但不影响警方依法办案,因为“双方的承诺没有法律效力”。

    据介绍,在这起事件中,医患双方均有多人受伤。经伤情鉴定,患方7人轻微伤,医方2名轻伤、3名轻微伤。至7月3日,3名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向警方自首后已被取保候审,另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已被警方刑拘。这8名犯罪嫌疑人均为患方人员。

    公安是否不作为?

    何副市长认为,这起全国闻名的医闹事件,在开始阶段和之前发生过的其他医闹类似,就是死者家属摆花圈、要求院方解释死因并赔偿。后来因为一些医生“不够冷静”,冲进病房解救被扣留的医生,使得事态突然升级。

    然而,南平市第一医院的医生则认为,是现场警察的不作为,才迫使他们自行组织前往解救被扣医生。

    对此,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办公室谢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拿出一份准备在7月6日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新闻稿念道:由于考虑到死者刚刚去世,其亲属情绪十分不稳定,扬言如果有人强行带离院方人员,将以死相胁。若此时草率采取强制措施带离被滞留的院方人员,极有可能刺激死者亲属的情绪,造成不可预见的严重后果。届时不仅会给市第一医院带来更加不利的负面影响,也会给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后期协调处置带来更大的难度。

    基此,我局领导经与在场的太平镇党政领导、杨厝村两委干部沟通商讨后,决定先采取说服劝导和法制教育相结合的方式做死者亲属思想工作,并且专门向死者亲属发放《法律告知书》,要求他们依法反映诉求。约11:30,经镇、村干部和我局民警多方工作,死者亲属让泌尿外科主任胡言雨先行离开病房。然而,时隔片刻,数十名院方人员突然冲到14楼泌尿外科与死者亲属理论,要求将仍滞留在病房内的另2名院方人员带离。

    面对这一突发情况,我局民警会同在场的镇、村干部竭力劝导,同时,我局与市一医院沟通联系,要求院方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矛盾激化。约11:35,院方人员被全部劝退到13楼。但仅过了2分钟,刚刚撤离的院方人员又从另一楼梯通道冲上泌尿外科,欲强行将被滞留的院方人员带离。双方为此发生冲突,互相投掷木凳、矿泉水瓶、垃圾箱等物并发生肢体冲突,造成双方数人及我局多名在场劝阻的民警受伤。经极力制止劝阻,院方人员才撤离泌尿科……13:25,数十名院方人员戴着口罩分两路从不同楼梯通道再次冲进14楼泌尿外科,强行将被滞留的2名院方人员带离泌尿科,并与死者亲属又发生肢体冲突。

    谢主任脱稿解释说,群体性事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我们总的指导思想是,在党政领导下,会同有关部门积极稳妥处置,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因此要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做到“三可三不可”(可散不可聚、可顺不可激、可解不可结)。他说,胡言雨被放出来后,已经出现重大转机。这时,如果院方人员保持克制,经过我们和死者亲属耐心细致的沟通,另2名被滞留的人员迟早也会放出来。

    关于“公安不作为”的结论,更多的网友是在看了网上流传的南平医闹视频后得出的。谢主任说,“网络上的视频,我不好评论”。他强调,警方的作为主要体现在维护现场秩序,化解矛盾,制止过激行为,防止局势失控。何三保副市长也对记者表示,如果没有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后果不堪设想。 (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