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彬叮嘱父亲要坚持吃药治疗

  姓名:黄文彬

  毕业学校:养正中学

  高考成绩:642分(理科)

  泉州网8月10日讯(记者 张晓明 文/图)儿子考了642分的高分,即将迈入大学深造。6年前被查出患有尿毒症的父亲黄友谊,先后经历肾移植、肾感染两次大手术,家中负债累累。“这些年支撑我的就是要看到儿子考上大学,现在看到了,只希望我不成为他的负担,让他开启自己的人生。”他说,这场大病之后自己无法赚钱养家,每个月还要吃几千元的药。他已经想好了,即便是自己停药治疗也要让儿子上学。昨日,黄文彬告诉父亲,自己填报了四川大学软件工程专业,为的就是将来好好找一份工作,为家里减轻负担。

  父亲患尿毒症 年少的他说要捐肾

  昨日,记者来到晋江市安海镇曾埭村,黄友谊骑着一辆老旧的电动车在村口等候。面色发黄、皮肤黝黑,这是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笑着说自己明年就要50岁了。几个转角后,来到了他的家,黄文彬和85岁的爷爷站在门口。令记者诧异的是,从这栋3层小洋房的外观看,这个家应该不贫困,但随着对话深入,记者也明白了这个做过肾脏移植手术,每天要吃抗排斥药物,背负着几十万元手术债务的男人,在病魔面前的那种无助。

  年轻时,黄友谊夫妇到广州投靠叔叔,收入不能说很富有,但也足够一家人的小康生活。8年前,他用打工攒下的钱,与弟弟一起翻建了破败的老宅。叔叔过世后,他回到晋江,本想自己闯出一片天地,不料一场变故突如其来。

  2014年,黄友谊总是感觉身体不舒服,原本还能忍受的痛风,已经演变成腹部的经常疼痛。“后来感觉情况很严重了,电视屏幕突然失去了颜色,眼睛几乎看不见了。”到医院一查——尿毒症,他整个人都傻了。那年冬天开始,他每天都要做腹膜透析,在身体两侧插入两根管子,每天打4袋药水。他至今记得,被尿毒症折磨了2年后,当时读初二的黄文彬竟然开口说:“爸,我的肾移植给你吧。”说起这些往事,黄友谊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2016年,医院传来消息,黄友谊的肾源匹配到了。面对重生的希望,家人毫不犹豫支持他。这次手术下来,不仅花光了家中的积蓄,还背起了债务。可是回来没多久,他被诊断肺感染,家人不得不再次向亲朋好友借钱为他手术治疗。

  他考上大学 父亲想停药攒学费

  因为拖着病躯,黄友谊已没有工作能力,为了治病,每个月还要吃几千元的药物。一家人的生计只能靠妻子打零工赚的两三千元维持。前年,村里给他申请了低保救助。

  高考成绩出来后,黄友谊一再说他感到很欣慰,儿子一直很争气。“我这个年纪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黄文彬说,他已经填报了四川大学软件工程专业,主要考虑毕业后能早点就业,减轻家里的负担。去年奶奶过世后,黄文彬特别关心爷爷的身体,一回家就陪爷爷谈心。他知道爷爷的身体其实也不好,不时需要吃药。这些黄文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现在即使找不到资助,我也要让孩子上大学。”黄友谊说,“孩子考了这么高的分,就算我不吃药,也要省钱支持他继续深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