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市区一家培训机构1月刚装修入驻,如今大门紧闭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校学生未能开学,靠学生上课为主要收入的校外培训机构也无法开课,漳州众多校外培训机构正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考验:极少收入,甚至没有收入,每个月却面临着数万甚至数十万的房租和老师工资的压力,规模越大,老师越多,承担的压力也越大。

  那么,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好转,漳州众多校外培训机构又将如何冲破这些困境呢?导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机构化危机为转机,由原来主营线下课变为如今开展线上课,并不断积累线上课经验,等疫情过后,将继续做线上课,作为线下课的补充。

  困境:每月基本零收入 房租、工资压力大

  “现在没啥收入,可每个月单房租就2.5万元,加上老师工资,每个月净支出就要3万元了。”漳州爱尚课创意美术基地的负责人姜老师连连叹息,去年扩大规模、设立2个校区,成了她如今最后悔的事。

  姜老师说,她和她老公从2016年开始创业,在自家房子里经营爱尚课创意美术基地,随着学生慢慢增多,去年9月,她在芗城区家芗0596校区租了个店面,今年1月,又在龙文区联丰浩苑小区租了个店面,原来期待着环境更好,招纳更多生源,没想到,都被这一场疫情打破了。“不仅没赚,还要亏掉盈利部分,相当于这几年白做了。”“不过,在和同行交流中,发现我的情况还不算最糟糕的,有一个同行每月甚至要支付7万的房租和老师的工资。”姜老师说,教育机构规模越大,承担的压力越大。

  相比教育机构,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有规模的民办幼儿园承担的压力更大。位于漳州高新区九湖镇百花村的哈津教育是一家民办幼儿园,2018年1月开始营业以来,发展迅猛,至今已有345名学生,近50名老师。“因学生饱和,去年我又在原来幼儿园的旁边租了一栋楼,用来做托育园,去年底已经装修好,原打算今年好好招生,没想到现在连开学都开不了,更别提招生了。”哈津教育负责人朱女士说,现在两处办学点每月租金3万多元,加上近50个老师的工资每月成本约20万元,每月支出这么大,可不能开学也不能招生,这意味着每月都是零收入,压力很大。“不过,为了留住老师,留住学生,这笔钱必须付。”朱女士说,不然,等到时开学了,有学生了却没老师,也无法开展教学工作。因此,现在老师免费为学生提供线上服务,同时,他们也按照教育局的相关指示,做线上报告、人员跟踪等工作。

  突破:化危机为转机由线下课转做线上课

  导报记者调查发现,为了减少疫情期间的损失,很多培训机构化危机为转机,由线下课转为线上教学,并推出优惠,吸纳生源。

  漳州爱尚课创意美术基地就推出线上课程即199元狂抢购超值大礼包!10节线上课+2节线下课程,并赠送材料包,让宝贝轻松在家搞创作。

  来自漳州的朱志敏,是秦客文化青柠檬艺术教育和大卫沙画的创始人,学员人数超过500人。“学校应该是最后一批放开的,这段时间的成本会非常高。”朱志敏介绍,因受到疫情影响,为了能让孩子们不间断地学习,他们开展了线上课,推出了一对一视频教学,老师制作好视频后,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进行一对一教学,而这些拍摄视频、制作视频的成本都需要培训机构去承担。“损失是不可避免的,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保留好自己的学生。”朱志敏称。

  漳州一家大型的英语培训机构也将课程由线下转为线上。“不过,因疫情期间,学生学校主课线上课就不少,长期面对电脑,很多家长不愿让孩子再上英语线上课,加上有些孩子还留在农村老家,没有电脑,无法上线上课,导致虽有六七百个学生,目前上线上课的学生才100多个。”该校外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说,不过,这是化危机为转机的方式,原来老师主要上线下课,没有线上课的经验,如今,受疫情影响,老师开展线上课,直播课上课形式、经验都在不断增加,家长整体反映还不错。而线上课没有地区限制,这意味着以后可以通过上线上课招揽漳州市区外甚至是省外的学生,这也是一种机会。

  采访中,一校外培训结构有关负责人表示,等疫情结束后,他们将采取线上、线下课结合的方式,再结合品牌打造,来招揽生源,度过此次危机。

  导报记者 林晓琪 刘龙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