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医生了不起,我真是太幸运了。”来自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的Joel感激地对医生竖起了大拇指。今年60岁的他,已经在厦门工作生活了十五年。不久前,他遭遇了死亡率可高达九成,堪称“血管炸弹”的心脏危重症——主动脉夹层,庆幸的是经过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简称“厦心”)心外科的彻夜抢救,将他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厦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这里很有安全感。”

  那种痛,就像人被硬生生撕开

  这名外籍患者是火炬高新区某大型公司的高级技术工程师,有着8年高血压病史,尽管当天在午饭后就感觉胸腹部隐隐作痛,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去健身房锻炼,大概进行了40多分钟的举重、跑步后,剧烈的疼痛甚至放射到了后腰背部,“就好像被人从后面用力击打,硬生生撕开一样。”很快,浑身冒汗的Joel疼得几乎走不了路,他立即联系了妻子,随即被送往附近医院,诊断高度怀疑为主动脉夹层。

  这种大部分人都很陌生的凶险急重症,在医学界被形容为“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主动脉夹层一旦出现,未经治疗的患者48小时内死亡率高达50%。若是夹层破裂,有时仅30秒就能让患者丧命。

  而Joel不幸遇上的又是主动脉夹层中最危险的A型夹层,剧痛开始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手术难度极大。当地医院立即将其转运至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在那里,24小时待命的心外科“拆弹部队”抢救了众多A型主动脉夹层急诊患者,大部分是由周边地区转运而来。

  一个喷嚏就可能造成大动脉破裂

  “想象一下,血流速度高达每小时6千米的血管若是出现破口,甚至撕裂开来,会是多么可怕。“厦心心外科主任吴锡阶介绍,主动脉是人体最粗的血管,将心脏泵出的血液输送到全身,其血管壁分为内膜、中膜、外膜三层,它们本该紧密相连。但当主动脉内膜出现破损,高速、高压的血流穿过内膜持续冲击中膜,最终撕裂开来,在动脉内形成可容纳血流的假腔。

  于是,仅剩的外膜单独承受血液压力,像吹气球一般膨出变薄,患者可能一个喷嚏、一次剧烈咳嗽,就会让已经脆弱不堪的血管在血流高压下破裂,造成人体短时间内大量失血。

  抢救刻不容缓,当晚7点多,厦心心外、麻醉、体外循环等医护团队迅速集结,开启了漫长的“拆弹”战争。术中探查,患者主动脉已经膨大到常人的2倍粗,血管壁薄如纸。吴锡阶率团队娴熟地将撕裂的升主动脉和主动脉弓切除,置换上新的人工血管,随后将支架置入病变处,封堵住破口。凌晨近2点,经过7个小时彻夜手术,患者心跳、血压终于恢复了正常。据悉,厦心多年来建立胸痛24小时急救流程挽救了数以千计的患者,更为多家大型企业建立了医疗绿色通道,让众多像Joel这样的在厦外籍人士安“心”工作生活。

  秋冬高发季诱因首推高血压

  主动脉夹层总被医生形容为“一旦发病,在手术室门口也很难抢救回来”,过去厦门及周边地区患者只能冒着生命危险辗转外地就医,救治效率极低。

  如今,厦心作为区域内心血管疑难重症诊疗中心,持续拓展闽西南地区心脏大血管疾病危急重症救治平台,为患者构建起“4小时急救圈”。近期秋冬主动脉夹层高发季到来,厦心接诊的主动脉夹层急诊患者激增,已超过了去年总量,这个月最多一天连续送来了3例。面对亟待抢救的重症患者,厦心近两年引进的学科带头人心外科主任吴锡阶、台湾特聘专家胡珀元带领着林智与强海峰副主任医师等“拆弹”小分队几乎全员上阵,随叫随到不分日夜奋战在手术台上,抢救成功率居国内前列,带动了区域内大血管疾病诊疗水平的整体提升。

  吴锡阶提醒,“主动脉夹层的发病诱因首推高血压。”近期天气大幅降温,高血压患者应密切监测血压波动,若出现突发剧烈胸背部撕裂样疼痛,一定要立即前往具备相关手术能力的医院急诊就医。

厦心心外科主任吴锡阶为患者讲解病情厦心心外科主任吴锡阶为患者讲解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