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厦金大桥(厦门至金门)方案初定的消息传出后,10月16日,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表示,大陆有关方面已全面展开榕马大桥(福州至马祖)、厦金大桥的前期研究论证工作。两岸人士就此建言献策,促进尽早通桥。

  金门前县长李沃士曾在任内大力推动晋江向金门供水。昨天,他在接受导报记者电话专访时表示,厦金大桥是两岸同胞特别是金门同胞的民生工程,未来可按“小三通”或“两岸通水”模式,循序渐进,推进相关工作。

  大陆没问题

  关键障碍在民进党阻挡

  1960年出生的李沃士,是土生土长的金门人,曾任两届县议员,2009年以最年轻候选人之姿当选金门县长,任期到2014年结束。在金门县长任内,李沃士积极推动两岸通水工作。

  “对金门乡亲而言,厦金大桥与‘小三通’和两岸通水一样,都是关系金门未来生存与发展的重大民生工程。”李沃士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说,厦金大桥一直以来被称为两岸间的“和平大桥”,金门方面从2004年开始,包括他自己县长任内,都做了很多前期基础性的研究工作。“那时马英九来金门,我们说,金门除了与大陆通水之外,还希望通桥与通电。而马英九那时的想法,大概是通水成功后,再推进两岸通电,然后再是两岸通桥。”

  如今,厦金大桥方案初定。李沃士说,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也是厦金大桥推动过程中的重要节点,由此可看出大陆在落实两岸“应通尽通”和“新四通”的决心与诚意,速度与效率。

  对于台陆委会妄称大陆推进两岸通桥是“意图分化台湾”,李沃士表示,“总体而言,厦金大桥的建设,对大陆方面而言没什么问题,技术和资金上也没什么困难,问题在台北的政治障碍,在于民进党不支持。”

  反映目前金门民意 可做正式民调或提“建议案”

  在当前民进党在台湾“执政”的情况下,金门方面在推动厦金大桥建设方面可以做哪些前期准备工作?岛内有人认为,金门方面其实可以就厦金大桥建设这项民生工程举行“公投”,以展现金门民意,施压台当局。

  不过,李沃士并不认同“公投”。他解释,按照台湾方面有关规定,县市举行“公投”事项,只限于“地方自治”项目;但凡牵制到“两岸”事项,决策权都属于台湾当局领导人的权限,不在“公投”规则允许之列。“所以,让金门乡亲‘公投’方式逼迫台当局支持建设厦金大桥,根本行不通。”

  他认为,如果金门方面觉得厦金大桥推进已经进入新阶段,需要加大力道争取台当局表态与支持,可用两种方式。一是由金门县政府主导或由民意社团组织,推出正式民调,以反映金门民意。“如果民调显示赞成建设厦金大桥的达到八九成,那对于台当局和民代们就更有说服力,也更有压力。”

  第二种方式,即民进党在台湾“执政”且在“立法机构”占多数的情况下,由金门籍民代等地方上有影响力的人物,最大范围内沟通协调,然后在台“立法机构”提“建议案”(不是“表决案”)让台北政治强化关注这个议题。

  若国民党重新“执政”“两岸通水”模式可参考

  而在台湾方面最终要促成厦金大桥建设,李沃士认为有两种模式可以参照,即“两岸通水”模式和“小三通”模式。

  他说,所谓“两岸通水”模式需要有个条件,即国民党在台湾获得“重新执政”,而且泛蓝民代在“立法机构”占多数席位。

  李沃士回忆两岸通水过程时说,早在1995年,金门就想从大陆引水,大陆方面也全力支持,双方做了很多前期工作。直到马英九在台湾“执政”,两岸关系改善,这个项目才实质性启动。他说,通水工程经过海协会与海基会多次正式协商才确定。台湾方面2015年在国民党民代席位占优势的情况下,于“立法机构”强行通过相关预算案;2015年7月两岸签订《金门自大陆引水购水契约》,然后发包施工。金门民众期盼了23年的从大陆引水,最终于2018年8月5日变成了现实。

  李沃士总结,“两岸通水的模式是,在两岸高层有了共识之后,台行政部门接受民意,主动把通水工程作为一项政策来推动实施,并于国民党在‘立法机构’占优势的情况下通过相关预算,最后两岸签订协议并建设施工。”

  由下而上,逼台当局支持“小三通”模式也值得借鉴

  至于什么是“小三通”模式,李沃士介绍,早在1990年代福建方面就提出“小三通”构想,金门方面也很赞同,但台湾当局没有很大意愿。不得已,时任金门籍民代李炷峰联合新党与国民党民代,在台湾“立法院”提出支持实施“小三通”的“离岛建设条例”修正案,并于2000年3月21日表决通过。此外,表决案还要求台行政部门必须在1年内实施。“台‘立法机构’通过的表决案,对台行政部门是有约束力的。”李沃士说,正因为如此,即便是后来由民进党籍的陈水扁上台,2000年12月13日台行政机构还是通过“试办金门马祖与大陆地区通航实施办法”,并于2001年1月1日开始实施。

  李沃士表示,国民党未能在台湾“执政”情况下,如果泛蓝民代能够在“立法机构”占绝对优势,未来厦金大桥的推动,即可借鉴“小三通”模式。也就是岛内强大民意逼着台行政部门去支持这项政策。

  导报记者 吴生林 文/网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