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也疯狂

炒鞋者囤积的各种球鞋炒鞋者囤积的各种球鞋

 

  “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

  “10年前你错过炒房,5年前你错过炒比特币,现在难道你还要错过炒鞋吗?”

  “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结果80后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结果90后跑去炒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结果00后跑去炒鞋了。”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这些段子,炒鞋市场“火”了。

  厦门网讯 据东南早报报道 根据央广网报道,8月19日,在成交量列前100位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总额突破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另据媒体报道,目前炒鞋圈已渐成体系,包括产品发售、囤货炒作、鉴定、转售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开始形成,炒鞋的热潮也是居高不下。

  “疯狂”的球鞋背后,藏着一个怎样的江湖呢?本期“封面纵深”,记者对炒鞋市场进行调查,同时,提醒市民切勿盲目跟风入市,小心被“割韭菜”。

  进价千元球鞋敢卖300万APP上“炒鞋”还可查K线图

APP内,球鞋价格虚高,仍有人购买。APP内,球鞋价格虚高,仍有人购买。

  一双原价1000多元的球鞋,刚刚发售一两天就炒到几千甚至上万元,而一些特别款的鞋子,几万到十几万元都有人接盘……近来,“炒鞋”成为许多年轻人之间的热门话题,一个个暴富“神话”引得众多网友做起“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登上人生巅峰”的白日梦,不少人投身炒鞋市场争着分一杯羹,殊不知自己已然成为“成功人士”们眼中的“韭菜”。

  炒鞋故事

  辞职投身球鞋买卖

  曾经“秒赚”5000元

  “我刚开始接触球鞋买卖的时候,市场还没有这么疯狂。”小波是“90后”,今年年初,他辞去了原本收入还不错的稳定工作,开了一家球鞋工作室。

  小波的工作室里摆放着一块大写字板,上面记录着他认为“有潜力”的几双鞋子近几个月来的具体价格。去年,球鞋坐上了“火箭”,开始冲向了疯狂。“这双鞋是我在品牌官网抽签抽中的,价格是849元,刚拿到手就涨到5000元,现在的价格是9000元,也就是说,这双鞋能赚8000元。”小波向记者展示了一双让他“引以为傲”的球鞋。

  “这双是8月17日在专柜排队买到的,专柜价是1299元。一出店门就有鞋贩子花6800元找我买了,‘秒脱手’赚了5000多元。”他拿起手机,找出了一张鞋子的图片,连称自己运气不错。

  得知他一双鞋一转手就能赚数千元后,亲戚朋友对他辞职开工作室的吐槽声少了很多。“他们大多无法理解,为什么穿在脚上的鞋子变成短期致富的工具了,拿今年的AJ(AIR JORDAN)鞋王举例,刚发售在二级市场的炒卖价就达到5000多元,经过3个多月的时间,现在价格达到了1.6万元。”小波说。

APP上还有球鞋涨跌K线图APP上还有球鞋涨跌K线图

  炒鞋“小白”急入场

  一双鞋几天亏千元

  小宋自称“半个球鞋控”,每年都会买两三双比较火的鞋,有些款式不太好买,他会让好几个国家的代购帮忙留意。今年,他通过朋友知晓了买卖球鞋的平台,准备在上面买双球鞋。“这双鞋,我第一次看的时候1200元,犹豫了一下没买,第二天涨了200元,接下来几天,每天几百几百地涨,我担心价格越来越高,咬咬牙买了。”

  买过这双鞋之后,小宋在网上“学习”了几篇炒鞋的帖子,开始“小试牛刀”,选择了一双在网上呼声比较高的鞋子下手。

  “买之前我看过它的价格走势,短短几天从1400元涨到2400元。没想到入手之后价格开始回落,几天就回到了1400元,我亏了1000元。”小宋说,自己当时就慌了,对这个陌生的市场,他根本摸不清套路,“好像买股票,但又有点不一样,光看一张价格曲线图,我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判断一双鞋是否有潜力。”

  在业内,小宋被称为“小白”。“后来朋友牵线,我认识了几个做了好多年球鞋买卖的人,他们说,大部分跟风投资的‘小白’最后会成为‘韭菜’。”小宋说。

  记者调查

  一双鞋标价300万元

  发售价仅1199元

  记者打开一款国内知名“炒鞋”APP,上面各种运动鞋五花八门,价格不一,普遍都比原价高出不少。一款AJ的联名球鞋,标价为300万元,发售价仅为1199元,不过没有成交量。紧随其后的也是一款AJ球鞋,标价为66666元,有三条交易记录,其中8月5日,该款球鞋有人以99999元的价格买入,而8月7日也有两人以6.8万元的价格买入,而这款球鞋的发售价,也仅仅为1299元。

  一款最近较为热门的联名鞋,最新的成交价为2.8万元,该款球鞋有661条交易记录,交易价在1万到8万元不等,最高达到79999元。最火的一款AJ球鞋,交易记录达到12万条,价格从1500元到6000元不等,而发售价为1299元。而这些,只是APP内球鞋交易的冰山一角,虽然球鞋价格高,但不少人疯狂买进卖出,交易火爆。

  在另一款“炒鞋”APP中,情况也类似,球鞋被疯狂炒卖,价格远高于发售价,然而不少人频频交易乐此不疲。

  二手鞋子也能炒

  瑕疵限量版也很贵

  除了新球鞋,卖家也可以售卖二手球鞋,成交的价格有不少比发售价还高。记者看到,一双有瑕疵的“YEEZY”球鞋,卖家介绍称该鞋开口有略微破损,吊牌剪了,其他没问题,但交易价格竟达到1.2万多元,而发售价仅1899元。一款发售价为1299元的AJ联名球鞋,有瑕疵的二手鞋也卖到了1.2万元。

  一名卖家告诉记者,球鞋现在很多,很多人抢着买,特别是一些限量版的,即便二手的也很有价值。“限量版大家抢不到货,最后就只能高价买。”该卖家说,而有些人是想买去炒,再找人接手,赚取中间的差价。

  APP俨然“鞋交所”讨论区混入假鞋贩

  记者还发现,“炒鞋”APP像是专业的“鞋交所”,连股市的K线图都用上了。一双球鞋的交易中,有40单的K线,有日K线、周K线、月K线等等,球鞋的交易价格在K线图中一目了然。买家可以购买,买家也可以自己标价出售。一双球鞋的交易还分现货价格、预售价格、闪购价格等等。K线图起伏不断,显示这些球鞋价格波动较大。

  APP的讨论区内,充斥着各种关于球鞋涨跌的讨论。“今晚冲冲冲。”“从八千掉下来,散户太多着急了,等着上脚图多点还能涨。”“6700元至7500元的时候买入了4双,天啊,别跌了,再跌,这个学期连泡面都没得吃不说,女朋友又闹分手了。”“冲,开始起飞,该起飞的都会起飞的。”……各种留言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

  留言中,记者注意到有疑似假鞋商贩的留言:“一模一样的东西只需要零头就可以满足,懂的看过来。”记者联系到留言者,对方表示,卖的是高仿鞋,质量与真鞋无异,一般人很难分辨,主要是价格便宜,“现在鞋炒得太贵了,很多人都选择高仿的,反正别人也不知道。”

  鞋友观点

  炒鞋破坏球鞋文化

  受害者是爱鞋之人

  “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卖的。”小波说,虽然自己通过炒鞋赚到了钱,但并不愿意看到鞋市变成如今的模样。“作为一个鞋贩子,每天看到‘大佬’进来圈钱,最后的受害者是真正爱鞋的人。”

  市民李先生是个篮球爱好者,也是个爱鞋之人,家里收藏了不少AJ的鞋子,但是如今的球鞋市场让他有点无奈。李先生说,以前要买一双AJ的鞋子很容易,专卖店网上都可以买到,如今鞋子一出来,炒鞋的商贩先抢走了,再抬高价格出售,正常价格的鞋子一鞋难求,这些对品牌也是有影响的,对球鞋文化更是很大的打击。

  “我就单纯喜欢这个品牌球鞋,脚感好,穿出去也很潮。”李先生说,自己很早就知道有人炒鞋了,但并未参与,因为不认同把鞋拿来赚钱,他不会把喜欢的东西溢价,然后去为自己获取暴利。“现在价格被炒到大部分人买不起的价位,总有一天会崩盘的。”李先生说,希望监管部门能够注意到这个现象,适时介入,让市场回归正常,不再有人恶意地炒高价格。

  狂热背后

  饥饿营销孕育

  球鞋二级市场

  据相关统计,在2018年的球鞋二级市场中,Nike旗下品牌AJ独占高达44%的市场份额,Nike旗下其他品牌占据市场份额的26%,Adidas占据24%,而这三大头部品牌在二级市场分别溢价59%、58%和25%。

  如此庞大的市场占有量赋予了Nike决定篮球鞋市场规则的权利。

  据悉,起初Nike利用明星效应,通过邀请NBA篮球巨星做代言人,免费送鞋给喜欢打篮球的娱乐明星等方式获得大众的关注。同时推出限量款,结合抽签购买,限地区发售等“噱头”满足新生代差异化的消费需求。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篮球鞋趋之若鹜。在篮球鞋售卖前的好几天就会有人在实体店旁“安营扎寨”。售卖当天,上千人排起的长队无疑是给品牌最好的口碑宣传。

  耐克等品牌的饥饿营销助力了炒鞋的二级市场的诞生。

  狂热的炒鞋市场

  与投机市场无异

  炒鞋是个典型的卖方市场,普通消费者只能被“割韭菜”。

  据悉,一些鞋店买鞋并不用通过排队和摇号,因为他们有货源,发售前半个月就开始拿货。这就导致品牌专卖店和旗舰店放出的限量款篮球鞋更加稀少,大大降低了普通消费者中签和买到的概率。此外,还有很多“黄牛”会申请多个账号同时进行抽签或者雇人抽签,凭借自身的技术、信息和资金优势提高中签率。这种情况下,普通消费者中签的概率与他们相比低得多,而且就算幸运地买到了鞋,也往往很快被加价收购走。

  成体系的黄牛们是炒鞋真正的推手。他们一开始会把鞋先搁置一段时间,通过口碑宣传集体把鞋的价格抬高,甚至商量把鞋价抬到多少再出手,如果有人提前把鞋放出去流入市场还会受到其他黄牛的排斥,下次就“不带你玩了”。

  炒鞋平台则是稳赚不赔,平台的盈利模式是抽取卖方成交价的约10%作为手续费,以及球鞋鉴定费。有业内人士表示,一双限量款球鞋从品牌发售到最终消费者上脚会在市场上平均流转7-8次,即被抬价7-8次。鞋的成交价高了,平台按比例收取的手续费也会升高。同时,卖家在定价时已经把手续费算入其中,这两个原因都导致了篮球鞋价格持续走高。

  “炒鞋”泡沫巨大当心被“割韭菜”

  炒鞋团队记录球鞋的涨跌情况

  “钩子一反,倾家荡产”是鞋圈里时常会提到的一句话,与高利润相对应的便是“炒鞋”市场的高风险。如今,已经到了“全民皆贩”“全民皆炒”的时代,正所谓“大热必死”,专家提醒,当下“炒鞋”市场泡沫巨大,风险系数很高,要当心被“割韭菜”。

  球鞋平台火爆

  泉州也有不少鞋贩子

  一位从事球鞋买卖多年的市民高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开始,球鞋市场对价格波动就比较大了,泉州也有不少人参与其中。“现在流行一个词叫‘全民皆贩’,以前,鞋贩子就是鞋贩子,消费者就是消费者,消费者都是因为喜欢球鞋才买来穿或者收藏,现在大家都在买卖。”

  小高告诉记者,想要买到一双鞋子有三种方式。一是到专柜排队,排到号后抽签,抽中就能买到;二是找国外买手代购或者从国外平台购买;三是通过国内的球鞋买卖网站。

  “去年6月,国内有了第二个买卖鞋子的平台,推着大家走到了炒鞋的时代,大家在平台上可以自由买卖球鞋。举例来说,以前做买卖,一双鞋到手后再卖出去需要15天左右的时间,交易没有现在这么快,资金流动的速度自然也没有那么快。但国内的两个球鞋买卖平台推出闪购服务后,一切就变样了。闪购的意思是,当时买了,当时就可以再卖出去。这样一来,很多资金就进来了,都想赚钱。把一双鞋在一天内从5000元炒到8000元后卖掉,利润很可观,涨幅也没有上限。”小高说。

  据了解,目前大部分人使用的球鞋买卖平台有4个,国内2个,国外2个。国外平台购买鞋子的周期长,多要20天到30天,所以,现在炒鞋的人更喜欢用国内平台闪购。

  通宵排队买鞋

  有人投入上千万元

  “炒鞋已经成为各地皆炒的现象。”小波说,基本上,只要有“爆款”发售,国内大部分城市的专柜外就有人在排队。

  “二三线城市的话,专柜外有300人左右在排队不是什么稀奇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话,会有上千人在排队。而且,大家都是通宵排队的。我感觉福建算是排队人数比较少的了。”小波说。

  目前,小波的工作室里一共有300多双鞋子。他说,这在业内最多算中等水平,做得大的工作室投入都超过了千万元。

  “当然,也不是每双鞋子都有炒卖价值、都能赚钱或者赚大钱的。比如有‘倒闭款’,就是赚不了钱的,一般也没什么人排队。还有普通款,你排队买到了,出了店门马上卖给鞋贩子,能赚300元左右。如果是销量能起得来的款,你马上转给鞋贩子,每双就能赚2000元到5000元不等。”小波说。

  “有人觉得,福建受到假鞋的影响,炒鞋市场也没那么火。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还没遇到过假鞋,当然,做得多了难免会有。但是,大家现在都用闪购,就不存在假货的问题,鞋都是寄存在平台仓库里,即买即卖。”小高说。

  “我并不是每天都有交易。我会找一些有潜力的鞋,在价格合适的时候买回来,等它正常消耗一段时间后,价格涨起来了再出手。判断鞋子有没有潜力,主要是靠个人眼光和对市场的了解。”小波说。

  “小白”接盘

  贪心就可能赔钱

  几位业内人士均认为,“小白”千万别跟风投资。“有会玩的,就会有跟风的。跟风的最后就做了接盘侠,成了韭菜。‘小白’进来后,不知道选什么样的鞋,不知道什么价格能买,什么价格能卖,很容易吃亏。”小波说。

  “炒鞋赔钱的很多,都是太贪心了。有些人能赚几百元的时候不舍得卖,想等着继续涨,结果等来了跌,只能赔钱卖掉。而且,鞋买回来不是一下就能涨的,你得拿得住。很多鞋子买回来就开始跌,跌到你拿不住卖了,它又开始涨。”小高说。

  “要说崩盘,这个市场也不可能彻底崩坏,毕竟鞋子是消耗品,人都得穿的,实际需求是存在的。以后,价格会慢慢回归平稳。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就有很多‘小白’成为接盘侠,等到这些接盘侠接不动了,价格就会回到真实价格的水平上。我认为,让市场比较快地回到正常状态并不是没有办法,取消闪购闪卖就行了。平台每天都在宣传,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卖的,禁止炒卖,我也希望超卖能够回归正常。”小高说。

  提醒:

  炒鞋纯属投机

  当心被“割韭菜”

  “炒鞋”还能炒多久?一些专业人士对此并不乐观。“‘炒鞋’纯粹是一种投机商品,没有未来,要当心被‘割韭菜’。”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当下“炒鞋”市场泡沫巨大,风险系数很高,在时尚风向和市场审美不断变化的当下,可能很快就会破裂。被球鞋“套牢”者,或将欲哭无泪。

  国内球鞋界有着“鞋王”之称的夏嘉欢日前也公开表态,说“炒鞋”稳赚不赔的人都是外行。在2015年之前,10个人里9个人赚钱,2017年之前也是一半。就在这两年,“炒鞋”变成一个很有风险的行业,因为一双鞋你很难买到原价,你以市场价去买,就只能是看它跌还是涨,就跟买股票一样,真的有点赌博性质。现在炒鞋10个人有7个人赔钱,只有大商家可以赚钱,小商家就叫“割韭菜”。

  此前,新华社发文表示,“炒鞋”已经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有些“炒鞋”APP在其中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比如,有些平台玩起了只炒作鞋的归属权的“云炒鞋”乱象,还有些平台可能涉及金融违法行为。专家建议,应该通过严格监管和积极引导,让“鞋穿不炒”成为一种共识。

  -编后

  还记得那些破灭的“暴富神话”吗?

  上世纪80年代,长春掀起了一股炒卖君子兰的热浪,君子兰的价格随后飙升,一盆原本几十元、几百元的君子兰,被哄抬到几万元一盆。1985年年初,君子兰卖出了破纪录的14万元天价,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14万元可买40两黄金。这股热浪逐渐降温,昔日的神花走下神坛。多少人为此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本世纪初,藏獒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神化,有人开着几十辆奔驰迎接一只藏獒,也有人花费几十万元为藏獒配种,遗憾的是,梦总是要醒的,如今的藏獒已经回到狗窝,随之缩水的就是它的百万、千万身价。

  每一轮炒作都是烈火烹油、鲜花似锦,最后的结局也总是曲终人散、遍地狼藉。炒作的背后是人们对财富的渴望,这种根深蒂固的欲望会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下,依附于特定的对象而集中爆发。

  所以,对于鞋子,这种用来穿的日用品,大可不必心急火燎想去分一杯羹,让鞋子再飞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