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边,要修路,本是件大好事。可是,由于施工中开山爆破,不少村民家中的墙壁、门窗玻璃被震裂。

  昨日上午,漳州长泰武安镇珠坂村坂头社多位村民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反映因国省干线联十一线爆破施工,导致他们的房屋受损。半年多来,施工方只是请了评估公司入户测量,至今没有结果,也没有赔偿。

  对此,施工方中铁二十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施工前,他们已经做好了相关爆破预案,尽量将对村民影响降至最小。对于确有受损村民,现在已经请了第三方评估公司,对村民受损情况进行评估。

  目前,评估结果及赔偿标准等都还未出来。今日上午,长泰县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监管部门,他们督促施工方委托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尽快提交评估结果,落实村民受损赔偿。

  走访:家中墙壁、玻璃多处开裂

  “你看,我们家大门上面的玻璃,就是在爆破时震裂的”,昨日下午,长泰武安镇珠坂村坂头社,村民黄海泉指着自己楼房一楼的大门说,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距离他家约300米的国省干线联十一线道路施工爆破,导致了家里多处震裂。

  村民黄海泉家房屋多处有裂痕

  在黄海泉家二楼,海都记者发现客厅门框上方墙壁两侧,有裂缝延伸近1米。卧室内的墙体也有或横或纵的裂痕,短的有近半米长,长的达1米多。而卧室外的墙体也有多处明显裂痕。“我们家不是老房子,才建了几年而已,不可能产生这么多这么明显的裂痕”。而在黄海泉家后面的老房子,是其父母居住,一楼的石灰廊顶,掉了两大块。二楼楼梯口的瓷砖墙壁,也出现空鼓,只能用铁条固定,防止脱落,“这都是爆破震动造成的”。

  黄海泉父母住的老房子廊顶石灰脱落,二楼走廊瓷砖空鼓

  62岁村民黄添寿介绍,他们家二、三楼,也有不同程度的墙体开裂,“当时是山上开路炸石头,声音很大,‘嘭嘭’的响”。有天中午,黄添寿外出做完工临时回家休息,就碰到爆破,“门、窗都在摇,好像地震一样,没办法睡觉”。村民黄伟鹏称,自己家离施工道路近,二楼几乎跟道路持平,不仅受到爆破的影响,还受到压路机的影响,家里一、二、三楼墙体均有开裂,“压路机一过,整栋楼都在摇晃”。  

  黄海泉介绍,自从房屋震裂受损后,他及多位村民找过施工方,但是至今都没有得到赔偿的答复。期间,曾有自称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到家中测量,还来做过标记,可是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刚开始还说要赔偿,后来就不提了,说道路15米内才赔偿,那是压路机施工造成的房屋损。”黄海泉认为,爆破的影响距离不可能只有15米。

  道路施工爆破后山体,还有石头裸露

  爆破施工山体距离黄海泉家约300米

  回应:受损评估工作尚在进行依法赔偿

  随后,海都记者找到施工方中铁二十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杨先生表示,为了尽量减少道路施工对周边村民的影响,他们此次采用边挖边爆破的方法,“用少量的炸药,进行爆破,让土层松动,然后用挖掘机去挖石头”。杨先生出示了一张爆破工程确认单,里面详细记录了爆破钻孔编号、炸药量及5名人员签字,“我们这些都是有向主管部门报备的,爆破施工单位也都有相应资质,每次的爆破炸药用量都在300公斤左右,不超过500公斤,量已经非常少了,就是为了降低影响”。

  施工方称,爆破施工用药量少,采用边挖边爆的方法进行

  杨先生还出示了一张爆破区域图纸,图纸显示,爆破区域距离最近的三户人家93.47米,距离黄海泉家296.64米。“对于肯定会受到影响的农户,我们已经提前做好预案和沟通,有出现新裂痕,就贴条做一次标记”,杨先生表示,爆破不是一两次,影响肯定是持续的,裂痕也会有发展,如果是房子原有的裂痕,如果没有新裂痕,说明跟爆破影响无关。

  杨先生称,目前,公司已经委托了第三方评估机构对村民房屋受损情况进行评估,现在评估工作正在进行中,相应的赔偿也将依据评估结果和相关法规赔付给确有受损的村民,“村民家中房屋开裂情况是否为爆破施工所致,这些都是可以根据炸药用药量及距离测算出来的,如果村民对评估结果有异议,也可以自己请另外的第三方评估公司鉴定”。

  村民房屋受损,可以用做贴条标记的方式保留裂痕进度,作为后期评估依据

  今日上午,长泰县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监管部门,目前他们正在督促施工方委托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尽快提交评估结果,落实村民受损赔偿。

  (来源:海都微漳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