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7月9日讯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肺癌、白血病、心血管瘤……

  宁德寿宁县的叶某伪造虚假病历,

  在多个网络筹款平台为自己发起募捐,

  先后筹得3万多元。

  日前,叶某诈骗“善心和信任”

  的行为被曝光,

  而其也因涉嫌诈骗罪被寿宁县检察院批捕。

  近年,不少大病患者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向社会求助,网络筹款呈快速增长的趋势,也出现了一些不法分子借机诈骗的案例。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通过各大网络平台个人求助的金额达到200亿元。网络众筹应如何规范,引起关注,海都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自拍视频+涂改病历 父亲还给了10万

  28岁的叶某,租住在寿宁县城。他近年没工作,妻子在一家手机店当营业员。

  宁德市寿宁检察院检察官张坤养说,叶某曾为生病的儿女发起过募捐,熟悉网络筹款的一整套流程。随后,他伪造病历,为自己募捐。

  据介绍,从去年起,叶某拍下自己吐血的视频,到处转发,还拄着双拐,到宁德、福州、江苏、北京等地医院检查。家人以为他得了重病,父亲还拿出征地补偿款10万元,给他看病。

  去年10月底,叶某到宁德一家医院“看病”,自称得了“肺癌”。一个月后,他再次住进这家医院,又自称得了“白血病7个月”。不久,他又到福州一家医院,自称“咳血”,住院后,却不肯做检查。

  张坤养说,有的医院查不出他的病,又怕耽搁,就给他开了疾病证明,还有的是他将别人的病历涂改成自己的。

  家人起疑心 医生打假戳穿“骗局”

  年纪轻轻,却重病缠身,家人对叶某起了疑心。他们找到福建一家医院,向叶某的主治医生核实。不料,医生一查,叶某并未得白血病。其中,叶某有一张血液检测报告,编号、内容竟和一个6岁的徐州患儿的一模一样,明显是涂改过的。

  当时,家人无意中提起,叶某和这家医院的另一个医生很熟。没想到,主治医生一打听,这位医生并不认识叶某,是叶某加入了福建一个公益组织的微信群,在群里认识了这位医生。

  在这个微信群里,叶某多次以他老婆的名义求助,称女儿得了化脓性脑炎,儿子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他也病得很重。不少群友捐款,还帮他转发求助帖。

  谎言被揭穿后,微信群友们立即向水滴筹举报。水滴筹马上跟其他的网络筹款平台进行了信息共享,他们发现,去年10月叶某以肺癌的形式,发起两次筹款,第一次募得8910元,第二次,工作人员发现他的病情描述与实际的诊断材料不符,在初审时就拦截了。仅过了一个月,他又以白血病的名义发起募捐。

  被举报后,这些平台把叶某拉入黑名单,冻结了他的求助款项。捐款原路返还捐赠人。

  诈骗多次发生 存在四大漏洞

  近年,类似的诈骗事件多次被媒体曝光,记者发现,在这些网络筹款平台发布信息,有四个环节可能存在漏洞。

  首先,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可随意填写。筹款金额的上限大多是50万元,50万元以下可任意填,不需要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

  其次,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在网上搜索“医院证明、病历”等关键词,可找到不少卖家。

  第三,相关资料由个人填写,不要求公示车产、房产、存款等相关证明。

  第四,验证环节可造假。通常,平台完成材料审核后,进入社会验证阶段,需要发起人的熟人进行验证,方可提现。但网上有很多众筹转发代刷群,可让陌生人冒充亲友,帮助通过社会验证。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募捐不属于慈善募捐的范畴,发起人的信息是否真实,只能由发起人负责,筹款资料的审核涉及医院、医保、银行等多个机构,难度大、工作量也很大,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只能由捐赠人自己甄别,平台很难做到有效的监管。而诈骗会消耗大家的爱心,让其他重病的人得不到救助。

  省妇幼保健院内的广告无处不在

  可成立专家库 纳入个人征信系统

  近日,记者走访福州多家医院,发现病房、过道、洗手间有很多网络筹款平台的宣传单,还有不少志愿者进入病房,主动问患者是否需要众筹。

  对此,经常参与公益事业的福建协和医院副主任医师郑浩建议平台建立专家库,请专科医生审核资料,杜绝漫天要价。此外,志愿者应尽可能地实地考察,并跟踪捐款的去向,健全事前审查、事后监督机制,保证每一笔捐款用在实处。

  福建省助困公益协会秘书长林斌建议,可将捐款的发起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一旦有不良记录,将影响个人贷款、买房等。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个人求助未纳入慈善法律体系监管,但属于民法总则、合同法、刑法等法律的监管范围,发起人如存在恶意筹款等行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文章来源:台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