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流量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的幕后推手“星援APP”在泉州被查,法人蔡某苗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被批捕,引发了人们对“流量造假”的关注。腾讯最近也发布消息称,已有300万人从事“流量造假”的刷量工作,广告主100亿元的广告金打了水漂。

  记者调查发现,微信公号文章10万的阅读量,只要花3000元就能买到。刷量团队称,他们还提供“快刷”和“慢刷”,可以控制阅读量的增长速度,一些在受众眼中公信力比较高的公众号也接受过他们的“服务”。有参与刷量兼职的市民表示,刷量的报酬不低,3小时就有保底300元的收入,更有“互刷神器”等平台存在,让阅读数据越来越“漂亮”。

  据悉,一个常常生产出10万以上阅读量文章的公众号,单篇广告价码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然而通过刷量“养出来”的公众号,其影响力明显应打上问号。另一方面,法律人士也表示,刷量违反《广告法》,已涉嫌商业欺诈。

  暗刷流量成灰色产业链

  3000元买10万+ 点赞评论转发都能刷刷刷

QQ群内传出的“刷量工作照”QQ群内传出的“刷量工作照”
群内多人发布刷量广告群内多人发布刷量广告

  自媒体时代,流量就代表着价值,而“刷量”则成了引流的捷径,能够让公众号的阅读量轻松过10万,就能为公众号主增加广告收入。记者调查后发现,10万的虚假阅读量网售3000元,而兼职刷量3小时的报酬就有300元,有不少人投入这条黑色的产业链。

  宝妈兼职刷量群 有“剧本”报酬不菲

  去年开始,在家全职带孩子的“宝妈”庄女士加入了“刷量兼职群”。她告诉记者,这类刷量群很隐蔽,一般刷完一单群就解散,群里的成员多为没有收入的宝妈。

  “我们接的刷量单子以儿童培训机构、母婴机构的促销活动和招生活动的宣传为主。这类机构发布广告后,阅读量和消费者的参与量上不去时就需要我们帮忙把信息转发朋友圈和一些微信群里。”庄女士说,因为宝妈的圈子里家长多,因此找她们刷量“命中”目标客户的几率更高。

  每当有新活动,“群主”就会建一个刷量的新群。刷量时间多在18:30到21:30,也就是家长们刷朋友圈比较频繁的时间段。3个小时里,兼职的宝妈们会不断地转发朋友圈,群发信息到微信群甚至个人,保底报酬有300元。

  “群主”要求兼职的宝妈们不能只是“干巴巴”地转发,所以会提供一个比较让人信服的“剧本”。“比如说,让我假装参与了这个活动,只要朋友圈里收集9个赞,就能免费参与一次。大部分朋友都会帮点,有孩子的朋友也很可能会点开链接,了解活动,甚至参与进来。”

  3个小时的兼职时间一过,群主就会非常谨慎地将群解散,而大部分兼职的宝妈也会在过后的一两天内将转发到朋友圈里的信息删除。“这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拉客户,而是让阅读量好看,阅读量上去了,相信机构可靠的消费者自然也就多了。”庄女士说。

  使用“互阅神器” 公众号主加“互刷群”

  市民小林运营着一个微信公众号,阅读量上不去一直是令他困扰的问题。

  “不敢花钱买阅读量,怕刷出来的虚拟数据被官方发现,公众号就会被封。后来在网上搜了搜,发现了不少互刷阅读量的微信群和QQ群,我一共加了8个。”小林说,自己加入的互刷群,人数从几十到300不等,成员都是需要为公众号文章增加阅读量的人,因此入群寻求帮助。

  但一周下来,小林发现互刷群提高阅读量的效果并不明显。每天更新公众号后,他都第一时间把链接发到群里,真正回应的群成员并不多,有时甚至只有个位数。

  互刷群的效果不好,小林又找了另一个办法。他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还有“互阅神器”,是一个帮助公众号主之间互相刷量提高阅读量的平台。“‘互刷群’的成员人数有限,还有很多群友‘不敬业’,真正帮忙阅读的人数难以保证。使用‘互阅神器’的话,阅读量上来不少。”小林介绍,这种平台会记录用户的互阅积分,用户必须帮忙点击别人的链接才能获得积分,有了积分后自己才能发布让别人帮忙互刷的链接。因此,只要在平台上发布链接并且置顶,在互刷助力大厅里点击“点击助力”,系统就会自动分配互刷任务并且积分。

  “你有需求,就必须帮忙。如果不愿意帮别人点击获得积分,就得花钱买积分了。”小林说,有“约束”,才有效果。“虚假的阅读量的确是欺骗了受众。但是运营一个公众号不容易,阅读量上不去就拉不到推广,这个号就养不活了,我也很为难。”小林说。

  QQ群藏“刷量”卖家 10万阅读量3000元

  记者在QQ群内搜索“阅读量”“微信阅读量”等关键词,跳出了上百个疑似提供“刷量”服务的群。记者选择一个名为“微信公众号阅读量报价”的群申请加入。一进群,就看到不少群成员在发布广告:“接各类粉丝,公众号阅读,转发、推广、点击,包开流量,有需要的找我,量大,长期合作,有优惠。”“抖音、快手业务,需要阅读、增粉、流量的,联系我,价格优惠。”还有群成员发布工作时的照片,照片中,一个房间内摆放着数百部手机,一个男子坐在中间操作。

  随后,记者咨询了一名发布广告的群成员,表示想要增加公众号的阅读量。该群成员报价:“35元1000阅读量,如果量大会有优惠。”记者表示,需要10万阅读量,该群成员表示,10万阅读量要3000元。他同时还承诺刷出来的数据都是真实的,不会被发现是虚假刷量。当记者询问其如何做到刷那么多阅读量时,该群成员略显警惕,只称有技术支持。

  刷量还分快刷慢刷 称大V也靠“数据维护”

  记者在另一个QQ群内找到一个发广告的成员。该成员对公众号“刷量”的报价是30元1000阅读量。随后他发来了一张某公众号的阅读量数据,数据中该篇文章阅读量为1067,他表示“数据都是真实的,上图是今天客人定的阅读量”。为了取得记者信任,该群成员随后又发来一张某网络科技公司的营业执照,自称是其公司的营业执照。

  “我们每天都要刷成千上万的量,所以不用担心数据问题。”他表示,很多公众号都做“数据维护”,包括一些知名公众号、大V,有的也是靠“数据维护”支撑起来的。

  “这种数据是如何刷出来的呢?”记者询问得知,他们都是通过技术机刷的,保证“活粉”,同时,“刷量”也有快刷和慢刷两个方式,刷1000阅读量,用快刷可当天完成,慢刷需要1到3天的时间,快刷的价格会高一点。“公众号阅读量是时价,每一刻都不一样,下单前需询价。”

  点赞量粉丝数评论量 各大平台全都可以刷

  记者咨询多个卖家了解到,除了阅读量,微信点赞量、粉丝数、评论量甚至是评论内容也能刷。一名卖家告诉记者,自己的公司可以提供微信、抖音、微博等网上各种平台(APP)的“数据维护”,其中微信包括微信阅读量、微信文章转发、微信文章收藏、微信H5页面点击量跟访客量;而在抖音上则可以刷抖音粉丝、抖音点赞、抖音播放、抖音评论;在微博数据维护方面,包括刷量转发、点赞转评、评论、长微博阅读、微博话题阅读等数据,都是可以通过他们操作完成的。

  “60元可以增加1000粉丝,都是‘活粉’。”一名卖家告诉记者,不少公众号在营销的过程中,通过制造粉丝众多的假象进行“推销”,谋取利益。

  我国刷量产业人员 规模已超300万

  据腾讯方面的数据显示,我国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达到了300万。其中,以网站、APP、自媒体账号为根据地的从业者约200万;以聊天群为阵地的人员超过了100万。

  刷量从业者中,年龄集中在18岁至40岁之间,本科学历人群占到了60.43%。

  2018年3月,国内首个集微信恶意注册、群控外挂、赌博网络平台于一身的黑产团伙被警方查获。据悉,这个公司全员只有52个人,日流水却达近千万元。

  2018年12月,腾讯发布首份《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色产业治理报告》指出,恶意注册是大量网络犯罪活动的源头黑产,刷量就在恶意注册的下游黑产业链条中。为防止恶意注册,去年,微信上线了注册辅助验证策略。当检测到用户在进行异常注册时,例如批量注册、外挂注册,会要求用户通过好友辅助来完成此次注册。

  如何鉴别公众号“刷量” 如何鉴别真假阅读量?

  据报道,有IT人士称仅从肉眼就可以做简单分辨。“有的账号天天10万+,却没有开放留言功能,很可能是害怕暴露自己真实阅读量,大家可以注意看阅读后的点赞、留言,从这几个维度判断甄别。”该业内人士表示,另有一个标准,即看微信阅读量是否瞬间递增。“机器刷出来的会在瞬间以整数递增,比如1000为单位,瞬时达到10万+。”

  有广告主表示,精确判断公众号阅读量是不是“刷量”所得,需要专业监测公司提供实时监测数据。据介绍,正常阅读量变化曲线是平滑的,刷数据的曲线画出来是阶梯状的。

  相关阅读

  刷量属于“欺诈性点击”

  2017年8月11日至9月14日,常某与王某达成了“刷量协议”。按照协议,常某给王某刷量,按照三次付款。但最后一次刷量后,王某耍赖,拒绝付款。常某将王某告上了北京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王某支付服务费及其利息30743元。

  今年5月23日,该案在北京开庭,法院依法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对合同履行过程中的获利全部予以收缴。理由是,上述二人通过“暗刷流量”交易,获取非法经营利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法院认定,“流量”是附带经济价值的“虚拟财产”。虚假流量会阻碍创新价值的实现,降低诚实劳动者的信心,扭曲决策过程,干扰投资者对网络产品价值及市场前景的判断,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不属于真实的、基于用户对网络产品的喜好自愿产生的点击行为,属于欺诈性点击。

  判决书写道:“长此以往,会造成网络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最终减损广大网络用户的福祉。”

  来源:泉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