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二人在金钱诱惑下,以竹制品加工厂作掩护,铤而走险,变身“绝命毒师”,最终栽了。昨日,龙岩市检察院对外公布了这起案件始末。

  竹制品厂里的“神秘车间”

  简易搭盖的顶棚,散乱堆放的毛竹,生产的竹制品销路倒还不错,这就是连城县姑田镇上堡村的一个竹制品加工厂的情况。2007年开始,它由蒋家的老大蒋某森(另案处理)负责经营管理。2014年初,他又在厂房旁边建了铁皮仓库和住房,随后老三蒋某勋和其妻子从外地返回老家,并在此地居住。这个铁皮仓库全封闭设计,平时窗户、卷帘门紧闭,而正常的竹器生产又不需要这种封闭式车间。在外面厂房干活的工人都不清楚这个“神秘车间”究竟放了什么,村民私下更是对此议论纷纷。

  2015年2月份,姑田镇的大街小巷弥漫着春节的喜庆气息,小孩子正在享受着寒假的快乐生活。蒋家也一样,小孩子们围圈玩着手机游戏,细心的村民发现,蒋家“有钱啦”,小孩子手里玩着的都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价值不菲。而蒋家也在2014年新添置了宝马豪车。

  2015年2月3日,连城县公安局根据群众反映的异常情况,综合该厂的一系列反常现象,对其进行安全检查。打开卷帘门时,办案人员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仓库里堆放着大大小小的塑料桶,工作台上摆放着各色玻璃器皿,6个红色塑料澡盆里存放着疑似麻黄素白色粉末状物品,8个标有某调味品公司的白色塑料桶装着疑似麻黄素成品,7个深蓝色塑料桶装着不明液体,现场查获离心机、电瓶叉车、蒸馏器、冷凝管、真空泵、反应釜等工具和设备,货架上还有记录实验数据的笔记本两本,相关的化学品堆放在仓库,俨然化学实验室一般。

  通过勘查后初步确认,这是一个制毒窝点,并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蒋某勋。通过对仓库的防毒面具、烟头、手套等进行鉴定,均反映为蒋某勋所留。面对证据,蒋某勋狡辩自己只是受“漳州老板”雇佣,帮忙生产添加剂,并不懂是在制毒。

  很快,龙岩市、连城县两级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证明了“漳州老板”并不存在,蒋某勋就是制毒的直接参与者。

  “绝命毒师”不止一人

  那么,这个制毒窝点,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其中?正当案件的调查进入胶着状态的时候,经办检察官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信中的内容大致为:蒋家的老二蒋某增和该窝点有关系,至今仍在到处活动,意图疏通关系,平息事态。

  通过核实举报情况,在案的证据,指向了本案另一名重要涉案嫌疑人——蒋某增。2016年5月27日,蒋某增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到案。经检察官和办案民警不断努力,最终,蒋某勋不仅认罪伏法,并透露了案件关键信息:“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外地和妻子一起工作,2014年9月份,我二哥说有一个赚钱的门路,让我回老家来。”蒋某增参与了该窝点的制毒过程,并且发挥着重要作用。

  经查,蒋某增、蒋某勋两兄弟利用外地购买的设备和原材料,通过多次试验,制造出甲卡西酮(俗称“丧尸药”),仅公安现场查扣的毒品成品就有188.11公斤。

  最终,经龙岩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于近日作出判决,蒋某增伙同蒋某勋制造甲卡西酮188.11千克,其行为构成制造毒品罪,其中蒋某增制造毒品数量大,社会危害性大,到案后认罪态度不好,拒不交代自己制造毒品的犯罪事实,无悔罪表现,应予以严惩,以制造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蒋某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制造毒品的共同犯罪中,蒋某勋到案后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以制造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蒋某勋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导报记者 李大荣 通讯员 李加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