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邮轮中心,工作人员正在引导乘客上车。(本报记者 徐景明 摄)在邮轮中心,工作人员正在引导乘客上车。(本报记者 徐景明 摄)
▲交通执法人员坚守一线。(洪 玲 摄)▲交通执法人员坚守一线。(洪 玲 摄)
▲12328话务员忙着接听电话。(本报记者 徐景明 摄)▲12328话务员忙着接听电话。(本报记者 徐景明 摄)
▲除夕夜,交通执法人员在执勤点围炉烫火锅。 (洪 玲 摄)▲除夕夜,交通执法人员在执勤点围炉烫火锅。 (洪 玲 摄)

  常人春节假期吃大餐,那么,我市交通运输行业的一线工作者,吃得最多的是什么?是方便面。

  昨日是正月初二,市春运办发布的数据显示,春运客流快速攀升,今日将突破30万人次。这些客流,分散在我市火车站、机场、码头、景区……如何让他们快速转乘接驳,顺利、开心出行,是交通运输一线工作者最关心的。

  领导干部带头、党员冲锋在一线,他们的敬业,从一顿午饭就能看得出——食堂和大部分餐饮店歇业,工作任务又特别繁重,因此,速度快还有口热汤的方便面,成了最好的选择。可以说,这些“春运守护者”的“菜单”,是旅客至上。

  本报记者 徐景明

  执法人员:

  清水烫火锅算是围炉

  昨日早上6点,家住同安的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执法员卢学杨便被闹钟叫醒,他赶紧起床洗漱,去赶第一班BRT进岛。“我出门的时候,老婆抱怨了一句,说应该一起回娘家拜年的。”他说。卢学杨刚刚结婚两个多月,昨日,他要在厦门火车站值勤,从早上八点到深夜最后一班列车旅客出站,回妻子娘家只能推后。

  没办法陪妻子回娘家的执法人员还很多。一份值班表显示,昨日,在全市各大客流集散地值勤的执法员共有129人,在他们的努力下,交通接驳秩序井然,非法营运和出租车拒载、绕道、议价等行为都得到有效遏制。

  中午,火车站执勤点的5名执法员轮流吃饭,大家都选择了方便面。“中午开始,客流就变多了,基本都是探亲、旅游的,保障压力大。食堂没开,外卖也叫不到,凑合吃一下。”执法员李广波说。记者问,这几天,他们吃过最好的一顿饭是什么?另一位执法员陈凯强说,除夕夜旅客少,他们买了点冻肉丸和青菜,用清水烫了个火锅、加点方便面,算是围炉了。

  工作辛苦,但服务起来不含糊。交通执法支队执勤点,就在火车站南广场东侧自动扶梯出入口,旅客抬头就能看到招牌,招牌下,摆着一个便民服务桌,倒个热水、给手机充个电,都不在话下;春运以来,已经有不少丢失行李、证件的旅客赶来求助,执法人员通过视频监控“按图索骥”,均快速帮旅客找回了失物。

  运管、公交人员:

  一顿饭分两三次才吃完

  昨日中午,公交司机吴忠伟快步走进邮轮中心公交场站调度室,把他的饭盒塞进微波炉加热,而后狼吞虎咽起来。站在一旁的车队长王必祥说,大家都在抢时间,很少有人能坐着把饭一次性吃完,基本都要分两三次——外面有人坐车,就要马上发班。

  微波炉旁,放着6个饭盒,都是司机们当天早上从家里带来的。此时,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其中5份还没动过。“节假日期间,邮轮中心游客暴增,无法像往常那样正常发班,都是有客就加班,司机们都没空吃饭。”湖里公交公司副总经理黄长清说,“这几天,邮轮中心每天都要发一千多班,日客运量最少三四万人次。”

  和公交司机们一起奋战在一线的,还有市运管处的工作人员。昨日,市运管处公交科科长杨爱晶的午饭是在路上吃的——她要跑四五个点,哪里客流量大,就往哪里跑。比如,她中午在邮轮中心,晚上则在火车站,“有突发大客流,或者是列车晚点,我们就要现场协调运力。”杨爱晶说。

  杨爱晶介绍,经过保障方案的多年“进化”,以及这几年智能调度平台、信息化管理手段的加入,面对大客流,我市公交调度效率越来越高,管理和服务能力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大客流集散地,三五分钟就能调到车,一些缺乏场站条件的景点,也能在十几分钟内让旅客坐上车。

  “每年春节,都是交通人的一次新年大考。”杨爱晶笑着说,“旅客不滞留,就是最大的新年心愿。”

  12328话务员:

  为接电话经常误了饭点

  在订餐App上翻了好一会,昨日傍晚,厦门12328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话务专员吴梅露终于点到了一份外卖粥。她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七个月身孕了,“下班回去,再加个餐。”她说。

  春节期间,12328热线比较忙碌,每天都要接听两三百通电话。另一方面,自开通以来,热线的接通率超过98%,这样的数据背后,是长时间的一线坚守——一个班四五名话务员,一坐就是一整天。

  话务主管芦雪莹的老家在吉林,今年春节,她连续第三年坚守岗位,没有回家乡探望父母。“节假日、双休日、重大活动保障,一年下来,但凡是放假的时候,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她说,“在家乡的父母还没退休,节日也要加班,他们能理解我。”

  参与春运保障的15个话务员,大部分都是“90后”,平均年龄只有25岁,敬业,是他们每个人身上的标签。比如,节日里,经常有人喝醉酒后打来投诉电话,通常话务员刚接起电话,就要忍受对方的怒火。“除非对方一直辱骂,否则我们是不会挂断电话的。”芦雪莹说,“最长的一次,讲了半个多小时,对方才满意。”

  这样的工作强度,经常误了饭点,比如,芦雪莹昨晚吃的就是方便面——在话务大厅里,有成箱的方便面和饼干,每个人吃饭时间是20分钟,24小时三班倒。虽然辛苦,但很少有人抱怨,“每年春节保障完,大家都要开个总结会,查缺补漏,把服务质量再提高上去。”芦雪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