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凌晨0时8分,中山医院产房内迎来了厦门猪年宝宝的第一声啼哭。随后,厦门各大医院纷纷迎来“金猪宝宝”。出生后的宝宝经过数双手的传递,最后躺在母亲身边无忧无虑地睡着,浑然不知家人的激动与焦虑。记者昨天上午现场探访这些迎来“金猪宝宝”的家庭,记录他们的故事。

  文/本报记者 黄语晴 赵张昀

  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

地点:中山医院地点:中山医院

  时间:凌晨0时8分

  三个宝娃他“最慢”

  小名就叫作“初一”

  4日晚上10点,王灿与另外两位产妇一同被推进中山医院产房——预产期就是正月初一。产房里,三架分娩床并排而立,三位妈妈同时生产、三个宝宝同场“竞速”,在这除夕夜,谁也不知道哪位宝宝会在12点之后挣出母体,成为新年的第一位“金猪宝宝”。

  “我使劲用力,但他似乎就赖着不出来。”进入产房时,王灿本是三位妈妈中生产进度最快的一个,没想到另外两位母亲后来居上,生下两个狗年宝宝;唯独她的宝宝“动作慢”,直到0时8分,护士终于将宝宝捧到了她面前:男婴,6斤2两。

  结束生产后的王灿兴奋得一夜没睡。当晚,这个小家伙在她的身旁呼呼大睡,她看着他,脑海中盘旋着无数的问题:该取什么小名?他的双眼皮去哪儿了?生产前肚子也不大,怎么生出了一个6斤2两的白胖小子?她觉得这事好神奇。考虑了一夜,她想好了孩子的小名,“就叫初一吧。”早上,她给远在湖南的娘家亲戚发了许多视频,“每个人都很开心。”

  在厦门的丈夫、婆婆、公公陪产至5日凌晨4点才回家休息。回家后,婆婆翁娜丽一早8点又起床,满脑子想着该买什么菜、给儿媳妇准备什么吃的,“很多年没有照顾小孩,一下子也不知道到底该准备些什么。”到病房后,翁娜丽抱着孙子眼睛笑成弯月,“最开心的还是赶巧在大年初一0点出生,真是个有福气的宝宝。”

  丈夫施轶群已经等待这一天很久了。5日凌晨第一眼见到宝宝时,他感到自己看到一个“全新的、如白纸般有待书写的孩子”。施轶群觉得,儿子的出世,对整个家庭来说是“多了一个新的希望”。

地点:妇幼保健院地点:妇幼保健院

  时间:凌晨1时18分

  名副其实“属猪的”

  出生后一直呼呼大睡

  凌晨1时18分,在妇幼保健院产房里的思玉(化名)激动不已,伸手就想把刚刚出生的孩子抱到怀里,忘记了分娩尚未正式结束。护士在一旁笑道:“第一次做妈妈可不能这么激动哦!”这是思玉和小吴夫妇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婴,也是这所医院的第一个农历新年宝宝。

  “孩子好像知道我的心思,很神奇。”28岁的思玉说,从大年廿九到除夕,她已经历了16个小时的阵痛,以为最迟除夕傍晚便能“卸货”,谁知最后拖到了次日凌晨1时多。而思玉的丈夫小吴在泉州值班,大年三十才匆匆赶回厦门,宝宝不疾不徐地“发动”,也让丈夫能够全程陪伴着思玉,从进产房到分娩成功,不留一点遗憾。更神奇的是,怀孕期间有意控制自身和胎儿体重,思玉对宝宝的重量有精准预感:“一称果然是6斤8两,和我之前感觉的一模一样!”思玉说,做母亲的初体验,是从这份心有灵犀的感动开始的。

  昨日上午9点半,记者来到妇幼保健院时,小宝宝还在酣睡。“从1点多出生到现在,几乎不哭不闹,一直呼呼大睡,真是名副其实‘属猪的’。”思玉感慨道,希望这样的福气可以伴随他的一生。

  尽管宝宝出生前已有接触育婴知识,但思玉和小吴这对新手爸妈还是像广大初为人父母的夫妇一样,表现出生涩和紧张。“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傻笑着,不知所措。”彼时,小吴手忙脚乱地消毒奶瓶,抱娃娃的双手也有些颤抖,“他太小太软了,生怕弄坏他。”而思玉焦虑的是宝宝太能睡,8个小时还没吃过一口奶,“儿子,吃饭啦!”她不停拍打着儿子的小脚丫。他们就这样沉浸在喜悦和忙碌中,都还没来得及考虑给儿子起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