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机上猝死 二审改判航司无责

  航空公司一审被判赔38万元 二审认为其无权强求乘客下机治疗 因此不宜苛以过高注意义务

  近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东北女子飞机上猝死”一案做出了二审判决。2017年,家住哈尔滨的符明云乘飞机从哈尔滨前往厦门途中,忽然晕倒在座位上,飞机返航后,符明云被送到医院后被确认已无生命体征。事后,符明云的儿子将航空公司告上法院,一审法院认定符明云因自身疾病引起的死亡,但认定航空公司存在过错,判其承担40%的责任,赔偿符明云之子38.9万余元。判决做出后,双方均提出上诉。随后,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认为航空公司无须对符明云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事件

  女子乘机“猝死” 此前曾昏迷

  2017年12月17日,55岁的符明云乘坐某航空公司由黑龙江哈尔滨飞往福建厦门的航班,途中经停江西南昌。但在飞机从南昌起飞,计划前往厦门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当天晚上8点52分,乘务员在经过符明云的座位时,发现符明云已经晕倒了,经过同机一名护士的检查,发现当时的符明云不但意识全无,甚至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经过机上人员的抢救,符明云一度恢复了一点意识,此时飞机已决定返航。从发现符明云晕倒到飞机落地开舱,再到机场急救人员开始救治符明云,时间仅过去了33分钟。

  符明云被送下飞机后,曾在江西省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但当晚11点10分,符明云被医院宣布无生命体征。江西省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中,符明云的死亡原因被注明为“猝死”。2018年1月14日前后,符明云的独子符海涛将符明云火化。

  事发后,涉事航空公司曾表示,符明云的身体状况在从哈尔滨起飞前往南昌的航段中,就曾出现过问题。据介绍,当天第一段航班登机时,符明云正常登机,意识清醒,行走正常。下午4点56分左右,乘务员为符明云提供餐食时,发现她身体状况较为虚弱。很快,乘务员发现符明云在座位上晕倒了,同机的医生和护士查看符明云的情况后,给符明云服用了5粒速效救心丸,符明云很快恢复了意识,并经机场同意调整至头等舱,由医生在旁照看。

  期间,乘务长曾询问符明云是否需要就近备降或经停南昌时叫急救人员进行救治,符明云则表示自身已经好转,可以继续乘机。经停南昌过程中,其余乘客下机,乘务员因符明云身体较为虚弱,并没要求其下机,但符明云拒绝了乘务员帮忙联系其家人的询问。这一次飞机起飞后,悲剧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