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西瓜忙了一整年,春节前向公司请了年假,打算带家人来厦门过大年。可在网上搜了几家热门民宿,都被告知满房售罄。“太火了,已经提前半个多月预订了,那几家有名的民宿还是满房了。”西瓜有些失落,只好改订别家。

  连日来,导报记者走访厦门民宿市场了解到,临近春节黄金周,厦门民宿预订日趋紧张,鼓浪屿、曾厝 的热门民宿和“网红民宿”早在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前就被预订一空。

  火 爆

  春节民宿一房难求

  猪年春节,西瓜打算带着家人来厦门过,她在网上找了一大圈,没想到,几家热门民宿纷纷满房售罄,“中意的几家都满房了,房间价格也上涨了不少”。

  比如,鼓浪屿中德记度假别墅满房,价格最便宜的500多元,但那是单人房,大床房要从700多元-2000多元不等;曾厝垵雅厝别院,也仅剩下一种房型,房价要1300多元。

  节前统计显示,今年春节黄金周,鼓浪屿民宿整个假期入住率预计八成,正月初二到初五基本满房;而曾厝垵民宿入住率预计在95%以上,热门民宿甚至出现一房难求。

  导报记者登录一在线平台订房,发现民宿根据所处位置不同、装修风格不同等,价位都有所差别。平日里,最便宜的民宿住一晚百元左右,档次较高的一晚得要五六百元,还有一晚上千元甚至两三千元的家庭旅馆住房。

  而到了春节黄金周期间,房贵且难订,价格普遍上涨,而且涨幅不小,大多价格翻倍,有的甚至还出现“一房难求”的局面。

  客 群

  女性比例高于男性

  如此高的入住率,都是哪些人钟情于民宿?

  导报记者了解到,厦门民宿的客群主要是青年为主,或是家庭、亲子游,女性比例会高于男性。“女性会三两结伴出游,男性相对来说较少与同性结伴,一般都是情侣出游。”一民宿老板说。

  来自广西的赵乐刚刚放寒假,她和闺蜜来厦门旅游,网上搜了一圈,选择了曾厝垵的一家民宿。“曾厝垵地理位置好,就在环岛路上,离厦大、中山路、鼓浪屿等景点都不远,交通方便。”相对于住酒店,赵乐更认可民宿,“民宿装修简约、干净整洁,老板待客热情,经常和客人在院子里泡茶,而酒店缺乏这种温馨感”。

  和赵乐有同样感觉的还有来自上海的陈欣怡,这是她第三次来厦门,一家四口住在朋友推荐的民宿,地点在溪头下。“环境优雅、安静,装修复古,有家一样的感觉。而酒店没有民宿的情调,普通的装修一般,高星级酒店价格又太贵。”陈欣怡说。

  厦门民宿,多以闽南古厝、滨海别墅、欧式城堡为特色,展现了厦门国际化港口城市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禀赋。“来厦门住民宿看海,特意选择住闽南风格的,很新奇,在家乡没见过这种建筑。”来自哈尔滨的王小姐说。

  分布一宿一主题三大聚落形成

  规模:客房数超过23000间

  来自市旅发委的数据显示,2018年,厦门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8900.32万人次,同比增长13.66%;旅游总收入140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99%。

  大量游客涌入厦门,厦门民宿业快速扩张,十多年光景,民宿数量呈现几何式增长。

  2006年,鼓浪屿上出现了娜雅、国际青年旅社、李家庄等第一批家庭旅馆。随后几年,鼓浪屿上的家庭旅馆从第一批的13家扩张到现在近300家、客房数4000间;曾厝垵民宿从最初的“小猫两三只”,变成现在的400多家;而岛外的集美、海沧、翔安和同安,也陆续出现民宿的身影。

  从分布情况看,厦门民宿的三大主要集聚区为鼓浪屿、曾厝垵以及黄厝的塔头和溪头下。据不完全统计,厦门民宿规模已达到2400家左右,客房数超过23000间,相关从业人员11000多人,每年综合经营收入超过15亿元。厦门民宿数量位居全国第三名,仅次于北京、丽江。

  鼓浪屿:民宿投诉率不到万分之一

  2006年,娜雅家庭旅馆在鼓浪屿诞生,成为鼓浪屿上第一家“网红”家庭旅馆,吸引了不少文艺青年。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鼓浪屿已有四家家庭旅馆。但彼时,游客观光是走马观花式的一日游,很少有人过夜。

  鼓浪屿家庭旅馆协会会长董启农介绍,2008年,厦门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民宿管理办法《厦门市鼓浪屿家庭旅馆管理办法》(试行),鼓励扶持家庭旅馆。在政府的扶持下,鼓浪屿家庭旅馆蓬勃发展,数量激增,2009年增加到50多家,2010年有将近100家,发展到现在将近300家,客房数4000间。

  鼓浪屿上的民宿,由老别墅修复后改建而成,百年老别墅背后,都有一个个传奇故事。2012年、2013年是鼓浪屿家庭旅馆客房率最高的时候,全年平均达到七成,此后由于鼓浪屿限制游客数量,入住率下降,目前全年平均客房率在55%-60%。

  董启农说,鼓浪屿游客以国内游客为主,寒暑假以年轻人、学生为主,境外游客相对较少,“按照市场需求,鼓浪屿上的民宿约有45%属于经济型,房间价位在200元上下;25%左右为中档,房间价位三五百元;20%左右为高档,房间价位在800元左右;另外,还有不到10%的民宿是精品。”

  如今,游客来到鼓浪屿,除了观光以外,更主要的是为了体验鼓浪屿的历史和风土人情。因此,鼓浪屿也很注重提升民宿的文化内涵,经常举行家庭音乐会、画展、摄影展等活动,让游客参与。

  民宿安全方面,鼓浪屿培训了400个安全员,对片区进行联防联守。靠着行业自律、诚信经营和安全防范,鼓浪屿民宿投诉率在万分之一以下,创造了鼓浪屿模式,很多城市的民宿管理者到鼓浪屿交流学习。

  黄厝:风格小清新夏季游客爆满

  环岛路上的黄厝塔头和溪头下,近些年也相继有约300家民宿开门迎客,旅游旺季同样十分抢手。其中不乏类似北京四合院的民宿,不少洗漱用品都参照五星级酒店标准设置。

  老李在黄厝经营了三家民宿,为游客提供30多个房间。从2013年开始,黄厝民宿蓬勃发展。“黄厝就在美丽的环岛路边上,地理位置好,交通便利,发展民宿具有优势。”老李认为黄厝的区位优势得天独厚。

  2014年开始,黄厝的民宿形成了聚集效应,传统的、文艺的、精品的,多种类型不同风格不同价位的民宿,满足了游客的需求,为厦门消化了大量的游客入住需求。“入住人群跟季节有关,大的节假日以家庭为主,寒暑假是学生,冬天时北方客人比较多。”老李说,夏季7月-9月是最旺的季节,客流量非常大,节假日也是爆满,每年厦门马拉松期间,黄厝民宿基本也住满。

  让老李感到可惜的是,真正利用古厝做起来的民宿不多,大部分民宿是翻新的房子,大量小清新风格,缺少古厝的味道。

  导报记者 崔晓旭 沈华玲 林墨涵/文 吴晓平/图

  曾厝垵:闽南渔村文化保留完整

  住在渔村里,在大家族的祠堂喝咖啡,听着很“另类”,但老外和年轻人特别喜欢。曾厝垵这个小渔村,就这样突然火爆,在短短几年内,兴起为炙手可热的、文艺范的“旅馆村”。小小一个村庄里聚集了400多家旅馆,每天有上万名游客涌入这个小村庄。

  这些民宿,多由当地村民自建房改造而来,建造年代一般在二三十年,房间数量十来间。房间的装修各有特色,每家民宿都有自己的主题,如二十四节气、音乐梦想、海洋风光等等。房间装修有简约的,粉刷后放置床铺、柜子,墙壁贴上装饰画;有设计感十足的,卫浴间贴上色彩斑斓的瓷砖,床铺设计成榻榻米式;也有浪漫梦幻的,房间画上风景油画,或抽象或写实……

  曾厝垵民宿的发展历程,就在这十几年光景。十几年之前,曾厝垵村子里的村民,大半辈子还都这样生活——阳光、大海、渔船、农田。

  曾厝垵一直是个渔村,因史上曾姓族人迁居此地繁衍生息而得名,自古以来,男渔女耕。

  走进村庄,巷子很窄,主干道只能一辆车单向通过,小巷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身位。村里的路,斑斑驳驳、修修补补,却有浓厚的渔村气息。

  “曾厝垵能够吸引如此众多的游客,很重要一点,便是这个村庄保留了很完整的渔村文化,古厝、小巷、村民,各种原始的闽南海洋元素到处都是。”一民宿老板说。

  据不完全统计,曾厝垵超过90%的住户存在房屋、店面出租的行为。有的做家庭旅馆,有的做店面,有的直接单间出租给周边学生,但更多的还是作为旅馆。

  村民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起大早出海打鱼的日子,已经完全改变,原来的渔民变成大房东,收着房租,晒着太阳,每天在院里喝茶,看着村里来来往往的游客。大量游客还带来钱潮,留守的村民开起小店,做起生意。

  困境

  业者的尬局:证件缺失

  在厦门民宿产业蓬勃发展的背后,有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关于民宿的证照问题。尽管很多民宿业者已按照相关要求取得营业执照,但还需办理消防、卫生等相关许可证件,要在公安部门获取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

  导报记者在走访当中也发现,以曾厝垵为例,民宿基本按规矩经营,甚至有一些民宿在平面布局装修、安全疏散出口等方面均参照酒店标准配套,但仍没有办法办理相关证件。因为,办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要先通过消防审批,有一些民宿改自民宅,较难通过审批。

  对于这一点,不少民宿业者表示“有些委屈”。“当地派出所进行过多次整治,我们民宿业者也都全力配合,希望不远的将来能有一些这方面的标准。”几位民宿老板如是说。

  一名业界人士说:“希望规范引导,比如设定统一的行业准入标准,出台民宿的法律界定及行业规范。”

  董启农认为,厦门要发展全域旅游,让游客留下来过夜,体验当地的民风民俗,民宿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目前,全国都很重视民宿的发展,但厦门民宿存在“证件缺失”的问题,绝大多数民宿未获取证件。

  据了解,鼓浪屿民宿目前有一半证照齐全,还有100多家的民宿证没有办下来。而黄厝的民宿,虽都有营业执照,但有民宿证的少之又少。

  “虽然厦门于2017年出台了《厦门市民宿业管理办法(暂行)》(以下简称《办法》),要求尽快给予民宿业合法身份提供便利,但是办法实施一年多来成效甚微。如思明区将滨海街道曾厝垵社区、黄厝社区作为民宿申报的试点区域,但至今为止纳入申报范围的区域仅有一家通过审批。”董启农直言,“办证的门虽然打开了,但是门槛太高,民宿业者走不进去。”

  建议

  简证助行破解“证件缺失”困境

  如何破解“证件缺失”的困境?在今年的厦门两会上,民盟界别就提出了《破解我市民宿业“证件缺失”困境的建议》的提案,建议厦门对现行政策进行调整和完善,简证助行,破解“证件缺失”困境。

  提案建议,在实际工作中,应当由各区对接《办法》尽快出台具体实施细则,并制定全面覆盖本区域的实施时间表,推动办法落地。

  此外,对于符合《办法》规定的民宿,应当规定办证时限,在时限内完成联合核验,为民宿业尽快落实“合法身份”。鉴于民宿的多样性和民宿经营空间的特定性,应当对民宿经营的消防安全要件采取有别于和略低于酒店、公寓的规定,以满足基本的消防安全为基础,采取“一宿一审”的单独核验要求。

  提案还建议,要加强社区自治和行业自律,通过市场化措施,规范民宿经营日常行为。在民宿尚未通过联合审验之前,应当以监督、引导为主,采取较为缓和有区分的过渡措施。另外,建议思明区民宿平台覆盖全区范围,并在市级层面尽快予以推广,通过信息化手段,解决民宿行业规范、民宿备案问题。

  导报记者 崔晓旭 沈华玲 林墨涵/文 吴晓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