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还可以试玩

  ▲游戏中射口红的画面

  口红是很多女生的心宠,一支大牌口红往往价格不菲。近期,在国内各大商场和人流密集区,一款“口红机”成了“网红”,你只需花上10元(极个别的5元),闯过3关,就能赢得一支心仪的大牌口红。这一游戏吸引了众多人“一试身手”,很多人乐此不疲。

  厦门的街头和商场等消费场所,也出现了这样的口红机,生意火爆。然而,导报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看似简单的游戏,成功闯关者极少,游戏难度的设置,满满都是套路。甚至,这些所谓的“大牌”口红,货源不明,真假难辨。

  1

  走访大牌口红吸睛成功闯关寥寥无几

  湖滨西路一家大型购物中心底层,显眼位置摆放着两台口红机,一群年轻女孩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比划研究游戏。导报记者看到,数十个小方格里,摆满了口红,格子下方标明着口红的品牌、色号及价格,并贴有编号和二维码,其中不乏迪奥、圣罗兰、阿玛尼等大牌。

  女孩小彤向导报记者介绍,游戏每局10元,选择自己想要的口红,通过三关小游戏,便可以得到窗格里的口红,第一关还可以试玩。于是,导报记者在游戏界面上选择了“免费试玩”。

  屏幕中央有个不停旋转的转盘,就像轮船的舵盘。第一关,需要将屏幕下方的六支口红像射箭一样射向转盘,插入转盘中间的空隙即为“射中”。十几秒后,第一关很轻松地通关了。

  随后,导报记者微信扫码支付了10元,选定了一支“迪奥”后,正式开始游戏。第一关同样轻松通关,来到第二关,需将10支口红射入转盘。第二关转盘转速增加,转动方向开始“飘忽”起来。然而经过一番“射击”,不一会儿也通关了。

  但到了第三关,难度突然加大,需要把13支口红一一射中,转盘也变小了,转动方向更加“诡异”。随着“子弹”用尽,“game over”!导报记者再次扫码10元,前两关顺利通关,第三关又失败了。导报记者“不甘心”,尝试第三次,还是倒在第三关。

  这时,一对情侣向口红机走来,女生看似很熟悉游戏流程,点选了一个品牌,顺口说,“随便选一个,反正也拿不到”,便让男友玩游戏。男生神情专注,顺利通过了两关,但第三关失败了。女生向导报记者表示,她已经和闺蜜玩过很多次了,开始很期待,后来才发现根本没那么简单,“第二关和第三关比较难,之前有个朋友花了50块拿到口红了,我们就是碰碰运气,玩玩而已”。

  在中山路、SM城市广场和世贸双子塔,导报记者也看到了这样的口红机,周末,每一台都“门庭若市”。玩口红机的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主,也不乏一些孩子和中年妇女。对面的商家说,机器搬来一段时间了,玩的人不少,“我也会玩玩,但是很少有人拿到奖品。有的人花了好几百,还不如去专柜买一支口红”。

  2

  揭秘“概率”可以设置商家“百分之百盈利”

  导报记者观察发现,第二关和第三关,转盘转速会不断变快变“飘”,转盘也是不断变小,甚至,看似射中的口红常常被弹出,尤其第三关难度极大。

  口红机游戏难度是怎么设的,是否被人为操控?带着疑问,导报记者通过某电商平台找到了销售口红机的渠道,以意图“加盟”为由了解相关情况。某品牌经销商表示,他同时销售娃娃机、福袋机和口红机,普通口红机一台4000元至10000元不等,“这绝对是个好生意,一台机子一般一两个月就可以回本,人流量要是大,更快回本”。

  该经销商透露,游戏难度、中奖概率可以设置,比娃娃机更智能,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盈利”。导报记者由此分析说:“如果设置难度为60:1,则玩家玩游戏60次,只有1次‘中奖’的机会?”该经销商说:“不能设置太难,不然就没人玩了。做生意要长远。”

  导报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以60次出一支口红为例,一次需要10元,60次就需要600元。即便玩了60次,出一支口红的概率也不一定刚好找上你。

  3

  大牌口红有的来自“闲鱼”让人真假难辨

  采访中,大多市民坦言,跟玩“娃娃机”一样,就是图个乐子,碰碰运气,至于口红是真是假,都表示不得而知。这些口红是否为正品呢?进货渠道又是否正规?

  导报记者随机对3台口红机中的口红进行扫码验证,摆放的均是迪奥、YSL、香奈儿等大牌,包装盒上印着商品二维码。

  导报记者使用微信、支付宝与淘宝三个APP分别扫描二维码发现,第一台口红机无法扫描出产品信息,第二台、第三台口红机的扫描结果显示,产品来自闲鱼APP(二手交易平台),一支原价320元的口红,闲鱼标价仅154元。

  当然,有购买化妆品经验的人都知道,产品二维码的扫描结果并不足以证明产品真假。而在这三台口红机中,仅仅只有一台,在三支口红的包装盒上附上“银联POS签购单”,显示其产品来自专柜。

  随后,导报记者以顾客身份拨打了口红机上的“服务热线”,接电话的正是经营这台口红机的老板。“我们的口红都是正品,这个你绝对放心,你看上面还有签购单”。

  据了解,这些口红机经营者多为个人。因此,当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或是对产品的真假有所怀疑,只能拨打口红机机身的“服务电话”,自行与商家沟通。

  而对于口红的真假,经销商表示,“我们的口红都是专柜正品,不信可以去柜台验货”。而导报记者走访该商场各专柜,均表示不提供验货服务。

  律师说法

  人为操纵中奖率或涉嫌消费欺诈

  这种“以小博大”的刺激,很容易让人“欲罢不能”,以至有了“赌瘾”。那么,这算不算赌博呢?

  福建泾渭明律师事务所郑加源律师认为,和传统赌博机相比,口红机的回馈形式为礼品而非现金,其次,口红机没有固定的场所,也不符合赌博机的判定标准。然而,若商家不能提供口红的正品证明,且人为操纵中奖率,或涉嫌消费欺诈,消费者可以向市场或质量监管部门举报。

  口红机小程序曾在网上爆红,首日上线其流水就达约10万元,但上线才3天即被封禁。业内人士透露,其被定义为“赌博”。那么,它从线上“转移”线下,就合法吗?郑律师认为,从法律上看,还不能将线下口红机定性为赌博,然而有“打擦边球”嫌疑。

  郑律师分析,区别于赌博机,口红机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所设置的奖项并非是“不合理的、超额的现金利益”,消费者往往抱持娱乐心态而非以追求超额奖金为目的的“赌博”。

  厦门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表示,若消费者认为口红机存在侵权或掌握侵权证据,可向消协热线12315反映。

  导报记者 林毅彬 实习生 曾宇珊 李可欣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