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人士与流浪狗的合影▲爱心人士与流浪狗的合影

  台海网11月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朱黄 林毅彬)“当您每天回到家,亲人煮好了可口的饭菜等你时,你是否曾留意过,在我们周围还有这样一群生命,在寒冷的夜晚里,它们饥肠辘辘,带着病残的身躯,为了躲避凶残的捕杀,正瑟瑟发抖地露宿在楼道里、草丛中、大树下、墙角旁……”这是网友发的一个倡导关爱厦门流浪猫狗的帖子。

  当越来越多的流浪猫、狗游荡在外,进而衍生扰民、摩擦等一系列问题后,令人头疼的流浪狗问题随之而来。不少市民关心流浪狗的命运,很多爱心人士也加入到救助流浪狗的义工队伍中。

  义工们纷纷表示,救助流浪的宠物猫犬,更多是想为厦门的城市文明发展尽一份力,这需要相关部门周到的管理服务,也需要更多民间爱心力量的加入。

  长跑世界冠军把收留流浪狗当“职业”

  张林丽是长跑世界冠军,曾打破3000米世界纪录,她带头创办的厦门玉米地小动物救助站,现已发展成全市最大的民间流浪狗救助站。

  十几年前,张林丽无意中认识了一只叫欢欢的流浪狗,似乎特别投缘。欢欢一路跟着回家,她才发现,欢欢的尾巴烂了。平时她就喜欢狗,于是花了1000多元把欢欢治好了。

  看到欢欢欢快地奔跑着,张林丽却轻松不起来。“厦门应该还有很多这样的流浪狗,它们该怎么办呢?”

  从此,张林丽开始留意岛内周边的流浪狗,决心救助这些无依无靠的小家伙,成了流浪狗的“职业救助人”。

  张林丽救助的流浪狗中,多数是被主人抛弃的,有的生病,有的遭遇车祸,甚至还有的被虐待。

  渐渐地,她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投入到收养流浪狗中,家人开始出现反对的声音,丈夫多次与她争吵,朋友、同事也表示不理解。“每次看到伤残的流浪狗,我两条腿就挪不动步,于心不忍啊。”她说。

  不过,在张林丽的坚持和劝说下,丈夫最终体谅了她,也加入了救助流浪狗。家里最怕狗、最反对收养流浪狗的公公,也加入了,好几次深夜,一听到狗出事,公公都赶去照料。

  志愿者们共同搭建小动物救助站

  最初,张林丽在岛内租平房收留了六七只流浪狗,没想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得知她在收留狗狗,越来越多的人把不想养的狗送来。此时,岛内的小救助站已无法容纳这么多狗狗,她便开始寻找更大的地方建立救助站。救助站被命名为“玉米地救助站”。

  2009年,玉米地救助站从岛内搬到同安西柯一个旧厂房。空心砖、石棉瓦、防晒网,还有小隔间,虽然简陋,但所有设施都是张林丽和7名志愿者一手搭建起来的。

  张林丽忙不过来,雇了一个工人专门照顾救助站的狗。曾经也有很多义工过来帮忙,但坚持下来的不过七八人。

  救助站的开销越来越大,开始出现经济困难。张林丽和坚持多年的几名义工,一起出钱,平时多出力,尽力维持,并在社会上发出求助信息。一名在厦门做生意的台湾女商人,主动提出每个月承担20袋狗粮。

  工作、家庭、救助站,每天连轴转。张林丽说,她也爱美,可是没有时间打理自己,没有时间逛街。

  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林丽说:“现在更多的是出于一份责任。救助站里的狗是被遗弃的,有的因为生病,有的因为车祸,有的因为主人嫌麻烦,但我做不到视而不见,只能将它们带回来。我相信,狗跟我们人类一样,每一条狗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每一条生命都值得我们去尊重。流浪狗的来源主要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走失,另一个是因为各种原因被主人抛弃。所以我们也呼吁各位养狗人,外出时一定要拉好狗绳,照看好自己的狗。另外,狗狗生病时,千万不要随意抛弃它们,养了它就要关心它。”

  这个群,从“宠物交流”到“流浪救助”

  金鸡亭小区的“流浪猫狗救助群”常常被业内动物保护人士津津乐道,目前,居民洪女士是群主。她说,金鸡亭是规模较大的老社区,住户喜欢养宠物,这些年越来越多,大家经常在楼下遛猫狗,久而久之,因为共同语言便熟络起来,互相加微信,一起讨论关于宠物喂养方面的知识。大概4年前,大家建立了一个养猫狗人士的交流群。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群由原来的三四人发展到如今一百多人。“大家经常在群里交流猫狗的知识,比如定点投食、转发走失猫狗、为小区流浪猫找主人、帮助受伤的猫狗或者做一些动物保护的宣传。”因为一份爱心,慢慢聚集了小区里甚至附近小区喜爱小动物的人。随着小区里流浪猫狗的增多,大家的“任务”更重了。

  以这个群为平台,大家不断地分享自己的资源。有的人认识动物保护协会,有的人认识宠物医生,大家在群里互相帮助了很多年。洪女士说,“其实我们是基于社区做这个事情,每个小区有不同的特性,希望厦门每个小区、每个社区也都有这样一群人愿意为流浪小动物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如果你有饲养小动物,请科学喂养,不要伤害它们。小动物也是我们人类的朋友,它们都是有生命有灵性的,请不要抛弃它们。”

  不久前,一场义卖活动在金鸡亭小区进行,缘起是帮助一只被爱宠人士“球球妈妈”收养的猫咪“女神”,也号召爱心人士领养流浪动物。大家拿出家中的闲置物品,有洋娃娃、书本 、锅等进行义卖。同时,通过展板宣传、传单等形式,呼吁大家爱护动物,科学喂养。

  义卖最终募集到资金一千多元,均将用于流浪猫狗的救助,“小区居民都很热心,路过都会停下来,很多人来购买我们的义卖品,也不讲价,都会多给钱”。现场,有两名居民登记领养意向。

  二十年如一日一个人带动了很多人

  说起群里的球球妈妈,洪女士竖起大拇指,“关爱动物,她是二十年如一日,经常能看到她在小区给那些流浪猫狗投食,而她也只是一名普通工人”。社区里的人都被她的行为感动,纷纷自发购买一些猫狗粮给她,有些人也慢慢加入了定点投食的队伍中。

  球球妈妈1997年搬到金鸡亭小区,看到流浪猫狗,偶尔会拿食物喂它们,慢慢“一发不可收拾”。“她一天喂两次流浪猫狗,早一次晚一次。她自己住套小三房,把其中一间专门改造成几只小动物的家。楼下储藏间也对流浪猫狗开放。”“刚开始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后来很多人捐些爱心粮,我再拌猫罐头,还经常买巴浪鱼拌饭给它们吃。”球球妈妈说,也会带那些较亲近人的猫狗去绝育。“屁屁”是她印象特别深的一只流浪猫,两个月前它得了猫瘟死去,至今想起她还万般心疼,“想它了就看看它的照片,一万个舍不得”。“屁屁”是球球妈妈6月5日在楼下捡的。当时是半夜,发现小角落里蜷缩着一只小橘猫,她带回家一看,“猫咪眼睛发炎,都睁不开了,一定是生病被主人遗弃的。”她每天给屁屁抹金霉素眼膏,喷皮肤药,“慢慢好起来,就是天天拉稀,妈咪爱、益生菌、蒙脱石散都用上了,时好时坏。因为它很粘我,我叫它屁屁,我家女神特疼它,天天舔它”。

  8月初,球球妈妈发现屁屁无精打采没胃口,宠物医院诊断是猫瘟,经过十几天的治疗,屁屁还是走了,她当下哭得稀里哗啦。

  声音

  义工们的苦恼:

  救助易,收养难

  就这样,像球球妈妈一样,小区里的更多爱心人士与流浪猫狗建立了特殊的友情。同时,随着城市流浪狗数量的增多,义工们也认为自己的力量相对于庞大的流浪狗群体而言,显得杯水车薪。

  在救助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就是救助后的收容问题。“救助后,怎样尽快给受助的流浪狗找一个家,这是一个难点,愿意帮忙救治的人很多,但愿意长期喂养的却很少。同时,由于流浪狗的产仔率比家养狗要高,流浪狗的数目会越来越大。不少人对我们存在误解,认为只要发现需要救助的动物,送到志愿者手中就可以了,但更多时候,我们能提供的是相应的救护帮助,随着近几年流浪狗的增多,对于流浪猫狗的收养,我们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义工们表示。“猫狗也有生命和感情,养狗和弃狗付出的代价太小了,想养就养,不想养就扔。”义工志愿者说,驯化过的宠物都不喜欢流浪,动物与人类一样渴求幸福,畏惧丛林法则。“它们其实只想有个家,有一个可以让它们陪伴的主人。猫犬的生命只有短短十几年,它们希望与人做伴。有时候,我站在猫狗的角度想问题时,就会有一阵悲凉袭上心头。希望文明养犬、善待犬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