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11月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林连金/文 网络/图)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先生于10月30日逝世,整个华人圈同声哀悼;在台湾,各界人士也纷纷对“金大侠”表达缅怀和不舍之情。“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10余部武侠小说享誉华语文坛,深受读者喜爱,但你可曾知道他的小说在台湾一度被列为禁书,其中一部被禁更长达近30年,如今其作品则进入了台湾的教材和试卷中。在作品解禁前后,金庸也曾多次访问台湾,与岛内政坛人物结下情缘。

  而金庸作品也被翻拍电影和电视剧无数,在岛内拍出了金庸最喜欢的“周芷若”,有的台湾明星还因扮演其中角色收获了美满婚姻…… 

▲1984年台版《神雕侠侣》剧照▲1984年台版《神雕侠侣》剧照

  触发太多荒谬联想金庸小说曾被列为禁书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的成名作,但在台湾“戒严时期”,岛内民众接触它的时候,它可不叫这个名字。

  钮则勋,台湾知名时事评论员、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广告系主任;段心仪,退休语文老师,现为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理事长。他们告诉导报记者,由于被列为禁书,他们当时看到这本成名作的名字被改成了莫名其妙的《大漠英雄传》。“我看到的版本,作者的名字还被改成了司马翎。”段心仪说。

  1959年底,台当局“戒严时期”最大的情治机构“警备总司令部”(简称“警总”)下令执行“暴雨专案”,专门查禁“共匪武侠小说”,金庸作品也在名单中。由于作品被禁,金庸小说只能在岛内偷偷流行,出版商也改头换面进行盗印,不仅作品改名,甚至书中主角都要改名。比如,《倚天屠龙记》叫《至尊刀》,作者名却叫“欧阳生”;《笑傲江湖》改名《独孤九剑》,有的又叫《一剑光寒十四州》,署名是司马翎;《侠客行》换成了《漂泊英雄传》,换上了古龙的名号;《书剑恩仇录》改为《剑客书生》;《射雕英雄传》变成《萍踪侠影录》、《大漠英雄传》;而《鹿鼎记》变成《小白龙》,主人公韦小宝也成了“任大同”;如此等等,让人啼笑皆非。

  至于被禁原因,众说纷纭。钮则勋提到,《射雕英雄传》被改名据称与“只识弯弓射大雕”诗句有关。另外,据台媒报道,《天龙八部》被禁据说原因是一句对白——“王语嫣见两个人在打架,就随口说:这是江南蒋家的名招过往云烟啊!”因此被台当局认为是“指桑骂槐”。另一种说法是指《天龙八部》的慕容复影射了当时的一位政要。

  “现在看来,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当时台当局非常敏感,草木皆兵,所以用政治的眼光看待金庸小说,用意识形态考量问题。”钮则勋说。台湾果陀剧场艺术总监梁志民则对台媒表示,关于那些被禁的理由,都是由太多荒谬的联想导致。

▲周海媚版“周芷若”据说是金庸最爱“周芷若”▲周海媚版“周芷若”据说是金庸最爱“周芷若”

  热追“当红炸子鸡”台拍出金庸最爱的周芷若

  虽然在台被禁,但金庸小说实在太有感染力,台湾各界积极争取金庸作品解禁。尤其是台湾远景出版社的沈登恩。

  1975年,朋友从香港来台,带给沈登恩一套旧版《射雕英雄传》,他一天一夜看完,“这么好看的小说,台湾竟没出版?”于是从1977年开始,他不断争取,历经周折,在1979年得到一纸公文“尚未发现不妥之处”而获批出版,金庸武侠小说开始火遍台湾,成为“当红炸子鸡”。

  随之而来的是,台湾影视圈也开始引进、翻拍金庸武侠作品,让更多台湾人知道了金庸及其作品。“1980年代,在台湾大街小巷,我们随处可以租到港版金庸武侠剧,很多人都喜欢看。”钮则勋说。

  也是在1980年代,台湾掀起了金庸剧热潮,陆续拍摄了一些不错的影视作品。当时,金庸作品刚解禁,台湾女金牌制作人周游很有眼光,向台湾主管部门申请拍摄金庸剧,意外获得通过。随后她和导演丈夫李朝永找来了“不老女神”潘迎紫、孟飞拍《神雕侠侣》,在台湾火得一塌糊涂,甚至有牙医不看诊,要病人看完《神雕侠侣》再看病。据称,周游版《神雕侠侣》获得了金庸的盛赞。而周游版《雪山飞狐》的片尾曲就更经典了,那是罗大佑词曲、凤飞飞演唱的《追梦人》。

  此后,台湾制作了许许多多的金庸剧,有红透半天边的,也有默默无闻的。据说,金庸最喜爱的“周芷若”就来自台湾另一金牌制作人杨佩佩拍的1994版《倚天屠龙记》。这版精装戏,从选角到包装很都经典。其中,张无忌扮演者是“咆哮帝”马景涛,赵敏由“许仙”叶童扮演,周芷若则是那个年代的“梦中情人”周海媚倾情演绎;片头曲周华健的《刀剑如梦》也是广为传唱。

  有趣的是,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走红的“台湾女神”陈妍希,在大陆导演于正的《射雕侠侣》中演了小龙女,虽然造型被嘲“小笼包”,但她却也因这部金庸剧与杨过扮演者陈晓喜结连理。

▲1991年台版《雪山飞狐》剧照▲1991年台版《雪山飞狐》剧照

  文学魅力锐不可当进入台湾教科书与试卷

  随着时代发展,金庸小说在台湾解禁,被翻拍成影视作品,到了近些年,更进入了台湾的教科书和试卷当中。

  例如翰林版台湾初三上学期语文教科书就选录《射雕英雄传》中黄蓉智斗书生情节;翰林版台湾高三下学期语文也选录《天龙八部》中雁门关外萧峰舍命退辽兵的情节。2012年台湾学测引用《射雕英雄传》文字,要求考生根据文意、情境,选出最适合的文言文。此外,金庸小说也不再是家长、老师眼中的“闲书”,出现在了台湾中学给学生开列的经典文学作品书单上,比如《笑傲江湖》等。

  对于这些变化,退休语文老师段心仪很有感触。“在看到金庸小说后,我们就觉得别的武侠小说再也没那么好看了。”段心仪在1960年代开始接触金庸小说。她说,金庸的历史根基深厚,总能把历史穿插在小说当中,扩大了武侠世界,或虚或实,很有趣又很好看。而金庸在小说中的诗词创作、运用也非常自然,“他把历史、诗词、文化都摆进去了,其实是中华文化一个很好的展示,放开胸怀来说,它就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在段心仪看来,从唐代传奇起,小说在每个年代都扮演不同角色,进入白话文时代,小说更是文学潮流中重要一支,而金庸武侠小说堪称“文白融合”典范,作品内容以其丰沛情感、民族大义、新颖形式、独特文学价值风靡华人圈,影响了很多普通民众,它被选入台湾教材吸引了更多学生热爱阅读经典文学和喜爱中国历史。

  台湾《旺报》也分析称,金庸用故事包装中国传统文化,创造出独树一帜的哲学之美,让世人难以拒绝。

  事实上,在台湾政坛中,同样不乏“金庸迷”。台湾地区前副领导人严家淦,曾专门派侍卫去出版社帮他找《射雕英雄传》。蒋经国则在一次年末记者游园会中,与海外记者说起《射雕英雄传》中人物如话家常;1973年春,金庸受邀首次赴台与蒋经国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