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龙文区的明鑫智能科技内工程师在调试智能机械臂。

  11月2日,漳州大北农集团车间里,机器繁忙,一片火热,只见多台机器手臂正挥舞着,对玉米按照程序进行打包、搬运等,现场只有零星几名技术人员看管操控台。

  这是漳州企业转型智能升级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招工难、用工贵已成为许多城市生产企业的常态难题。为了节约人工成本,减小用工压力,用机器人代工,提高自动化水平和生产效率,成为漳州市许多企业主不约而同的选择,推动企业的高质量发展。

  为什么招工越来越难?

  “应聘的工人少了,于是只好放低招聘门槛,如年龄刚开始是限到不超过25岁,后来改为不超过30岁,再后来放宽到不超过35岁、不超过40岁,现在则是连满50岁的工人也招了,但员工仍是招不满。”漳州金峰开发区的玉丰乐器公司的副总经理陈崑龙说,现在公司招工广告常年挂在大门口,随时在招工。

  “年轻人都待不住,往往是做一段时间就辞职了。”陈崑龙说,现在公司里年纪较大的员工大都是10多年的老员工。

  “许多本科生、大专生甚至中专生毕业后都不喜欢到工厂上班,认为这‘很掉价’。”位于龙文区的明鑫智能科技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曾明伟说,由于电商的兴起,学历较低的年轻人则宁愿跑外卖、跑快递,都不愿到工厂下车间。

  目前的产业环境,使得90后不吃苦也照样能有活路。“随着产业升级,服务业发展起来了,不像以前除了进厂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年轻人更愿意去服务业工作,工作环境好。”曾明伟说,在这样高流动性的情况下企业工资上涨的压力很大,招工难的问题也就出来了。

  为破解招工难,根据漳州市统一部署,芗城区就业中心还积极组织各镇、街道、金峰管委会等深入企业,对辖区内企业用工总量、用工需求工种及数量、主要原因等内容开展问卷调查工作。

  芗城区通过对全区209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和60家规模以上服务企业的调查表明,用工需求量较大的工种主要集中在电子装配、服务员、普工等。

  对此,芗城区就业和培训管理中心早计划、早安排、早部署,以搭建招工平台为手段,采取了多项措施,如开办多种形式的劳动力市场洽谈会和招聘专场,加大宣传力度,积极组织规模缺工企业招聘活动,扩大全区企业的影响力,取得良好的成效。

  “机器人代工”带来新机遇

  在福建傲农集团车间,机器人正挥舞机械臂,对饲料成品按照程序进行打包、缝包、复核、挑拣、传送等,全程均无人工操控。

  “一台机器人一天可完成相当于4名熟练工人的工作量。”傲农集团生产经理范格成说,机器人代替人工,既实现自动化生产又提升了员工的价值,沿用原来工人,并通过技术培训,不断提高工人综合素质水平,适应新的岗位需求。

  同样,太平洋制罐主动寻求转型突破,致力于向高端化、智能化迈进,投入2亿余元,引进美国制罐生产线,只需10人,就可以完成从冲压、清洗、涂层等一系列制造工序,年人均产值达5000万元。“自从技术转型之后,企业的形象、知名度及产品质量都得到了极大提升,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青岛啤酒、燕京啤酒等国内外知名企业的订单纷至沓来。”厂长秦雷告诉记者,如今年2月份的订单就已达到8亿支,为了赶订单,当时连春节没停工,最近几个月里,又迎来生产高潮。

  “‘机器代工’也成为当前解决企业‘招工难’的重要举措。”漳州市芗城区经信局局长李泊生告诉说,此举不仅解决企业用工难题,还可缓解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带来的压力,更能提高生产效率,从而增大盈利空间,给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对此,今年来芗城区持续深化“追问题、解难题、促发展”和“政策不睡觉、落地见成效”活动,用好用足企业技术改造设备投资补助专项、工业企业技术改造奖励等惠企政策,积极引导企业技改升级,先后推进三宝集团耐腐蚀热轧卷板、红梅钢管家具加工生产线等29个技改项目建设,完成投资约26.8亿元。

  “人工智能”时代加速到来

  在漳州这片土地上,一场关乎质量和效益提升的深刻变革,正在打开传统企业转型之路。

  企业招工难,希望机器能代工,但是能替代人工的智能机器从何而来呢?位于明鑫智能科技就是一家专门从事智能化机器人的公司。

  11月2日下午,在龙文区明鑫智能机器人展示馆内,各式各样的工业智能机器人挥舞着机械手臂,动作灵活。公司董事徐伟苹正在科研中心与专家探讨新产品的研发工作。

  近几年,进军智能制造,福建明鑫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展势头迅猛。先后与哈工大、福州大学等知名高校建立了合作实践基地、引进人才,为今后企业的转型升级稳固基础。

  “智能化的生产,肯定是发展方向,人工智能时代将加速到来。”明鑫智能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曾明伟说。

  “机器能代人工,但机器又需要人来操作控制。”曾明伟说,虽然说许多智能机器人是属于“傻瓜型”的,不用太高的学历或专业知识,但至少需要懂得一些基本的微编程,所以这两年来已和漳州市属一些高校进行校企合作,培养一些技术应用型的大学生。

  “公司这两年来跟哈工大、天津大学、漳州职业技术学院等建立了‘校企合作实践基地’,还成立了‘福建省院士工作站’。”徐伟苹说,这将依托高校研究生团队与博士团队,来合作开发一些新的产品。

  “机器换工之后对员工要求也会随之提升。”漳州芗城区人社局局长陈国印说,今后将积极组织开展一些支持人工智能技术改造升级的人才培训活动,同时,也会指导企业抓好员工培训,并给予相关政策支持。

  “准备向政府有关部门提议,成立一个智能制造研究院,提升漳州工业智能设计能力,迎接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曾明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