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至19日,由两岸艺术家共同打造的原创话剧《衣帽间》在福建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福建人艺)黑匣子小剧场上演。担任《衣帽间》导演的是福建人艺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陈大联,编剧为台湾大学戏剧学系暨研究所教授纪蔚然,男主角是福建人艺演员赵玉明,女主角为台湾大学戏剧系副教授姚坤君。这场“黑匣子”里的两岸戏剧实验,带给观众审视两岸舞台艺术的全新视角。

  编导持续10年的对话

  《衣帽间》是继话剧《夜夜夜麻》与《莎士比亚打麻将》之后,陈大联与纪蔚然的第三次合作。

  “第一次合作要追溯到10年前。”陈大联告诉记者,早在2007年,他在厦门排戏之时,在大同路上的“台湾书店”里看到一套余光中主编的《中华现代文学大系》。其中的《戏剧卷》里,有一个剧本吸引了他的目光。“剧本里讲述了几位大学同学的不同际遇,反映了一代人理想的幻灭。”陈大联说,吸引他的还有剧本里面的“俚语”“黑话”“英语”等语言,因为,他自己就是这类语言的爱好者,“这个剧本就是《夜夜夜麻》”。于是,陈大联给纪蔚然发了一封邮件,希望对方授予这个剧本的演出版权,以及让对方告知版权费用。“没想到,纪先生在回信中说,这个剧本让我排演,而且慷慨地表示免收版权费。”陈大联说,正是这个剧本的排演,开启了他与纪蔚然跨两岸的合作。

  与《夜夜夜麻》不同,继约稿《莎士比亚打麻将》成功排演之后,《衣帽间》是陈大联发出第三度合作的邀请,纪蔚然特意创作出来的作品。“他想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于是,我就写了这个剧本。”纪蔚然说,跟前两次合作一样,剧本创作出来以后,陈大联从排练到演出,只字未改,完全尊重他的原创。

  “纪先生的剧本我肯定不会改,因为我不仅仅是喜欢,还有尊敬、信任。”陈大联说,纪蔚然的剧本,可以给他挑战的同时,也给了他很多发挥的空间,给自己“打开了剧场创作另一扇门”。

  一次小剧场实验

  《衣帽间》对于陈大联来说,是一场戏剧实验。陈大联说,《衣帽间》讲的故事,可说很简单,也可以说很不简单。

  简单,在于它故事的主线很简单,是两个年轻人的恋爱故事。舞台也很简单,小剧场,百十来平方米,配上简单的灯光、音乐。布景也很简单,只有几件衣帽,几块纱布。演员就更简单了,从头到尾,只有男女主角。

  不简单,在于这故事中还有多个故事。两个年轻人久别重逢,聊起当年的一些过往,这故事中又衍生出多个故事来。看似只有一个场景,却有时间、空间的切换。虽然只有两位演员,但是剧中的角色多达十几个,每个演员都要扮演六七个角色,有时候甚至几秒钟之内就要实现从一个角色到另一个角色的跳跃。

  “所以,这次小剧场实验,不仅仅是属于导演和编剧的,也是属于我们演员的。”据姚坤君介绍,这是她第一次来大陆演出,在短短的70分钟内在六七个角色中不停地转换,让她感到很有挑战。

  “这正是小剧场的魅力。”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徐丽桥说,看似小的场景、小的故事,背后却有丰富的时空、人物角色及故事内容支撑着,“在福建,小剧场的演出市场才刚刚开始,《衣帽间》可以看作是这类剧场模式的一次尝试。”

    两岸戏剧的探索之路

  《衣帽间》的五天演出,每场180名观众,100元上下的票很快卖光。但考虑前期投入,小剧场的盈利空间,依然需要探索。

  “小剧场或许赚不了太多钱,但至少可以为戏剧的推广开启一条道路。”陈大联说,小剧场深受年轻人喜爱,它的前期投入相对较低,戏剧内涵又不失厚重,只要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走进剧场,就是一件好事。

  “台湾很多年轻人很喜欢舞台剧,因为可以身临其境地交流。但要说盈利,也难有大的空间。”姚坤君说,台湾舞台剧团队大多为民营团队,光是租场地、设备,就让所有人头疼,而这一次来到福建参与《衣帽间》的表演,她对这里完备的场地以及设备资源、完整的技术团队感到惊讶。“大陆这样完备的资源,是任何一位戏剧人都梦寐以求的。”

  来自台湾的两岸艺术策展人李立亨说:“台湾戏剧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由于观众人数下降、市场过于狭小等因素,如今也遇到了瓶颈,福建人艺与台湾团队的这一次合作,或许可以打开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为两岸的戏剧寻找一条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