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白天,阳光和熙。地处厦门市商业核心区——火车站莲坂商圈的明发商业广场内,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商业氛围冷热分明:靠近嘉禾路的北侧门店,人来车往,生意尚可;而许多靠近南侧及地下G层的门店,阴森寥落,要么长期关门,要么客人稀少、惨淡经营。

  偌大一个商业广场,盈利的商铺仅占少数。这令置入商铺的2500多名中小业主,心痛却无奈。成立明发商业广场业主代表委员会(以下简称“业委会”)和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监委会”),便成为不少业主的共识。然而,一场长达一年多的派系斗争,令中小业主们相互交恶,业委会和监委会再度面临“难产”境地。

  “两委”票选 最后72小时“生死时速”

  截至昨日,距8月12日明发商业广场首届业委会和监委会的选举投票截止时限,仅剩最后三天,而距离“参与投票的业主数量过半、参与投票的业主所持店铺的总面积过半”(即“双过半”)这一合法选举“两委会”的最低门槛,还有约200票距离。

  据明发商业广场首届业委会和监委会筹备组工作人员介绍,广场共有业主2588位,分别来自全国各地,有些甚至长期定居海外。按照“两委会”选举“双过半”的最低要求,至少要有超过1294位业主参与投票,且其所持有店铺的面积超过广场总商业门店面积的一半。

  从8月5日下午3:00至昨日中午的4天内,通过各种合法方式投票的业主,共计投了100多票。每一个亲自到场投票的业主,筹备组志愿工作者都会拍下其投票的瞬间,分享到业主大会群里。

  “大家从天南海北到厦门来投票不容易,拍下投票瞬间,一来让广大业主见证,二来激励更多业主投票。”一位业委会筹备组成员告诉导报记者。

  据本届“两委会”筹备组组长陈文凌女士介绍,这是明发商业广场第二次筹建“两委会”。较去年第一次筹备而言,这次“两委会”的前期筹备工作进展相对顺利,业委会、监委会候选人于2018年6月份产生,在正式公告半个月后,于7月7日正式启动了业主大会,进入“两委会”正式票选环节。

  截至昨日,业主大会投票仅剩最后的72小时。是否会有超过200名业主参加投票并达到“双过半”,目前尚是一个未知数。

  大会延期 三大业主在“观察风向”?

  目前,明发商业广场业主大会开通了多种投票方式,包括现场投票、邮寄投票、电子投票和委托投票,方便广大中小业主及时投票。尽管如此,在首次公告的业主大会期限内,参加投票的业主数量仍有较大差距。

  “在公告后的半个月内,因票选未能达到‘双过半’的要求,经筹备组提交书面申请,业主大会的投票期限延长了20天至8月12日。”陈女士告诉导报记者。

  对于延期,本届“两委会”筹备组成员方海明解释,因明发商业广场体量巨大,业主人数多达2588名,而且分布在天南海北,有些业主甚至定居海外,有些业主年纪太大而信息相对不通畅,有些铺面几经转手甚至找不到最新的业主……明发商业广场的复杂性,决定了其业主大会投票期限比一般的业委会选举要更长时间。

  据了解,厦门明发集团、厦门宝龙地产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建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家公司,持有的明发商业广场商业铺面、车库等面积,合计超过60%。也就是说,如果这三家公司都不到场投票,“两委会”的成立将化为泡影。

  “作为大业主,明发、宝龙和建勤都已领取了选票,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来投票。”一位接近上述三家公司的人士透露,三家公司迟迟未投票,是在“观察风向”。“如果参加投票的中小业主人数过半,他们很可能会前来投票。否则,可能是另一个结果。”

  两度筹建 业主“内讧”致步履维艰

  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业主大会投票期内,本届“两委会”筹备组提供了多种便捷的投票通道,缘何参加投票的业主数量过半成了一道很难逾越的“屏障”?

  “现在的网络通讯这么发达,经过一个月的广泛传播,不知道业主大会投票选举‘两委会’的业主,我想应该是不多的。而投票一个月后参与投票的业主数量仍难过半,这其中另有隐情。”近日,一位接近筹备组成员的人士透露,明发商业广场“两委会”面临“难产”的局面,与广大中小业主相互交恶、派系斗争严重不无干系。

  上述人士透露,去年7月27日,一些明发商业广场的业主发起成立了“两委会”筹备组,也是由陈文凌担任筹备组组长。不过,由于筹备组在成立后的90天内无法正式启动业主大会对候选人进行投票选举,“两委会”筹建“胎死腹中”。

  对于此种说法,陈文凌表示认同。她说,因为前一届筹备组成员之间分歧较大,无法形成共识而影响了“两委会”的筹建进度,因超出法定期限而无法召开业主大会进行投票,明发商业广场第一次“两委会”筹建失败。

  张爱民是第一届筹备组的成员之一,他购置的店铺在G区。“第一届筹备组中,有人想搞一言堂,不让筹备组成员表达不同的意见,最后甚至把我踢出筹备组的微信群。”张爱民说,作为合法产生的筹备组成员,自己表达相关意见是一种权利,没有理由被踢出筹备组微信群。

  上述接近两次筹备组成员的人士透露,表面看起来,明发的业主在“两委会”选举上有两派力量在明争暗斗,其中一派是去年“两委会”的几个发起人,另一股力量是其反对者,这显而易见。“目前,去年的发起人仍掌握着数百位业主的信息,只要有人在去年业主群内发布业主大会投票的相关信息,就立刻会被踢出来。”近日,有业主告诉导报记者,他因在去年的业主群里发布了一条关于投票的信息,就立刻被群主踢出来。

  但事实上,“两委会”的选举远不止那么简单。“发起组建‘两委会’的业主,普遍是那些门店在广场内侧或G区且没有出租出去的业主,他们的利益诉求最为迫切。而靠近嘉禾路一侧、生意较好的店铺的业主,对于筹建‘两委会’则热情有限。”上述接近两次筹备组成员的人士如此表示,加上一些业主被前一届筹备组的个别人牢牢把控着,本届业主大会投票业主数量要过半,更是难上加难。

  业主目标 撤换物业公司?干脆推倒重建?

  明发商业广场,目前暴露出来的问题确实不少。

  7月26日,一位网名“无忌”的业主,撰写了一首《明发长恨歌》,分为城伤、选战、曙光三个部分,述说目前明发商业广场存在的诸多问题,以及自己参与两次“业委会”筹备、票选的经历,并抒发了自己对明发商业广场未来的期待。

  “迷宫格局令人狂,业态混乱难招商”、“楼上寂寞无客逛,楼下空空作库房”、“墙柱斑驳满身伤,公厕堪比茅厕脏”、“去年筹备似战场,争吵不休人心散”、“公器私用把群占,野蛮踢人无相商”、“口号喊得震天响,理念承诺从不讲。”……这些《明发长恨歌》中的诗句,既描述了明发商业广场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对第一届业委会筹备工作表达了不满。

  问题种种,不言而喻,明发商业广场未来该走向哪方?

  “第一目标是推倒重建,第二目标是提升。”有筹备组成员如此表示。但对于如何重建,如何提升,大多数业委会候选人并无框架性方案。

  而本届筹备组成员、业委会候选人方海明在竞选自宣视频中表示,明发商业广场存在的最主要问题,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没有一个合法的业主代表委员会,代表全体业主行使明发商业广场的参与权、管理权、监督权以及话语权。

  “业委会的多名候选人,将目标直指现有的物业公司厦门世家物业。”有接近筹备组的人士告诉导报记者,明发商业广场之所以出现诸多问题,与物业公司的不作为有很大关系。

  对此,厦门世家物业负责业主投诉的周主任告诉导报记者,一直以来,公司并未向业主收取公共维修基金,只收取7-8元/平方米的物业管理费,收取的费用无法满足公共维修的需求。

  不过,当导报记者问及物业管理费、停车费、广告费等收入及使用情况是否在公共平台公示,以便于广大业主查看时,周主任以“帮助业主修缮漏水”为由离开。该公司负责人则以开会、看项目为由,婉拒导报记者采访。

  厦门明发商业广场业委会选举结果如何?该广场未来将走向何方?本报将持续关注。

  导报记者 钟炳祥/文 吴晓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