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首家母乳库运营一周年,收到56万多毫升合格捐赠乳,惠及140多名危重症新生儿及早产儿—— “喂”爱共享 母爱无“疆”

母乳库是宝宝们最珍贵的粮仓 (林劲峰 摄)母乳库是宝宝们最珍贵的粮仓 (林劲峰 摄)

  泉州网8月9日讯(记者 苏凯芳 通讯员 何毓慧 实习生 陈文丽 文/图(除署名外))2018年8月1日至7日是第27个世界母乳喂养周,今年的主题为“母乳喂养,生命之源”,强调母乳喂养是婴幼儿健康成长的基础,是生命的根本。去年8月7日,泉州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成立了福建首家爱心母乳库。已满“周岁”的母乳库,至今接受了62名捐乳妈妈共计56万多毫升的合格捐赠乳,140多名危重症新生儿及早产儿接受了近44万毫升的受捐乳。这些数字的背后,是捐乳妈妈和医护人员不计辛劳、无私奉献的坚持。作为纯公益项目的母乳库,目前正“蹒跚前行”,医院方面也呼吁更多的爱心妈妈加入捐乳的行列,让爱传递,温暖这座城。

  故事 捐乳冠军 早产妈妈分享多余乳汁

  清晨,太阳初升,来自晋江的周海燕已踏出家门,搭乘前往泉州市区最早的班车,为的就是到泉州市儿童医院看望自己早产的女儿。

  今年2月8日,仅26周多的孩子就迫不及待地来到这个世界,出生时仅850克,随即被送进了保温箱。起初,因为思念宝宝,她不时以泪洗面,但经验告诉她,一定不能哭,要调理好身体,自己的母乳就是女儿最好的药。在孩子住院初期,她的家人每天都要大老远将母乳送到医院给孩子吃。在护士的宣教下,她第一次知道母乳库。因为奶水充足,她成了捐乳志愿者。

  在孩子住院的5个月里,从晋江到泉州市区的路,她再熟悉不过,要转三次车,花费近两个小时。每次除了看孩子,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捐乳。即使舟车劳顿,为了确保奶水质量,她一刻也不敢“怠慢”自己。“来往一趟不易,我只能点外卖,但我还是会尽量吃一些温补的牛肉汤鸡汤等。累的时候,就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眯一会。”她轻描淡写,听着却令人心疼。

  75245毫升的乳汁让海燕成为了捐乳量最多的志愿者。得知这个信息,她十分自豪:“我的乳汁能分享给其他的早产儿,是我的荣幸,只有当了妈妈才知道母乳对这些孩子到底有多重要。”

  感同身受 医护人员成首批捐乳志愿者

  在众多的捐乳妈妈中,有一群特殊的志愿者,她们就是该院正处于哺乳期的女医护人员。因工作上的便利,她们中的有些人成了首批捐乳志愿者。

  庄坤英本是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参与了母乳库的筹建、运营,对于母乳库她比谁都了解当中的酸甜苦辣。今年6月份,刚诞下二孩的她立即让科室的同事为其进行了检查,看是否符合捐乳的条件。她说:“我们感动于众多爱心妈妈的捐赠,可能有些人会认为捐乳是举手之劳,但其实并不容易,这完全是公益性行为,没有任何补偿。作为医院的职工,在捐乳这件事上要比其他志愿者更加便利,因此,参与也是义不容辞的。”

  目前,庄坤英还在产假中,因忙着带孩子,加之奶水有限,她还未能实现自己的第一次捐乳。但她的多位同事,都会利用业余时间到采奶室泵乳,一半带回去给自己的宝宝吃,一半就留在了母乳库。每当母乳库告急,医院的医护志愿者便挺身而出,积极参与捐乳。

受捐妈妈与捐乳妈妈分享孩子成长的喜悦受捐妈妈与捐乳妈妈分享孩子成长的喜悦

  家人支持 爱心妈妈每天“打卡”捐乳

  今年31岁的汪素丽是一名催奶师,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更是母乳库中为数不多的来自社会的捐乳志愿者。去年母乳库开始运营,她本想捐乳,但因自己哺乳期已经临近10个月,终未能成为当中一员而遗憾不已。今年3月份,随着二胎女儿的平安降生,她终于如愿。

  作为母亲,她明白母乳对于宝宝的重要性。繁忙的生活与工作,都阻挡不了她捐乳的步伐。每天只要一有空闲,她就会到医院捐乳。“我的家就在医院附近,很方便。有时,我会骑着电动车背着小女儿到医院捐乳。我老公也非常支持我捐乳,经常会和两个孩子陪着我到医院。来的次数多了,连楼下的保洁阿姨看到我们一家都会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讲到此处,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对于素丽而言,她的另一身份就是母乳库的义务宣传员。因为职业的性质,她可以接触到很多生产完不久的妈妈。因此,她经常向那些妈妈介绍母乳库,号召爱心妈妈参与捐乳。

  “母乳库有很多的爱心妈妈都是她介绍过来的,真的很感谢素丽。”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张美莉说。

  爱屋及乌 患儿妈妈积极传递母爱

  宝宝健康成长是每一个妈妈的希望,而母乳的作用是难以替代的。遗憾的是,有些宝宝因妈妈身体原因无法泵乳,只能吃配方奶,有些宝宝则因疾病无法吃亲生母亲的母乳,母乳面临着浪费。今年31岁的李雅芬就曾有这样的境遇。

  因患先天性巨结肠,她的孩子在6个多月时,实施了手术。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住院时间里,她一直陪伴在侧。孩子无法吃母乳,她又不想让孩子过早断奶。为了保持持续的泌乳,孩子住院期间,她不得不把自己泵出的千余毫升母乳倒掉。“母乳就这样浪费,我自己也很心疼。孩子的主管护士看到后,便建议我将母乳捐出来。”当她走进NICU看到那些早产儿,心里五味杂陈,立即决定捐出自己的母乳。“自己的孩子暂时吃不到,但我仍希望自己的母乳能带着我对孩子的爱,传递给每一个需要的孩子。”

有了母乳库,纯母乳喂养率大幅提升。(林劲峰 摄)有了母乳库,纯母乳喂养率大幅提升。(林劲峰 摄)

  成效

  年捐乳量56万毫升 纯母乳喂养率大幅提升

  近日,在母乳库运营一周年的分享会上,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陈冬梅介绍道,自去年8月到今年7月份,有62位爱心妈妈参加了志愿母乳捐献,共捐乳1168人次,总捐乳量567020毫升;有140多名危重症新生儿及早产儿获益,总受捐乳量436646毫升。在母乳库影响不断扩大、母乳喂养宣教不断加强的情况下,医院NICU母乳喂养率有了明显提高。当前,NICU早产儿的纯母乳喂养率已由原来的27.6%上升至65.8%,日均亲母乳喂养率也提高至38.4%。

  陈冬梅说:“母乳库不仅有力推动母乳喂养,更关键的是能明显降低婴儿患病率、死亡率,提高儿童、青少年甚至成年人的生命质量和寿命,减少某些成年期疾病或代谢综合征的发生,从而降低医疗资源的消耗。”

  逐渐被接受 外地妈妈携早产儿慕名而来

  一组组数据的背后,是每一名医护人员及捐乳妈妈为母乳库所付出的辛劳,这得到了众多新生儿家庭的认同和赞许。

  来自惠安的刘先生对于母乳库心存感激。因妻子身患疾病,奶水无法给早产的儿子吃。当得知母乳库可免费提供给早产孩子母乳,刘先生第一时间应允。“孩子出生时体重仅2斤多,一个多月后就长到3斤多。母乳库的捐赠奶真的可以让我们的孩子吃的有营养。”

  一年来,在众多受捐宝宝中,还有各地慕名而来的早产儿。来自莆田的黄女士说,因为孩子早产体重仅2斤多,经过医生推荐和自己的了解,他们特地将早产的孩子转院至泉州儿童医院的NICU。“母乳库里的母乳可以随时补充给孩子,保障孩子的口粮。”她感慨道,作为外地人,通过母乳库她真切地感受到了泉州医生和捐乳妈妈的真诚和善良。

母乳库周年分享会上,多位捐乳妈妈欢聚一堂。母乳库周年分享会上,多位捐乳妈妈欢聚一堂。

  困境

  新生儿量增多 母乳库常常供不应求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早产儿比例有所提升,NICU一年接诊的新生儿重症人数达到了5000余例,位居福建省前列。僧多粥少的局面,让母乳库常常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今年5月份,NICU的孩子更是面临着无奶可吃的尴尬局面。

  NICU护士长张美莉说:“当时,我们也很着急,让原本习惯母乳的早产儿突然改吃配方奶,对孩子并不好。我们当即发动院内正在哺乳期的医护人员积极参与捐乳。同时,对于部分分室妈妈(孩子住在NICU的母亲)也积极予以宣教。有些分室妈妈因为在月子里不方便出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特地赶到她们的家里进行捐乳前的检测,接收捐赠奶,燃眉之急才得以解决。”

  保证奶水质量 难以全面征集志愿者

  据了解,目前母乳库的志愿者人群大都来自于NICU的分室妈妈,而社会志愿仅占志愿者总人数的一小部分。

  为何不全面向社会征集志愿者呢?对于这一问题,张美莉解释道:“对于社会的志愿者,为了保证奶水质量,我们要求她们必须到医院捐乳。从时间和成本上,因为哺乳期的妈妈很多要忙着工作或照顾孩子,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不用说持续捐乳。”另一方面,若为每一名捐乳妈妈进行免费检测,但对方又没办法保证捐乳的次数,这无疑会造成人力物力上的浪费。作为纯公益的母乳库,难以支撑太大的成本。

  虽然母乳库持续不断地向分室妈妈进行宣教,捐乳的分室妈妈在保证自己孩子口粮的同时,也让其他的早产孩子受益。但待到早产儿出院后,部分分室妈妈的捐乳行为可能就此终止。张美莉说:“这一点,大家都能够理解。孩子出院后,这些妈妈更多的精力就会放在照顾孩子上。因此,这有赖于母乳库的工作人员持续不断地对往来的分室妈妈进行宣教。”

  纯属公益项目 长期运营还有待探索

  谈及建立母乳库,陈冬梅副院长说自己曾一直在犹豫,“作为福建省的首家母乳库,我们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运营成本是最大的挑战。目前,母乳库的日常运行成本全部由我们医院自己承担。”

  据悉,母乳库成立后,捐赠者在捐乳前,所做的相关检查全部免费。捐赠的母乳也全部免费提供给患儿食用。从基础设施的日常运行与维护、捐赠者的血液筛查、微生物检测设备与费用、清洁消毒设施的更新维护等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张美莉说:“过去一年,仅检查费用就花费了37974元,再加上各类耗材、人力成本支出,母乳库每年的运行成本要十余万元。这虽然是个公益项目,但如何保证持续母乳库能不断开展下去,仍需做进一步的探索。”

  建议 利用医院优势加强宣教

  如何保障母乳持续供给,成了母乳库的当务之急。

  张美莉表示,许多哺乳妈妈的母乳量都和宝宝的食量成正比,宝宝吃得多,泌乳速度就快。一些妈妈就算宝宝够吃,也会选择囤一些冻奶,以备不时之需。只有像汪素丽这样为数不多的“奶牛妈妈”,才能成为稳定的捐乳志愿者。然而,仅靠少数“奶牛妈妈”和有爱心的医护人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母乳库告急的情况。

  张美莉说,当前,医院正在加强捐乳的宣教。医院方面从产前诊断至产后康复两个阶段入手,呼吁来院诊治的孕妈妈及哺乳妈妈共同加入捐乳志愿者队伍,“因为这一部分人,从产前、产中到产后都在我们医院,对于这些人员,借助医院自身的优势,我们可以清楚知道这些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是否适合捐乳。”接下来,医院还将通过开展各类捐乳妈妈分享会,来提高母乳库的知名度,扩充志愿者的队伍。

  她同时呼吁广大哺乳妈妈,在综合评估自己的工作生活后,若有意愿的均可以加入爱心捐乳的行列中。

  鼓励爱心团体支持参与

  谈到母乳库的未来发展,如何让母乳库能够“自我造血”“自我输血”,陈冬梅表示,可借鉴国内其他医院的经验,设立爱心公益基金,通过募集善款,以保证母乳库的正常运营。母乳库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她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医院都要建立一个母乳库,特别是从成本上考虑并不现实。她认为最理想的管理方式,是由政府或部门牵头,建立一个全市性的母乳库,由各家医院共用,为更多的早产儿和新生儿服务。

  有市民认为,母乳库与血库在性质上非常相似,若是将捐赠的母乳统一管理,统一配送,亦可满足全市早产儿童的“口粮”。对此,陈冬梅认为,当前,要建立适合地区发展特色的可持续运行和管理机制还有很多困难,除了要设置统一的标准,还要解决外送、冷链及责任分担等多个问题。

  陈冬梅说:“我们欢迎捐乳志愿者的加入,更欢迎爱心公益团体、个人的加入,给予物质上的支持,一起将母乳库建设得更完善,更好地服务新生儿。”

  [责任编辑:林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