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起女儿隆胸的经过,老陈义愤填膺▲讲起女儿隆胸的经过,老陈义愤填膺
▲这纸准考证,对小陈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这纸准考证,对小陈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N海都记者 陈恭璋 张志宏/文 肖春道/图 实习生 唐羚珊

  关注理由 昨天和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高考,对于高三考生来说,这是人生中极为重要的转折点。但福建高三女生小陈,因做隆胸手术刚第四天,只能虚弱地躺在福州一美容医院的病床上,无缘今年高考。

  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整形手术,小陈父亲老陈说,女儿的经历疑点重重:一个陌生男子以招收“模特”为由,和女儿联系上,后怂恿其到福州整形,并用女儿的身份证办理了3.5万元的“美容贷”;而该美容医院不顾女儿高三学生的身份,在未联系家长的情况下,直接对孩子全麻做隆胸手术,导致女儿误了今年高考。

  目前,小陈父亲已报警,警方已介入调查处理。

  父亲讲述

  高考前两天,得知女儿做了隆胸手术

  昨日上午,海都记者来到该美容医院病房,小陈躺在病床上,面容憔悴。老陈说,女儿已经三天三夜没睡着,很多时候都是半睡半醒状态。

  “女儿的经历有太多疑点,我要是早点知道,就能早点介入,真的很后悔。”老陈说,他们家距离福州有一百多公里,女儿今年19岁,是当地一所中学的高三学生,因为临近高考,学校放了温书假,女儿在家温习功课备考,其间多次提到要来福州找闺蜜玩,放松一下。6月1日(即上周五),女儿再次提出要去福州,他也希望女儿能轻松迎考,就同意了。

  老陈说,女儿出去玩,他也有点担心,一直和女儿保持联系,1日、2日两天,女儿都很正常,还发来在福州玩耍、吃饭的小视频。但3日(上周日)晚上,女儿声音很疲惫,称“很累了,想早点睡”,他没在意,还提醒说,马上高考了,要提早两天回来。

  到了这周二上午,老陈发现女儿的声音还是很疲倦,感觉不对劲,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但女儿不接。这时,他突然接到女儿表姐的电话,对方称,小陈打电话跟她说,自己被骗了,正在福州一家整形医院。挂了电话,老陈立即从家里出发,于当天中午12点左右赶到福州。

  网上找兼职,遇陌生男招“模特”

  老陈说,他赶到福州这家美容医院,见到女儿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顿时觉得整颗心都要碎了。根据女儿讲述,他了解了整个事情的过程,觉得疑点重重。

  原来,小陈是学音乐的艺术类考生,几个月前,参加完专业考试后,就在网上搜索,准备高考后去兼职,其间和一个男子相识,双方加了微信,对方先是称可以提供夜场岗位,月薪3万,但被女儿拒绝,后男子称,可以提供模特岗位。

  老陈说,他们家家境还不错,但爱美是女生的天性,在之后的时间里,男子不时向女儿灌输整形理念,女儿逐渐接受了这些理念。上周五,小陈来到福州后,该男子就找到她,并且在上周六,将小陈带到这家美容医院,选择了植入假体的隆胸手术。

  女生办了美容贷,贷款3.5万元隆胸

  老陈说,上周天,女儿接受了隆胸手术,手术费3.5万元。作为一个学生,女儿根本没这么多钱,为此,在医院内,女儿就办理了一种名为“即有分期”的美容贷。

  记者与老陈谈话间,病床上的小陈醒来。她说,整个过程她都是蒙蒙的,也不知道是谁通知了美容贷的业务员,只知道贷款业务员很快就来到了美容医院,拿走了她的身份证,至于贷款利息、分多少期还款、贷款

  怎么打给医院,她都不知道,也记不清楚了。

  小陈说,手术前,她正在输液,整形医院工作人员告诉她,手术植入的假体叫“花样年华”,是国产的。她一听是国产的,就不想要,

  男子回应 美容贷是整形医院提供 双方什么关系他不知情

  老陈给记者提供了小陈办理的“即有分期”美容贷“申请表”,根据表上信息,小陈贷款3.5万元,零首付,分24期,月供2001元。据此计算,小陈共要还款4.8024万元。

  申请表上,小陈的公司“部门”为模特,月收入3万,入职时间为2017年,工作1年。申请表上除了小陈父母的联系方式外,“同事”一栏写着该男子的电话。老陈说,他通过女儿的微信,查询了该男子的朋友圈历史记录,发现其中都是各种暗示性很强的信息,称可提供高薪工作。但昨日,相关信息已被删除。

  昨日下午,海都记者联系到该男子,其称,他根本不知道小陈是高三学生,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允许小陈在临考前做手术。同时,他也否认诱骗小陈,称一切都是小陈自愿选择。对于“即有分期”的贷款,男子称,现在很多整形医院都有这些美容贷,业内人都知道,至于美容贷和整形医院什么关系,他不知情。

  家长质疑 该整形医院做全麻手术 为何不通知女生的亲人

  采访中,老陈说,他觉得女儿的遭遇太可怕了,目前,他正和美容医院交涉。

  老陈说,他主要有两点疑问,其一,隆胸手术是全身麻醉手术,该美容医院为什么不通知孩子父母?在一般医院,手术都要通知亲人,并且要亲人签字,女儿的这次手术,为何可以没有亲人签字?

  其二,女儿有提供身份证,可以看出今年19岁,这个年龄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学生,整形医院为什么不核实女儿的高三学生信息?同时,虽然女儿已经年满18周岁,但现在的孩子,长期在学校念书,涉世阅历浅,虽然身体已经成年,但心智还在成长中,还是小孩子。如今,因为这个手术,女儿错过了今年的高考。

  “高考是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我们辛辛苦苦把孩子培养到现在,无端端的来一个手术,导致无法参加考试,作为父母,我们的心情真的难以表达。”老陈说,家人现在近乎崩溃,但又不敢在孩子面前表露。

  提出要换成进口材料,医院提出,进口材料很贵,要加几万块钱,但她拿不出钱。很快,男子就赶到,并称,通过和医院交涉,医院同意只需再加6000元,这个钱他已经垫付,算是借给小陈的。

  担心女儿身体受到影响 家人决定将假体取出来

  昨日下午,针对老陈提出的疑问,记者来到该美容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他们不会细问前来做整形的顾客是否是学生,因为这是顾客的隐私,有很多人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知晓。

  那么,为何全麻手术,不事先联系小陈的家长?工作人员称,他对该方面业务不熟悉,不方便回答,同时院方相关负责人不在,无法接受记者采访。

  老陈说,这几天,他一直和美容医院交涉,他曾直接质问医院相关人员,“假如是你女儿,会让她做这个手术么?”相关人员回复说“不会”;他又质问,“假如是你的孩子,现在会怎么做?”相关人员回复“会将假体取出”。

  老陈说,昨日中午,该美容医院已经从其他医院找来整形外科的权威专家会诊,该专家告诉他,小陈才19岁,身体还在发育中,将假体取出是比较好的选择。为此,他经过慎重考虑,担心假体会影响女儿的身体和将来,决定将假体取出。目前,具体事宜他还在和医院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