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有护士注册,但还没有接单,市民质疑收费过高,如何保障医患安全受关注

  泉州网6月7日讯(记者 许奕梅/文 手机截图)共享单车、共享冰箱……各种共享事物我们已经听多了,大家可能没想到的是,护士也能共享。现在,“共享护士”就在泉州出现了。它们其实是APP平台,通过注册的护士向需要的市民提供医疗护理服务。目前,泉州已有一些护士登记注册,但多持观望态度,尚未有提供服务的情形。有些市民觉得,平台上的服务价格普遍比去医院就诊来得贵,而各方面的安全问题,是大家都在关注的。

  泉州已有护士注册

  泉州

  有护士已经注册 暂时还不敢接单

  记者了解到,去年福州的福建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双创中心就推出“共享护士”,需要长期定期护理的患者通过手机预约,就可以在家享受护士上门服务,受到不少人的欢迎。

  记者通过手机搜索也发现,类似此种“共享护士”模式的手机APP有多款,在市区一所公立医院担任主管护师的陈女士此前就注册了两款,管理方是上海、北京等地的私人公司。

  陈女士说,注册此类APP须取得执业证书或专业技术资格证,还要实名登记,将证件照片上传审核。注册成功后,陈女士被拉进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是已注册的护士。用户在APP上下单,系统就会自动匹配到距离最近的护士,上门提供包括陪诊、打针、输液、灌肠护理、新生儿护理等十多项服务,线上接单、线下服务。

  她发现,接单的护士中大多提供的是陪诊服务,服务后用户与平台结算,平台再发抽成给接单护士。但观察一段时间后,陈女士发现平台未与护士签订协议,也没有相应的保险,一旦出现医疗事故该如何处理?“注册后,考虑自身安全保障,一直没敢接单。”

  “共享护士”上门服务项目的费用普遍不菲

  收费

  上门打一针139元 市民质疑收费过高

  “我上医院打一针保胎针,注射费2.4元,‘共享护士’上门服务却要收139元,而且还不知道护士技术如何。”看了“共享护士”相关的服务价目之后,准妈妈李女士对此持保留意见。她也到医院外的诊所打过保胎针,尽管技术没有医院里的好,但注射服务费包括针筒费也就收两三元。

  “主要担心人身安全和医疗安全。”市区一公立医院的产科护士长李女士表示,以“共享”为名推动医护上门服务,将分散的护士资源优化配置,打破了传统医疗行业壁垒,为公众带来了便利,有一定的推广意义。但是此类平台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是否有保障,注册的护士是否有过硬的技术,值得商榷。

  记者在名为“医护到家”的APP上看到,产后护理服务定价是539元每次,内容包括泌乳护理、产后恢复指导、新生儿护理指导等。李护士长认为,此定价偏贵,而且没有写明具体的指导内容、指导时长,对产妇及家属的掌握程度是否有差别服务等。

  “共享护士”上门服务项目的费用普遍不菲

  律师

  投保只是事后保障 平台还需立法监管

  记者致电其中一款“共享护士”APP的平台,客服表示,为降低医疗风险,该APP应用平台有免费为医患双方投保,注册的护士也要求有三年以上的从业经验。对方称,护士接单后一般是单独前往,除非有特殊要求平台会考虑派人陪同,但此类情况还未出现。

  福建建达(泉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传江表示,互联网发展迅速,类似的这种共享服务会越来越多,但是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管和立法都相对滞后,例如共享单车就是此种情况。此种上门服务有一些方面能否得到保障值得商榷,服务的收费标准还缺少政府指导。尽管平台多表示有投保,但这属于事后保障,如果出现医疗事故,不论是护士还是用户,虽然事后有相应赔偿调解,但身心已经受到伤害。因此,需要相关部门将此类服务纳入监管范围,在准入、责任、医疗风险等方面规范引导,逐步完善,保障上门诊疗的安全。

  “共享护士”在国外

  1。澳大利亚:医院与医院之间“共享护士”

  澳大利亚也存在“共享护士”这一做法,但不是上门服务,而是在医院和医院之间共享。因为澳大利亚护理专业人才奇缺,一些护士并非隶属于某家医院,而是被整个地区的公立、私立医院所共享,具体的做法是依托护士中介制度。中介负责为名下的共享制护士进行排班,护士需要持牌上岗,对自己的工作负责,虽然工作岗位经常流动,但从服务质量和专业程度上来看,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长期工护士。

  关于护士上门服务,在澳大利亚,如果护士不慎在私人家庭中造成医疗事故,医疗机构同样需要负责。

  2。日本:医疗制度设有上门服务环节

  在日本的医疗制度当中,本就设有上门服务这一环节,可提供的服务主要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由医院、诊所等机构直接提供上门检查、出院后复查等服务;第二种是由这些机构派出护士进行上门护理;第三种是由这些机构委托药店上门指导药剂管理。受伤在家、需要继续接受治疗的患者,患晚期恶性肿瘤、疑难杂症的患者等可以接受这些服务,相关费用可以走保险。

  日本可提供上门检查的医院和诊所多达2000个左右,可上门护理的机构近6000家。

  3。俄罗斯:护士上门服务已流行多年

  目前俄罗斯还没有“共享护士”APP,但护士上门服务已经流行很多年,性质类似于一种同城服务。在俄首都莫斯科和北方之都圣彼得堡,都存在具有十多年运行经验的护士上门服务公司。这些专业化运营公司对于护士员工的招聘标准非常严格,要求高等专业证书、多年工作经验等,并进行后期培训。这些专业化的护士上门服务费都非常高。

  尽管如此,由于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体制,俄医疗纠纷处理专家并不建议患者选择护士上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