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春节期间,节节攀高的气温,让护林员张金枝更加警觉——天干物燥的日子,深山老林容易发生火灾。因此,他只在除夕那天匆匆回到山脚下的家里,与妻子吃了顿饭,然后又匆匆赶回永春横山林场,守护林场安全。

  □泉州网2月21日讯 记者 黄墩良 通讯员 叶国强 梁菊生 文/图

老张几乎每天都要走10公里的山路巡山老张几乎每天都要走10公里的山路巡山
除夕当晚,老张回家和妻子匆匆吃了顿饭,又返回林场。除夕当晚,老张回家和妻子匆匆吃了顿饭,又返回林场。

  21岁上林场 一待就是半世纪

  春去秋来,多少个节假日,多少个春节,张金枝都是在深山老林度过。

  张金枝的家在永春县吾峰镇培民村,他守护的横山林场离家10多公里。吾峰镇的镇干部告诉记者,老张长年累月在深山,没有任何通讯方式,即便上山找他,也不容易碰到,因为他经常要巡山。

  张金枝今年70岁了,从21岁起就待在林场,虽然是古稀之年,但他一口气走10多公里的山路不在话下。记者搭乘的采访车在吾西村路口停下,张金枝指着前面茂密的山林说,那片山林的山顶处才是他的驻地,两三公里的山路,全靠两条腿。

  在森林入口处,老张指着一处并不起眼的山坳说道:“这是我守护的横山林场和私有山林的分界线。”放眼望去,千亩横山林场植被丰富,毛竹、杉木、松柏等各种植物林立其间。

  耐得住寂寞 独守林场不害怕

  老张的驻地是一幢土坯结构的四间平房,墙体斑驳风化严重,屋檐下堆满了木柴,房间里摆放着一张破旧桌子、三张木凳子,唯一的家电是一台老式的电视机。他养的三只大狗,不时狂吠几声,带给深山一点生气。

  白天,他出去巡山、劈柴、种地;晚上,则只身一人面对空荡漆黑的山谷,外人觉得可怕,但他却习以为常,“住惯了,和待在家里一个样,晚上走山路,即使遇到蛇、山猪等动物也不会害怕。”

  老张不懂使用手机,那他平时怎样和家人联系?他说,如果家里有事,会打电话给离林场最近的村民,然后再由村民上山通知,如果自己没在屋里,村民会把写着“家里有事”的便条放在桌子上。

  足迹遍角落 最担心发生火灾

  谈起护林工作,老张说,他每天要巡山三四次,每次约一个小时,来回要走10多公里的路。

  横山林场地处苏坑、五里街、介福等几个乡镇交汇处,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偷盗林木的现象频发,经常有人趁着夜色砍树木。夜深人静时,一有砍柴声就显得特别刺耳。一旦听到,老张立马会循声追去。虽然孤身一人,但只要他大喝一声,对方便会逃跑。1984年后,林木盗伐现象基本绝迹了。

  最让老张担心的是火灾,尤其是每年的清明节和冬至。村民烧金纸时若不小心,就会酿成焚毁山林的恶果。因此,他一听到鞭炮声,都会到现场去查看,确保安全了才离开。这期间,他的工作量是平时的两倍多,常常一天往返山路七八趟。

  最大的心愿 坚守最后一班岗

  老张今年70岁了,即将退休告别这片山林。望着满山叠翠,他说:“在深山半个世纪了,早已适应了孤独与清贫,忍受了不解与非语。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坚守最后一班岗,不让一草一木受到伤害。”

  吾峰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横山林场从未发生过重大的盗采事件,更未出现火烧山的现象,这1000多亩的林木,保留着原始森林的风貌,这和老张的兢兢业业、50年如一日的精心守护分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