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蔡崇达曾为自己的第一部书《皮囊》发行达150万册在曾就读的大学泉州师院举行了一场“回到家乡谈远方”的文学演讲。就在昨日,蔡崇达来到晋江侨声中学,和同学们来了一场“不忘来处”的文学对谈:“《皮囊》发行超200万册,非常想感谢母校给予我的帮助,所以这次回来就是要从行动上感谢它。”

蔡崇达与小校友们合影蔡崇达与小校友们合影

  设文学奖鼓励学生

  蔡崇达所说的从行动上感谢,是指他此次回乡将在侨声中学设立“长丽文学奖”。“我是搞文字出身,设立文学奖鼓励那些对文学有爱好的年轻人能更进一步,这是我能做的事情。”在他看来,设立文学奖只是他帮助年轻人实现文学梦想的第一步,“如果能量更大,我会继续做得更多。”蔡崇达说他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回来与本地的文学爱好者进行交流,“我是写特稿出身,很多学校也会请我去做演讲,但经常是抽不出时间。但我希望与家乡的年轻人聊聊写作,固定一个学期来一两次。”

  “长丽文学奖”取自蔡崇达父亲母亲的名字,蔡崇达说,这次和学生们聊天的主题是“不忘来处”,设立这个文学奖也是“不忘来处”。蔡崇达在侨声中学度过了难忘的中学阶段,也就是在这个时间里,他开启了自己文学梦的探索:获得各种作文比赛大奖,成为侨声中学文学社第一个学生社长,主编了小说《我不是素食主义者》,并捧回了全国创新作文大赛一等奖。

  “侨声中学就是我的一个家,这里的老师给我的帮助实在太多了。”在他的记忆里,学校宽容宽松的文学环境让他的文学梦想能越走越远,“当文学社长的时候,学校完全是无条件支持我们用那种印考卷的油墨来印刷我主编的文学刊物。学校图书馆的老师也是第一时间保留订阅的杂志给我阅读。我能捧回全国创新作文大赛一等奖,如果没有同学老师的帮助,我根本没有钱去北京。我的高中生活因为家庭原因其实很辛苦,但学校老师们的各种鼓励,让我一直都很感激,所以在我的心里它不仅只是学校,还是我的家。”

  第二部作品已经有目标

  《皮囊》发行超200万册,就在上个月,它的台湾版也正式发行,销量在台湾也是名列前茅。很多人会关心蔡崇达的第二部作品什么时候出来,蔡崇达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微博上每天基本都有三条私信我什么时候出第二部,还有人调侃说难道指望着靠一本书吃一辈子吗?我要说的是第二部作品绝对会出的,已经有努力的目标了。”

  这段时间的蔡崇达都在为《皮囊》要改编成电影的剧本打磨,在很早之前蔡崇达接受东南早报专访时就表示剧本写了很多遍都不满意,而最近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改编方向,“虽然有很多波折,但终于找到一个非常完美的方向,还找到了满意的导演,我感到很自豪。”至于这部影片会不会在泉州拍摄,蔡崇达说已经有三批人来看过景,“电影一定会和家乡的一切很好结合。”(记者张博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