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带着荣耀的职业,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职业,郑俊峰的的手部、脚部以及身上多个地方,至今仍有伤疤,这是在一次执勤中英勇负伤的。

  2015年4月7日零点左右,暮春的侨乡江口镇,熙攘的小镇逐渐安静下来,但是另一种躁动正在暗夜中浮现。那时,郑俊峰还是莆田江口镇边防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在巡逻时,忽然听见前方有人大喊救命,职业的本能驱使他赶上前去。

  看见三名社会青年正对一名女子实施暴行,郑俊峰大声呵斥。忽然!从昏暗处冲出八名手持利斧的社会青年。。。。。。

  郑俊峰回忆,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情况不对,得赶紧采取措施,那时他身后站着不少围观群众,如果不及时让他们闪开,会有生命危险。于是,他用力将身后的群众推向一侧,迎上去侧身躲开斧子,一个抓肘拐臂,将挑头者摔倒在地。其他歹徒见状,又挥斧朝他的小腿砍来。

  为避免伤及无辜群众,郑俊峰推开战友,用自己做诱饵,引歹徒远离密集人群。

  莆田东沙边防派出所副所长郑俊峰:我们正在现场处置一起纠纷,几个歹徒突然从身后冲出来,离的距离非常近,就几米,可能一步两步就追上来,事情是突发的,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我就往那边走, 就是把他注意力吸引走了, 对群众可能就不会特别造成伤害。。。。。

  郑俊峰见情势不对,下意识地将身边的战友及围观群众推向一侧,大声喝斥并果断迎上去与对方缠斗在一起,示意战友向单位呼救增援。

  郑俊峰已经回忆不起来当时歹徒砍了多久、砍了几斧,只能感觉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在全身散开。

  在被对方的利斧、铁锤疯狂劈砍、锤击的情况下,郑俊峰仍死死抱住一名歹徒的手臂不放,最终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搏斗中,郑俊峰左脚踝、左腿骨、左大腿、左臀部等10余处伤口深可见骨,多条血管和神经被砍断。经过多方联系、协调,郑俊峰第一时间被送往福建省立医院。在福建省立医院,3名外科医生坚守手术台8小时,紧急输血2500毫升,终于使他脱离了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