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网25日讯 8个月大的欣欣,正是好动的时候,但是现在的她已抬不动双腿,只能躺在泉州解放军180医院的病床上。

  ­  背部、双腿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全身28%烫伤,经过8天的治疗,欣欣初步度过了危险期,现在正是最痛的熔痂阶段,小小的她,要再挺过接下来的20天。

  ­  欣欣的父母都是外来务工人员,这一阶段需要的5万元费用,他们用尽了办法还没凑齐。

  ­  昨天,走投无路的罗丽珠向海都报求助,求求大家救她的女儿。

­  妈妈一个不注意 她爬出学步车,打开水龙头­  妈妈一个不注意 她爬出学步车,打开水龙头

  ­  罗丽珠一家是江西人,来泉州务工十几年了,目前租住在泉州丰泽区后茂社区。13岁的大儿子在读初一,38岁的丈夫林书生在动车站附近喷漆打零工,罗丽珠则辞职在家带女儿。

  ­  9月15日上午10点多,罗丽珠看见客厅地上有水渍,担心坐在学步车里的欣欣会滑倒,就到卫生间拿拖把出来拖地,她没有注意到,欣欣追着她的脚步到了卫生间。更没有想到,欣欣扶着地上的水桶,从学步车上爬起来,够着了有热水的水龙头。

  ­  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罗丽珠的心都碎了……她立刻打电话让丈夫林书生回来。 “在打车去泉州解放军180医院的路上,我看到孩子后背、双腿的皮肤一块块掉下来,看得见肉。”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罗丽珠泪如雨下,她自责,因为自己的疏 忽,让8个月大的女儿这么痛,“为什么烫伤的不是我?”

­  下身大面积烫伤,疼得甚至哭到发抖­  下身大面积烫伤,疼得甚至哭到发抖

  ­  今天,海都记者在5楼烧伤科4床看到了欣欣。治疗医生说,欣欣右腿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肉几乎都被烫熟了,会阴部也被烫伤,靠插着导尿管排尿。每次便便,欣欣都哭得发抖。罗丽珠眼里含着泪,用湿纸巾轻轻地给她处理,一边用棉签消毒,一边给她吹气,缓解欣欣的疼痛。

  ­  欣欣还没断奶,而重症监护室是悬浮床,大人没法躺上去,罗丽珠每晚跪在地上,或用双手扶着床,趴着给欣欣喂奶,在重症治疗的5天里,罗丽珠夜里没睡过觉。

  ­  “欣欣以前不爱哭,她自己醒来后,会站在床上扶着墙走来走去。直到我们醒来,喂饱她哄她重新入睡。”现在欣欣每天都疼得大哭,罗丽珠除了上厕所,都守在欣欣身边,握着她的小手。

  ­  “欣欣已经会叫妈妈了,但已经8天没听她喊过了”,自从欣欣烫伤后,罗丽珠没睡过整觉,眼睛哭得红肿,一脸憔悴。

  ­  初步脱离危险期,但还要挺过最痛的20天

  ­  治疗组胡文捷医生说,一到医院,欣欣就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抢救。全身28%烫伤,属于重度烫伤。一些部分属于重三度烫伤,皮肤有可能不会重新生长。经过8天的治疗,欣欣挺过了一周的高烧,初步脱离危险期,已经住进普通病房。

  ­  胡医生介绍,欣欣目前处在熔痂期,是整个治疗最痛的阶段,还要挺过接下去的20天左右。这一阶段的费用,大约需要5万元。如果重新长出来的皮肤太薄不能用,则要考虑植皮。

  ­  欣欣的爸爸林书生,3年前患有肺结核,经过手术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林书生生病欠下的一万多元,靠着他和妻子在外打工,省吃俭用已经还清了,还存下一万多元。自从欣欣出生后,林书生顾不上自己肺不好,又去做喷漆,因为喷漆一个月5千元的工资,才够一家四口生活。

  ­  自从欣欣住院后,家里花光了一万多元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万多元。为了省钱,罗丽珠不舍得在外面吃饭,都是丈夫下班回家做饭,给她送 来。他们是外来务工人员,认识的人不多,能想的办法都试过了,他实在没有办法,才向社会求助。(海都记者 黄晓蓉 吕波 文/图 值班编辑 郭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