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伟大的逆行!莆田女教师和女儿的九寨沟地震生死之旅

  N张海英 郭思琪

  (本文获作者授权发表)

  编者按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2017年8月11日13时,地震已致23人死亡,493人受伤(其中重伤45人,较重56人,轻伤392人)。

  地震发生时,来自莆田市第二实验小学的张海英老师,正带着她的女儿和八岁的儿子,跟随同事和她的朋友一行13人在九寨沟旅游。地震发生后,已经带着儿子逃出危险区域的张海英,发现女儿还在里面,果断逆行寻女……

  九寨沟的生死之旅

  张海英

  趁暑假出行 行万里路

  本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教育理念,趁着女儿高二放假,我带着她、八岁的儿子,跟随同事和她的朋友一行13人自由组团,于 8月5日从福建出发飞往成都。六号出行九寨沟,途经汶川-茂县,感慨地貌之险,却不知就在前一公里处已发生塌方,交通受堵,被迫打道入住茂县,看到茂县联想到前两个月的泥石流,一晚无法入睡!

  第二天,我们绕道再次进军九寨沟,行驶15多小时,途经黑水县、红原县等,无边无际的草原,柔和的山脉,碧绿的草原,银绸带似的小河,纯朴的藏民,成群的牦牛……感慨所失与所得,当晚入住九寨沟天源豪生酒店。

  第三日,即8月8日!游览神奇的九寨沟,真美!美得忘了前天塌方和昨日坐了整天车的劳顿。下午四点半出九寨沟,赶着看各场演出!

  《九寨千古情》 真实地震却误以为是剧情设计

  《九寨千古情》看的是第三场,当晚八点三十分:剧情感人,场景逼真,形式壮观。当作品《大爱无疆》之《汶川地震》上演时我们震撼了:竟然有假地震为特效,地震(椅子突然下沉)效果真假难分。这个特定的地震特效出现后,舞台上出现两个场景:首先是一对被压在废墟下的母女对话,然后是一对拍婚纱照的情侣憧憬未来,当新郎台词说到:无论贫穷还是富裕,不管是疾病还是健康……这时,又是整栋房子在大力摇晃,尘土打落我们一身,时间有十来秒,黑暗中不断有小石块状的坠落物打在我的头上身上,耳旁充斥着个别观众的尖叫声(估计是被大件坠落物品砸伤的个别观众)!我却还在心里感叹地震的效果和编导的设计。

  当应急灯亮起时,我先轻弹孩子头上的尘土,然后放眼舞台,一片灰蒙蒙的,等待演出继续。我始终认为,那十来秒钟是剧情设置的余震或者是另一个强烈地震的效果。殊不知,当时已经生死一线!之后我就看到周围观众疑惑的神情,有继续等待的,有调侃的,有抱怨演出失误的……

  返回寻找女儿和同事 一个都不能少!

  我随着缓慢移动的人流走出剧院,看到门口墙体断裂受损时,立刻意识到险情!我本能地拉起儿子奋力奔跑,刹那间又反应过来:女儿还在剧场里!犹豫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处理儿子),我紧拽着儿子的小手与人流逆行,万幸在安全门出口处看到女儿的身影,我挤近她,一手一个抓着他们,随着人流想往大门口逃生。可是发现已经挪不动了,大家都惊慌失措,因为恐惧而尖叫。有个别的还在拆剧院墙内的铁丝网和围栏,还好工作人员及时出现,告知应急出口,我拉着孩子们从应急出口处很快出了大门。

  看到地上躺着的伤员,周边受损的房子和马路上掉落的建筑物残块,我终于意识到——地震了!地震了!天啊,我们在剧场门口陆陆续续找到并聚集了10个同伴,同事林淑芬和两个孩子因为之前坐区不同走散了。大家手机都没信号,唯有我的联通时有时无,由于拍了一天的照片手机电量仅有百分七了!那个等待和不断寻找的感受,一时难以描述,我们知道的是,大家必须在一起,谁都不能离开。

  孩子怕我们离开她们,我们又必须寻找,最后我们大人小孩手拉着手,一边走一边按口令齐喊着“林_淑 _芬”……看着伤员不断被抬出,追着伤员一个一个追,一个一个辨认。孩子累了也不能放,不能停。最后在十一点半,我强制开机收到珍梅信息:林淑芬三人已联系到,安全!那一刻,用经历理解了什么叫“如释重负”,我们立刻决定就地等待。由导游和其中的一个人外出寻找,最后外出买食物的伙伴找到了淑芬,大家终于安全聚在一起了!

  当晚凌晨一点多,有信号后,我们收到亲人、朋友、同事等铺天盖地的信息和未接来电。当时真的很温暖,一点都不害怕了!我们熬过了一个警车、救护车鸣笛不断和一个余震不断的寒冷夜晚。

  第二天,在特警和酒店服务员的安排下,我们要爬上9楼,去房间快速收拾行李。看着拖着行李箱走出酒店的人,心里很是羡慕。殊不知自己上去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幸运的是,9号上午七点钟走唯一一条途经九寨县的路返程了,途中目睹了震后的灾情,路上多处还正在山体滑坡,陆陆续续有山石滚落,伴着劳累,饥饿,恐惧,庆幸于9号晚,驱车14个小时后,终于安全抵达成都!心里一百次一千次地念着,美丽的九寨沟,你一定也是坚强的!幸运的!

  颤抖记录于2017.8.10成都智选假日酒店

  张海英的女儿,正在莆田二中就读高二的郭思琪则记录了死里逃生后,在余震中,等待家长返回酒店取回行李的真实感受和见闻。

  2017年8月9号,凌晨四点半,我们都从冰冷的地面上坐了起来,等待着从酒店里拿走行李,赶紧离开这里。地面上的震感越来越强,余震的频率越来越大,每当我们看见有游客拖着行李箱从酒店门口出来,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时,我们都非常羡慕。他们等于是从死神手里逃脱了啊!在这个时候,前后每一秒都是生死攸关,我们就在寒冷,狼藉的凌晨里焦躁不安地等待着,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凄凉。

  大山里的六点,还是黑沉沉的,看着面前摇摇欲坠的酒店,里面一片漆黑,有时还有玻璃炸裂的声音,我已经接近绝望了。那时候我只想拉着他们直接离开这儿,什么都不要管,直接离开!但是不行啊,身份证还在里面,我们能走去哪?我们能回家吗?

  轮到我们拿行李了,大人们说什么都不让几个孩子进去,只让我们见到车来了,就回到车上等。我们怎么会同意,地面上余震不断,这时候进酒店是有多危险,我们心里都清楚。现在争取的就是时间,在酒店里拖越久,就越危险,我们只想帮助大人一起收拾东西,减少时间。但是大人们的态度十分决绝,说,我们保护好自己和三个小小孩,就是给她们帮了大忙。我们没时间再争论了,只好沉重地目送她们进酒店,在心里一直祈祷着,都要平安出来!

  车子停在了离我们五六百米远的地方,马路上各种车辆毫无章法地停靠或前行,不远处的山体因地震而塌方,造成了交通堵塞。

  我们四个中学生从那一刻,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个孩子,我们的家长把危险留给了自己,我们更应该担负起作为哥哥姐姐的身份,将弟弟妹妹平安送到车上。弟弟妹妹被我叫醒,睡眼惺忪的,还有一些起床气。他们只知道我们破坏了他们的好梦,并不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着怎样的危险,不情愿地挪动步子,被我们拖着走。

  我们需要抱走三床大棉被,一箱矿泉水,每个人都背着背包,还有两大袋食物,两箱行李,两个睡眼朦胧的孩子,而我们只有四个人,只有八双手。地面又开始晃动了,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我仍吓得抱紧了弟弟,手心湿冷,额头渗出了密密的冷汗。我下意识地往酒店望去,看见上面的窗户因余震而发生颤抖,心因此又一下提了上来,怦怦直跳。我的脑海里一直蹦出很多不好的画面,像房顶不小心坍塌了之类的,那时的我都要疯了!但我们必须到车上去等她们,我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别胡思乱想。

  男孩儿手上抱着棉被和食物,女孩拖着行李箱,扛着矿泉水,我们四个大孩子把三个小孩子围在中间,半拖半抱地前行着。马路上,警笛声一直在响,武警官兵在紧张地维持着交通秩序;一个个伤员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他们的家属跟在车子后面哭得撕心裂肺;四周的房屋墙角坍塌,砖瓦脱落,早已面目全非;还有许多人手拉着手,扯着嗓子一起喊着失联的同伴们的名字……然而,即使是这样,地面仍在无情地抖动着…

  我们已经累到了极致。昨天参观了一整天的九寨沟,昨天夜里突发地震,又是一晚上没睡,提心吊胆,体力早已透支。然而我们早上还拿着这么多东西,牵着三个孩子,又要小心余震,又要避让来往的车子,看好小孩和财物,还要为在酒店里的爸爸妈妈担心受怕。再看见一片狼藉的街道,心里十分的悲痛,沉重。我们那时的唯一想法,就是要把小孩安全送到车上。

  路上的司机见我们过马路,便都停了下来,武警叔叔帮助我们到达车上,我被大自然寒了一晚上的心又暖了起来,泪水差点就要夺眶而出。他们真好!真的好。

  等待大人们的这几分钟,过得格外漫长。原本平日里热闹非凡的车厢变得十分寂静。我们忘记了刚刚的狼狈和疲劳,都在祈祷,都在害怕。每当响起有行李箱下的轮子摩擦过地面的声音时,我们都会立即趴到车窗前看着,看看是不是她们出来了。不知等了多久,余震又开始了,在我们都要崩溃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她们的声音。坐在车厢内的我们相互望了一眼,都舒心地笑了出起来。出来了就好!

每个人都平安无事, 我们都瘫倒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们都希望,灾区同胞和我们一样,有惊无险,平安回家!

 每个人都平安无事, 我们都瘫倒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们都希望,灾区同胞和我们一样,有惊无险,平安回家!

 汽车开动了,正朝着家的方向缓缓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