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26岁的刘翠香先天聋哑,可因为父爱,她创造了开口说话的奇迹。在家庭和社会的关爱下,她像正常人一样自信、自立和自强,健康成长。前日上午,在众多热心人的帮助下,刚大学毕业的她找到了工作,开始第一天上班。

  ­  刘翠香在绘画

  ­  社会的爱心激励不断前行

  ­  当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刘翠香,走进本报编辑部,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你好!我是刘翠香”时,大家不敢相信,她是一个重度聋人。

  ­  今年7月,大学毕业的刘翠香原想当特殊教育的老师,可因为无法达到要求,不得不放弃。得知她的烦心事,漳州市残联理事长、漳州残疾人艺术团朱丽娟团长和漳浦县残联郑副理事长、漳浦特殊教育学校校长李丽娇再次为她排忧解难。最后,在他们的多方联络下,刘翠香的工作有了着落:在龙文区环卫处当环卫工人。

  ­  圆了工作梦,刘翠香轻松了不少。她说:“我很感谢一路帮助过我的爱心人士。希望父亲和家人不要太辛苦,不要为我和哥哥操心,我们长大了,以后由我们来养家。”55岁的父亲放下农活,陪同她上第一天的班,她心里满满的温暖。她说她会继续努力,将来孝敬父母,回报社会。

  ­  父亲的“狠心”开了一扇窗

  ­  1992年,刘翠香出生在漳浦县杜浔镇一个村庄。她3岁了,可一句话也不会说。家人带她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她步了她哥哥的后尘,都是天生耳聋。这种病治不好,目前属于医学难题。

  ­  看着人家同龄的孩子能说会道,再看自己的女儿沉默一脸茫然,刘翠香的父亲刘永火心如刀割。“病不能治,但是能佩戴助听器。更重要的是,3岁是语言康复的黄金时期。”四处求医,尽管一点起色都没有,但医生的这句话点醒了刘永火。“我现在能说话,是个奇迹,这全靠父亲的‘狠心’。”她说。

  ­  过程很艰辛。面对聋哑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呼气,更不知道怎样让气流冲击声带发声,刘永火争分夺秒抢时间,让他们一遍又一遍看着他的嘴唇,再让他们摸着喉咙,感受发音。有时候女儿手一用力,刘永火都喘不过气;有时女儿不听话,没有认真学,刘永火只好含着泪,“大刑伺候”一番。成千上万遍的不懈努力, 1997年,刘翠香竟喊出模糊的“爸爸”的声音!这让刘永火高兴得手舞足蹈,觉得一切都有了回报。随后的语言训练,她的发音越来越多,并逐渐清晰。

  ­  对于父亲当初的“狠心”,再想自己的任性,刘翠香慢慢地理解了父亲那颗坚强的心,内疚又感激。她说,父亲让她摆脱了“十聋九哑”的注定命运,打开了可以用说话和这个世界好好交流的窗口。

  ­  她的用心证明自己能行

  ­  到了上学年纪,刘翠香刚开始在正常学校就读,可是苦于没有助听器,听不到老师的声音,成绩可想而知。于是,在读初二那年,刘永火决定将刘翠香转到漳浦特殊教育学校。种地为生的他,四处借钱,给儿女各配了一副助听器。“当时一副要一万多块钱,我想要便宜一点的,可父亲说,就算没钱也要给你配好的。”这副珍贵的助听器,刘翠香一直戴到现在。

  ­  刘翠香也帮父亲种地还钱,可一次摘绿豆晕倒之后,刘永火再也不让她劳动了。为了让她有一技之长,刘永火又为她请来一帮会裁缝和绘画的亲属,开辟“第二课堂”。就这样,她和画画结缘,并喜欢上了画画。初中毕业以后,刘翠香到泉州读中专学校。可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比正常人差,她萌生上大学的念头。为此,她从中专转到普通高中。上课听不懂,刘翠香的压力很大,但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她拼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考上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与自己的兴趣专业油画为伍。在学校,她是班上听力障碍患者中话说得最好的,成绩也一直很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担任班长。

  ­  正是读大学这四年,刘翠香的油画技艺突飞猛进,作品得到很多人肯定。山石云树、小桥流水、花鸟鱼虫……各种各样的景物,在她的笔下栩栩如生。她参加过许多绘画比赛,获得许多奖项。甚至,她开始自食其力,靠画画挣取生活费,一幅40厘米×50厘米的画一般能卖四五百元,一个月能赚2000元左右。今年,刘翠香在厦门海沧油画村实习,在师傅们的照顾下,每个月能挣到6000元工资,她将钱全部寄回家,贴补家用。

  ­  ☉记者罗培新实习生庄舒蕾谢明晶柯晓烨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