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网11月2日讯 “我从8月份开始,睡前愁着还钱,睡醒还是愁着还钱,催债人打电话到学校、打到家里找我,可我还不起,没办法了,只能躲起来。”泉州某高校河南籍大二男生小明(化名)遭校园贷催债,躲在泉州市区田安大桥下4天4夜,被警方找到后这样描述“玩失踪”的理由。

  昨日,东海派出所通报称,找到小明时,他蓬头垢面,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这4天里,他仅靠向河南的哥哥借来的100元生活,第4天时钱已经用完了。

02

  大学生不良网贷问题,近期以来会持续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今年10月10日,海都深读周刊推出重磅调查《校园贷风波再起》,还原泉州某高校男生借校园贷卷走90多人近140万元后跑路的事件。福建银监局和省教育厅已开展联合防范,违规开展校园网贷业务的不良网贷平台和个人将被处置。

  向20个平台贷款2万

  总还款额近6万元

  小明第一次接触校园贷,是今年8月份。小明说,他从校园小广告上看到“零利率”、“超低利率”、“分期付款”、“免担保”这些字眼,觉得很好奇,第一笔就借了1000元。对方获得了他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学校、专业,舍友电话,辅导员电话,家庭住址等等,还告诉他,可以用这借的1000元帮他投资,每天50块的收益,这让小明心动了,又把1000元钱汇了回去。

  可是借了钱,小明才知道有30%高额的利息要还,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没钱的他,只能通过向同学借钱、向其他校园网贷平台借钱来还。钱越借越多,花销也越来越大。从8月份至今,他已向20多个网络小额贷款平台借了2万多元,而高利率下,他实际要偿还的债务初步估算有近6万多元。

  每天有人催债

  被威胁“搞臭名声”

  “每一天都有人来催债,打电话给我,到学校找我,我每天上课都害怕他们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还不起钱后,小明决定躲起来,10月27日他离开学校,风餐露宿。“我不敢接电话,也不敢告诉老师、同学。白天夜里想的都是该怎么还钱,对方还威胁我说,还不了,就要把我名声搞臭”,小明自觉无计可施,只好选择玩失踪,谁打电话都不接。

  4天没来上课,学校辅导员问舍友,也没有人知道他下落,还有莫名的社会人士来学校找他,辅导员只好打电话给小明的父母。小明的父母常年在深圳打工。10月31日凌晨,他们从深圳赶到泉州,马上报警。

  暗箱违规操作

  难以形成有效证据链

  10月31日晚上10点,东海派出所民警终于在田安大桥下找到了小明。“见到他时,他整个人都是蒙的,都傻了。”经办民警说,据小明回忆,他向名为仟佰、华鑫、华晨等网络金融贷款公司都有贷款,借款为1000元、2000元不等,但是从欠条上看,并未写明利息、还款等信息,均是按对方要求的格式写的。

  据悉,该校今年对本校学生是否参与校园网贷进行过摸底问卷调查,小明自称模拟家长签了名,瞒过了学校。目前,小明已随父母回深圳家里休养。民警嘱咐他回去后,把欠款的事情理一理,写一份清单,再作处理。

  警方称,在这起案件中,校园贷和学生之间的借贷,通常是暗箱违规操作,难以形成有效的证据链。加之欠条的书写,对本金、利息、期限、总计、还款时间均未明确写清,网贷平台已规避了法律风险。

  □相关案例

  20岁男生被限制自由逼写欠条

  2016年6月19日凌晨2点半,泉州某高校20岁男生黄某报案称,其在丰泽区泉秀街一会所房间内被两名男子强迫写欠条。

  警方调查发现,受害人黄某于2016年4月通过微信认识余某,向其借款2万,并签订贷款合同,约定日息为本金的3%,期限一个月。现场扣除利息 9000元和中介费1000元后,黄某实际到手1万元。借款到期后,因黄某没能力偿还,他又分期借了3次。由于还不起钱,余某威胁“如果不还钱要到学校宣传”,黄某无奈上了余某事先准备好的小车,之后被带往会所逼写欠条,黄某借机报警。余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海都记者 韩婧 通讯员 庄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