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线城市短期损失尚在承受范围内

  总会发令之后,大多数莆田系成员关闭了百度竞价。不过,一个星期之后的今天,一些莆田系医院已经重新开启了这个推广。

  莆田系在百度竞价究竟投入了多少钱?莆田原市委书记梁建勇曾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而莆田系在百度上做了120亿元的广告。不过,这不是唯一的版本。

  《南方周末》援引总会北京分会匿名人士的说法称,莆田系去年在百度广告投入68亿元,而据百度2014年未经审计的年报,其去年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484.95亿元,“莆田系对百度网络营销收入的贡献度是14%,远低于外界所称的30%甚至50%”。

  对于这一比例,中国青年报记者向百度公关部工作人员求证,但未获回应。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百度竞价设置的规则,不少关键词的价格一路攀升。同样的词在一些地级市卖几十元,但在特大城市可能就达上百元,甚至据称已达到999元。

  这令一些医院无法招架。北方某地级市的莆田系医院负责人徐瑞告诉记者,即使没有总会的通知,他们也打算在近期停止百度竞价推广。这是他们在今年年初医院内部开会讨论决定的。

  这名负责人介绍,他们是2012年开始进行百度竞价推广的,每年大约投入100万元,起初效果是每个月多了十来个病人,这大约占病人总数的十分之一。但是两年过去了,效果依然如此,但关键词的价格已上涨了许多。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中,在总会发出命令之后,受访者均停止了百度竞价推广,“不团结不行”。莆田系多个微信群4月6日披露的数据也显示,当时99%的莆田系医院选择停止与百度合作。

  “在二三线城市,这几天没有很明显的损失,在我们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安华说,对于一般地级市的小户而言,日常病人大多来自本地,大家都知道这个医院,通过百度竞价过来的本来也不多,“一线城市就惨了”。

  事情在4月9日发生了变化。有媒体报道披露,总会已经宣布暂停与百度对抗,以便在与百度的交涉中留得一定空间。安华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大家又重新上去了。这次上了之后,应该是不会下了。”

  不过,总会执行会长吴曦东否认了叫停对抗的说法。至于目前有多少成员停止、多少成员合作,吴曦东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百度内部人士称部分医院接到恐吓电话

  一些医院停止了百度竞价,而另一些没有停止的医院,声称遭到了要求马上停止、否则进行恶意点击的恐吓。

  北京市一家非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在客服系统收到了要求停止推广的信息,对方自称是莆田系成员。后来,网站遭到恶意点击,“半小时花完了原来一个月消耗的钱”。

  百度莆田营销服务中心内部人士称,在对莆田的一些医院进行的回访中,有的医院称确实接到了恐吓电话。但并不是所有医院都停止了合作,例如,位于莆田市荔城区的某家医院一直没有停止。

  “在这半个月内,如果用户反馈遭到恶意点击,我们会根据其前3个月的消费额,取平均数,超出平均数的部分我们将返还这笔钱。”该内部人士透露。

  百度总部的立场更为强硬,并在官微上将恶意点击的行为比作“黑社会”。百度公开表示,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正式报案,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同时将从技术上屏蔽恶意点击行为,保障客户利益,“绝不向虚假医疗机构做任何妥协”。

  吴曦东在接受财新采访时回应称,这些恶意点击的行为,并非总会的“威胁行为”,而是“私下行为、群众行为”,多是一些暂停合作的医院在监督一些没有停止百度推广的医院。

  “公安部门没有定性之前就说我们有恐吓行为、有黑社会行径,让我们群情激愤,我们不会跟百度打低级口水战,会用一系列实际行动和法律武器展开长期谋划。”吴曦东公开表示。

  不过,另一位总会高层则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如果有的医院不停止推广,我们就要点击它们。

  在医疗卫生系统人士看来,尽管百度竞价近日遭到了冲击,但其实,这个以金钱为导向之一的系统早已受到诟病。

  一名卫生系统的干部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发现治疗某种疾病的一家医院在百度的排名靠前,网友评价也很高,但实际上,这家医院根本没有开设治理这种疾病的科室。

  “这不是很可笑吗?”这名干部表示,相反地,他们询问了省内该领域的一家著名专科医院,竟然没有上百度推广,“我当时打电话去问他们医务科,他说,当时百度给他们打过电话,要花钱(才能推广)。”

  至少在公开表态上,百度意识到了某些弊端。百度在首次回应莆田系叫板时即宣称,百度不会改变打击虚假医疗广告的决心,不会因为“问题医院”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更不会与任何一家不合标准的民营医院进行合作。